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院子里的蔷薇花开得正浓。蝉儿声声叫唤,他望着角落里的一株并蒂蔷薇出神,产婆就过来报喜,说夫人生了个千金。父亲开口想取名“蔷薇”,不知怎的蓦然想起那株浓烈的两生花,遂取名为“宪”,意为从目从心。

大周后周娥皇,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史称大周后。周娥皇“雪莹修容,纤眉范月”,通晓史书,精谙音律,采戏弈棋,莫不妙绝,尤工琵琶。公元965年,周娥皇于瑶光殿与世长辞,时年二十九岁,谥号昭惠,葬于懿陵;李煜遵从周后遗愿,将其最爱的烧槽琵琶陪葬。
人物生平 入宫受宠 周娥皇,父亲周宗,南唐元宗李璟时以司徒致仕,居金陵。
周娥皇通晓史书,精谙音律,采戏弈棋,莫不妙绝,尤工琵琶,曾为元宗弹奏琵琶以祝寿,元宗深为赞叹,赏赐以烧槽琵琶。
周娥皇十九岁时,元宗以其父为社稷元老,将其嫁于时为吴王的李煜。建隆二年六月,元宗去世,李煜继位,册封其为国后,并辟专房,恩爱有加。周娥皇“雪莹修容,纤眉范月”,她创造的“高髻纤裳”和“首翘鬓朵”等妆容,纤丽袅娜,使后宫争相效仿。
妙解音律
周后精通音律,曾与后主雪夜畅饮,娥皇举杯请后主起舞,李煜说:“若要我起舞,除非你能为我新谱一曲。”娥皇随口吟唱,挥笔而就,写成《邀醉舞破》,又创作有乐谱《恨来迟破》,在南唐颇为流行。
《霓裳羽衣曲》是唐朝大曲中的法曲精品,至五代时,因兵乱失传。李煜曾搜寻到残谱,命宫廷乐师修缮,但不尽如人意。周后考订旧谱谬误、增删调整,整理为新曲,并以琵琶弹奏,“清越可听”。内史舍人徐铉通晓乐律,就将新谱出示南唐乐师曹生,问:“法曲节奏柔缓,此曲旋律急促,是怎么回事?”曹生说:“旧谱确实较为缓慢,宫中有人改订过,新曲节奏急促,恐非吉兆。”
后主喜好音律,痴迷成性,以致荒废政事。监察御史张宪因此劝谏,李煜赏赐帛三十疋,表彰他敢于直言,但并未因此停止对音律的嗜爱。
香消玉殒
乾德二年,大周后生病,将年仅四岁的次子李仲宣置于别院抚养。十月,仲宣在佛像前玩耍,大琉璃灯为猫触落,幼子惊吓成疾,竟因此夭折。周后感伤不已,病情加重,李煜朝夕相伴左右,衣不解带,药必亲尝。
周后虽病,但精神爽朗,她常对后主说:“贱妾有幸嫁入宫门,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女子之荣,莫过于此。唯一的不足是幼子早夭,而我也即将远去,恐怕无法再报答您的恩情。”十一月,周后病危,料知时日无多,就取出元宗所赐烧槽琵琶和平日佩戴的约臂玉环,和后主作别。三天后,周后支撑着沐浴更衣,将含玉放进口中,于瑶光殿与世长辞,时年二十九岁。乾德三年正月,葬于懿陵,谥号昭惠。
