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鼻钱

Posted on

老哥送了我两枚蚁鼻钱。一枚上面刻着“金”,一枚上面刻着“君”。这两枚钱,小手指甲般大小,放在手里,些微的有点儿重量。上面的锈迹似乎已经渗到了骨子里。经年形成的铜锈,是别致的绿色。没有锈迹的地方,星星点点的透出铜本身的光泽。小小的两枚古钱,在我的掌心,越看越觉得喜欢。

这几天,不停地被《你的名字》刷屏。禁不起诱惑,也在12月12日去看了。没有期待中那么好,但也没有失望。

两千五百多年的光阴啊,就这么静悄悄的躺在我的掌心。

它讲述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在糸守町,三叶每天都过着并不开心的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城镇,周围有很多爱瞎操心的老人,为此三叶对大都市充满了向往。

他们出生的那个地方,那时还叫楚国。曾经是战国时候最强大的国。

忽然有一天,她做了一个变成男孩子的梦。这里有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朋友,有她心驰神往的东京街道。而此时,在东京生活的男高中生立花泷也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来到一个深山小镇,变成了女高中生。两人在梦中邂逅了彼此。

那时候,人们各说各话,写着不同的字,过着不同的日子。

很喜欢这个片段:三叶摊开掌心,是泷写的:我喜欢你。泷的掌心,是三叶还没来得及写的一横。让我想到,有些事情,越想费心记住,反而忘得更快。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在爱里,所有的记忆都是多余。

AG真人,那时候,楚国的公子听越女唱歌,还要人翻译。

看完电影,我想起张爱玲在《半生缘》里说的: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那时候,中国还没来得及统一。

或许,每个人的心底,都住着这样一个人:不知道对方在哪,在干什么,是幻想出来的,还是真实存在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爱着对方。我们坚信,穿过惊涛骇浪,他或她就在等着我们,在薄情的世界,情深似海。

人们还没来得及强迫自己适应权势……

如果有幸遇到,我们不用套路,不用辛苦维系,只需要轻轻地问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就都心领神会,心有灵犀。

我回过神来,看这两枚小钱,想:“我用这两枚小钱做什么呢?”

​原来,爱情可以这样纯净,不惹尘埃。在漫天飞舞的雪地,唯爱永生。

我找来了红色的丝绳,穿过钱孔,打了两样结。做成了耳坠。挂在耳环上,戴在耳畔,头一动,他们就轻轻的摇曳。红的丝绳,铜绿的古钱,搭配起来很漂亮。

不管世界变得多物质,多势利,但总有一种感情不为世俗所变。有人为之憧憬,有人为之苦恼。所以,勇敢去爱吧,不要被伤害束住手脚,不要被眼泪淹没方向。要相信,真爱就在前方等着我们。

在我的记忆里,楚国,是息夫人的楚国,是屈大夫的楚国。

你有没有一个最爱的人呢?即使看不到,听不到,触不到,也会怦然心动的人?
即使遥遥无期,也愿意为之倾其所有?如果有,就去追吧。追到了是幸福,追不到也是经历。起码,证明你不顾一切地爱过。

我记不住楚庄王,却忘不了细腰宫……

在一生中,有人觉得财富最重要,有人觉得时间最重要,有人觉得健康最重要。但是,走完一生,最最放不下的,依然是感情。难怪有人说,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从古写到今,还是没能写完。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不断地上演爱情悲喜剧,不断地谱写爱情传奇!

我只能记住自己想记住的事。

“只要记住你的名字 ,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 ,我一定会,去见你。”我喜欢这句话,也欣赏为爱勇敢的有情人。写于12月13日。

我还是那么喜欢古旧的东西。那么喜欢埋首于古旧的诗词歌赋戏曲里。我用层层的书页和文字,把自己紧紧地捆扎起来。不是因为高傲,而是因为恐惧。

最近先后有几位长者告诫我,劝说我,不要再看书了。不要再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了。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