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乍一听这个名字《梁祝的继承者们》,一些不明所以的观众会认为这是一部狗血的豪门恩怨大戏,但在雨纷纷的清明时节走进剧场,坐在台下观赏了三个半小时的视听盛宴后,得到的感受一定会让这种误会烟消云散,因为太多的元素和惊喜都能看出这个团队创作上的精心和诚意。

摘要:林奕华说,艺术最大的意义就是讲出自己的故事,画出你的自画像。这也是当代艺术家面临的最大困境与挑战。

《梁祝的继承者们》是导演林奕华“生命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是又一部非常林奕华风格的舞台剧,前卫、大胆、犀利、深刻、时尚与传统兼备,又会刺得你有种说不出的痛痒之感。这一款林奕华版的“梁祝”把故事背景搬到了“艺术学院”,祝英台在这里遇到了她的命中注定,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生活从“诗词歌赋”转换成了美术系,他们在美术馆的世界陪伴着彼此,经历着痛失师友的伤怀,感慨着命运的无常。整部舞台剧分为了二十场,从梁祝二人初遇发展到了双双化蝶,看似与之前若干版本的梁祝故事传说无异,相同的人物,却有着不同的诠释。这是一部非刻板音乐剧,将传统经典解构重演,为观众们打造一个崭新的看待生活、艺术、人生的角度。

着手自己的第一部音乐剧之前,香港导演林奕华做了许多功课。他跑到伦敦、柏林,一场接一场地看音乐剧,想把它们研究透彻。随后,又将它们抛诸脑后。

不知出于某种特定的意义,还是无巧不成书,这出舞台剧跟数字“18”有着妙不可言的缘分。十八相送、十八首原创音乐、十八位舞台演员,还有舞台上的十八个白色正方体石膏。

他问自己:“音乐剧如果有音乐文法,能不能有新的文法?”在他看来,音乐剧虽有历史和传统,但远没到定型的时刻,它的当下和未来仍然充满了可能性。如果要做一部自己的音乐剧,林奕华希望能突破刻板印象,突破模式的禁锢,实验自己的独特美学。

众所周知,“十八相送”是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当中著名的精彩唱段,从书院到祝英台家的距离正好是十八里路,而到梁山伯的家,刚好也是十八里。两人草桥结拜,十八相送到长亭,情谊深深,聚散却无情,短短的十八里路怎能承载梁祝流连的脚步和留恋的钟情,命运的阻碍让他们肉身化蝶却灵魂不死。正是有了“十八相送”的倾诉衷肠,才有了梁祝二人生死相依、爱情不朽。

就这样,林奕华的首部音乐剧《梁祝的继承者们》诞生了。三年前,《梁祝的继承者们》曾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演过一次,此番再度回归,入选文化广场“2019原创华语音乐剧展演季”,3月23日、24日上演。

贯穿《梁祝的继承者们》的十八首原创歌曲也分别倾诉了十八段的相遇相知相惜相爱的故事。没有拘泥在“音乐剧”的条框和局限中,不仅有二重唱、四重唱、八重唱、B-box等,还请来香港首个专业无伴奏合唱剧团“一铺清唱”为演员们用人声和声。十八首原创歌曲摒弃了把演员对白直接转成场次的手法,而是运用想象、告白、自嘲、暗讽等表现方式,来倾诉着或逗趣或愤怒或深情或悲哀的情绪,或明或暗,如泣如诉。

AG真人 1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故事从祝英台的噩梦开始:《为什么不能与父母谈生命的意义,只能谈生活的意义》。这是一首关于意义的问题。文理选科、大学选专业、毕业找工作从父母的角度来看,都希望子女安稳务实,人,生下来,活下去,父母的视角总是“生活”,而祝英台心心念念的是艺术,做选择的依据都是心之所向,人生难道有固定的答案和标准吗?拒绝料理“生活”的琐碎,拒绝按照写好的剧情生活,要挥舞飞扬出自己的“生命”律动。祝英台表面上是作为艺术系学生去到艺术学院,但实际上更是寻找自己,而男扮女装是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

谁说音乐剧有一套固定的配方

“我知道,我都知道,除了我是谁……”
是艺术学院的入学考试上,祝英台在焦虑着别人是否了解自己以及自我认知的歌,名字叫做《自画像》。生活常识、科学道理、艺术理论,“我”似乎什么都知道,但却唯独不认识自己。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曾说:“认识你自己”。现代的社会,人们疲于奔命,为了生活往往过得很匆忙,没有时间找寻真实的自我,往往依靠想象或者别人眼中的自己来描摹自己的画像,主观与客观之间的矛盾如何调和?通过别人眼中的“我”和自己眼中的“我”到底存在多大的偏差?

在《梁祝的继承者们》创作过程中,林奕华不断追问:音乐剧一定要有一首情歌吗?音乐剧的歌名一定要直白吗?音乐剧的开场跟结尾最好是同一首歌的重奏吗?音乐剧的旋律不能太复杂吗?音乐剧一定要有歌舞明星、华衣美服吗?

紧跟着“自画像”的是静物画,祝英台已逐渐被梁山伯吸引,这场遇见,像是偶然,实则命中注定。祝英台追问着梁山伯,“你本来就这样安静吗?”,“我们是在聊天吗,你的沉默是在对我说什么吗?”,梁山伯的静默似乎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回应?《为什么我好像告诉他我是谁》是一首少女情怀的诗,两个人萍水相逢,爱情的种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种下,他在想什么?他会喜欢我吗?他是在拒绝我吗?

AG真人,在这部音乐剧中,林奕华尝试把所有华丽的元素拿掉,回归到简单朴素中去,而在这简单朴素里又充满了变化和层次。

这一首首色彩缤纷的歌曲风格各异,表达的情感也是喜乐参半,但仔细揣摩发现,这十八首诉说与倾吐都是承上启下、缓缓延续的。有了第一首关于生命意义的索问,便有了追问自己的《自画像》,我什么都知道,除了我是谁。接着出于对自己的犹疑,开始想要告诉自己钟情的那个“他”,我喜欢他,他知道我的名字吗?再接下去是《暗恋》,为你作一幅思念是底色的画,但这幅叫做“思念”的画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象征爱意的红,渴望被你读懂那交织在多层红色间的我的爱……

林奕华找来了自己长期合作伙伴,曾经获得金马奖、金钟奖和金曲奖的陈建骐操刀音乐,自己则集编剧、导演和作词于一身。剧中除了一首《自画像》歌词改编自法国诗人维庸作品以外,林奕华包办了所有歌词,充满诗性。祝英台的《暗恋》、逗趣的性别探询《围裙》、自我嘲讽《我是一颗艺术屎》和对艺术掏心掏肺的告白《为艺术牺牲》等,让人忍不住一听再听。在香港及法国多次荣获编舞奖项的舞蹈家伍宇烈,精心设计了《梁祝的继承者们》中的舞蹈、走位、动作和肢体,并不复杂却匠心独运。

十八首原创音乐和演员对白齐头并进,丝毫没有重复拖沓之感,歌词又暗藏玄机,是哭诉还是自省,是欣喜还是抓狂,是深情还是哀思,歌声唱给懂的人听。

AG真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