周后的英年早逝,令后主哀痛不已,李煜遵从周后遗愿,将其最爱的烧槽琵琶陪葬,又作《昭惠周后诔》、《挽词》等文章以悼念,以至形销骨立、扶杖方能站立。
周娥皇的故事 伉俪情深
李煜在位期间,虽后宫嫔妃甚多,但却对周娥皇用情极深,恩宠有加。
周娥皇比李煜大一岁,李煜作《念家山》,周娥皇便弹奏词调、作《邀醉舞》,二人可谓才子佳人、志同道合。周娥皇喜欢香风薰雾,李煜便为她专设司香宫女,所用焚香用具多达数十件,均为金玉精制而成。
李煜曾为周娥皇创作多首诗词,记述香闺韵事、儿女柔情,表达对其迷恋之情。周娥皇亦常弹奏起李煜新作的词调,她的多情多艺为李煜提供了无穷的原动力。周后的曲,李煜的词,两者都充满着旖旎绮丽的风流韵味,有如天合之作。李煜存世的诸多作品,无论香艳、柔情或悲哀,都与他迷恋的这位女人有莫大关系。
姐妹争妒
据史料记载,周娥皇的病情恶化与其妹的宫闱秘事有关。小周后是周宗的次女,周娥皇生病后,小周后以探病之名常入宫中。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警敏有才思,后主爱慕她的美貌,就暗中纳为姬妾。娥皇发现后,非常愤恨,面壁而卧,至死不回头看小周后一眼。此说在马令《南唐书》和龙衮《江南野史》均有详细记载,陆游在《南唐书》亦作为逸事收录。
马令还进一步考证,认为李煜词“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绣鞋”,即为描绘与小周后的幽会之作。明人陈耀文撰写《花草粹编》时,据马令之说,将李煜的三首《菩萨蛮》添加题目“与周后妹”;清人沈雄编写《古今词话》时,亦说:“昭惠感疾,周后常留禁中,故有’来便谐衷素’,’教君恣意怜’之语。”
历史评价
李煜:①柔仪俊徳,孤映鲜双。纎秾挺秀,婉娈开扬。艶不至冶,慧或无伤。盘绅奚诫,慎肃惟常。环佩爰节,造次有章。含颦发笑,擢秀腾芳。鬓云留鉴,眼彩飞光。情澜春媚,爱语风香。环姿禀异,金冶昭祥。婉容无犯,均教多方。②丰才富艺,女也克肖。采戏传能,奕碁逞妙。媚动占相,歌萦柔调。兹鼗爰质,竒器传华。翠虬一举,红袖飞花。情驰天降,思栖云涯。③烟轻丽服,雪莹修容,纤眉范月,高髻凌风。
马令:①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赏其艺,取所御琵琶时谓之烧槽者赐焉。②后虽在妙龄,妇顺母仪,宛如老成。③克相其夫,显于诸子,而身居国母,可谓贤也。
陆游:通书史,善歌舞,尤工琵琶。至于采戏弈棋靡不妙绝,创为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朶之妆,人皆效之。

