《清明.忆东坡》

摘要: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虽然也如石崇一样爱海棠心切,但他的一支生花妙笔,华彩溢章,却为人间海棠留下一段别致的风流雅韵。

清明佳节海棠笑,故里墨宝千秋愁。

原标题:苏东坡与海棠花

和风物语东坡祀,亭台楼阁将复魂。

湖北黄冈遗爱湖公园内的苏东坡像

千诗万画池水知,更有几多孙辈记。

最近半个多月来,南方暖融天气,春意盎然,百花竞放,而在上海,最为旖旎的花景,非海棠和樱花莫属,但上海的日本樱花盛期倒还比海棠晚一步呢!周末上海的各大公园,都拥进一批一批的赏花人,很多都和我一样,梅花已谢,玉兰近衰,樱花尚早,最当时令,连身高都和我们差不多的,便是海棠了。徜徉在或猩红,或娇粉的一树树海棠花下,它们开得如此浓烈,却丝毫不让人觉得俗厌,把脸凑近一些,又见一只只蜜蜂兴奋地在繁密丛生的花朵间穿梭鸣唱。心醉神迷之际,很多人都免不了如我一般,一而再地把鼻子凑近繁花丛中,可是到底是嗅不出任何香味儿。我不禁想起一则关于海棠的历史痴话。

宋坛居士知谁是,唯恐明月几时有。

宋代有一位很是博闻的僧人,法名释惠洪,他留下了一本笔记小说《冷斋夜话》
,这里面记载说:“彭渊材五恨:一恨鲥鱼多骨,二恨金橘太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诗。
”有个叫彭渊材的人说,我生平有五大引以为憾的事儿,第一恨鲥鱼鱼刺太多,我们都知道鲥鱼是从古到今都为饕餮客们追捧的名贵鱼,尊为“长江三鲜”之一,这彭渊材想必是非常爱吃的,又嫌它刺多;第二是金橘好吃,又遗憾它太酸了点儿;第三恨莼菜性冷,西湖莼菜羹到现在还为杭州名菜;第四是恨海棠花只够“国色”不够“天香”
,海棠虽美却无香味;第五是恨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古文写得精妙,却不擅长写诗。这不过是古代文士对包括海棠花在内的五件物事爱到极处的痴人怨语。

AG真人 1

其实早在西晋,以豪侈闻名的石崇就说过“汝(批海棠)若能香,当以金屋贮汝”的痴话,这是把海棠比作妙龄女娇娥了,说海棠呀海棠,你要是有香味,我就不惜专门造个金屋来收贮你了,但“金屋”总让人想起汉武帝“金屋藏娇”的典实,石崇这话虽然是表达自己对海棠爱之切,却稍显轻薄了。相形之下,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虽然也如石崇一样爱海棠心切,但他的一支生花妙笔,华彩溢章,却为人间海棠留下一段别致的风流雅韵。

在这古典建筑中,满园的海棠独添了份韵味,多了些古雅。沐浴温软的阳光,循着淡淡清香,穿梭于亭台楼阁间,海棠花开满枝丫,千姿百态,带来无限思绪。

AG真人,东坡最有名的咏海棠诗是《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海棠花开的日子,他日日徘徊树下,饱观不足,到了夜里还舍不得离开,故燃起红烛,夜以继日地赏花。红烛总让人想起新嫁娘,那一树红粉恰如美人,苏轼虽也把海棠比做美人,却显得十分自然雅致。一句“只恐夜深花睡去”
,真是痴人口下方道得出的绝句。

AG真人 2

如此眷爱海棠花的苏轼,笔下当然不止这一首咏海棠诗。北宋神宗元丰年间,东坡谪居黄州时,寓居在一个叫“定惠院”的寺庙里,而在定惠院东小山上,有一株海棠,东坡有一篇《记游定惠院》的文章说这株海棠“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
”东坡还有一首诗,名字很长,叫《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
,就是咏这株海棠的,在东坡去之前,这株海棠长在杂花满山的东小山上,当地土人皆不知欣赏。这首诗不仅题目长,诗也很长,其前四联曰:

AG真人 3

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

书房里千诗万词被春风唤醒,墨迹还没有干,像是流着悠悠思念的泪水等它的主人归来!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