     
 父亲是南唐重臣,我虽为长女得到甚多宠爱,但父亲甚是严厉,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需样样通晓,女红礼仪也不能落下。小时候父亲最喜欢在闲暇时候抱着我,看着院里争相斗艳的蔷薇,教我吟诗赋词。多年后长大了,才明白父亲的苦心,重臣之女必会嫁入皇家,自古皇家多是喜新厌旧之人,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以才动人,方可取心。

     
 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是家里的藏书阁。父亲爱书,门客朋友相赠的,市集里买入的,以及陛下赐予的,父亲都会按照类别排列,以便阅读。虽然为了博得父亲欢心,我发奋学习诗词,但我最喜欢的仍旧是藏书阁里的曲谱,优美多姿,跌宕起伏,如同我跃跃欲跳的灵魂。是的,我向往自由,向往外面的世界,想要行遍天下接触更多的音符。可现在的天下四分五裂,局势动荡,南唐早已不是当年的大唐盛世。

     
十三四岁那年,前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父亲一一回绝了。娘亲说,父亲是舍不得我出嫁,定要寻个好人家。我越来越不懂父亲了,他要求我强记各类书史,擅长各家舞曲,出口能作诗填词。我渐渐厌烦了这种沉闷的气氛,想离开府邸找个心爱的男子一起浪迹天涯。每每我对娘亲诉苦,娘亲都会含笑说我傻,父母媒妁之言才可成婚,颠沛流离不可成事。随后拿出她最心爱的琵琶,像小时候一样,一边弹奏一边唱曲与我听。娘亲是父亲的继室,波澜不惊的在这府中生活,对父亲低眉顺眼,好在父亲对娘亲不错,总归算是相敬如宾。我不想复制娘亲这种生活,一辈子这么短,我想要随性肆意的活着。时光荏苒,我名声大噪,街头小巷都传流,江宁府中,司徒周公之女,明眸皓齿,美目流盼,精谙音律,鸾歌凤舞。

AG真人,     
十九岁那年,父亲让娘亲为我梳妆打扮,跟着他入宫参加陛下寿宴。娘亲怆然,父亲留我这么些年,最终还是要将我入宫联姻。宫闱深许,或许这一别,就是一生。宴会歌舞生平,流光四溢,父亲让我当众弹奏一曲琵琶。我只觉得我离这些政客太远,心生烦闷,但为迎合气氛,弹奏了一曲娘亲最爱不尽出名的小曲。父亲面有不悦,但却没有阻止。一曲终了,陛下赞叹我美妙的演奏,赐予我蔡邕曾用的烧槽琵琶,并以父亲是社稷元老为由,将我许给吴王为妃。

     
 我抬眼望向前排的那个说话儒雅的皇子,那将是我未来的夫君呵。他回眸对上我的眼,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艳和欢喜。我并不震惊,很多男子见到我的容颜后,都会是如此反应。多么肤浅的男子,何况还比我小一岁,未来,怕是像父亲和娘亲那般相敬如宾都难。世间男子均爱倾城的容颜,又有谁能懂我的心呢?

     
 婚礼举办得很盛大,轰动了整个江宁。我戴着凤冠踏入花轿,心中只余悲凉,但愿来生为男子,潇洒畅快游天下。吴王妃对我而言是枷锁,从此世间再无无拘无束的周宪,只有父亲期望的周娥皇。记得刚识字那年,父亲给我取字娥皇,我问父亲这是何意,父亲说,这是帝后之名,将来你是要为国母的。可多么讽刺,陛下指婚与吴王,并非太子,父亲自从宴会之日起,就一直闭门不出,叹息连连。世间女子命运多薄凉,无论出生富贵贫贱,都会成为家族筹码。

     
 新婚翌日,他撒娇般的要帮我梳头画眉,我告诉他,挽髻为妇,可他偏偏给我梳明艳的少女妆,甚至调皮的在额间点了朱砂。他蒙上我的眼睛带我入后院,说是有惊喜给我。一团团争奇斗艳的蔷薇映入眼帘,簇簇丛丛铺满整个庭院。他说,听闻司徒府上多蔷薇,我怕你念家,便叫人把各色蔷薇都移植入院,不知你可喜欢?

     
 我在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子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也看到他眼里的期盼与光芒,他所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讨我欢心。我看到亭子摆放着陪嫁的烧槽琵琶,并不急于回答他,缓缓坐下弹奏了自己创作的小曲。他听得如痴如醉,不由作词。曲罢颔首低笑,短小明快的喜悦,这是王妃你的回答么?我有些惊喜,很多人都觉得这曲声调低沉,是诉情之意,他竟听出了我的心绪。这场政治联姻,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熬,又或许,能够奢侈点的希望,他会成为那个懂我的人。

     
 在吴王府中,我们载歌载舞,谱曲作章,诗词相对,我想起了陛下寿宴上那个狡黠的微笑,陛下或许当时就听出了我曲中的情绪,才会不顾父亲的颜面,将我许配给同样热爱丝竹琴音无拘无束的吴王。琴瑟相和的日子过得很快,我不可避免的爱上了与我赏曲对酌的从嘉,并在第三年生下了儿子仲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