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

Posted on

美味的粽子

前几天在玉林转车,有两个半小时的空隙,于是我约了彦京小聚。

找了一家糖水铺坐下来聊天,她特别开心地说到,过年的时候跟外婆学会了包粽子,因为外婆包的粽子特别好吃,她为能够继承这一手艺感到很高兴。

哈,这确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不过我脾胃不好,对糯米食品很不感兴趣。突然她想起了一些事,然后很兴奋地说:你是吃过我外婆包的粽子的,而且还很喜欢吃,我记得有一年我从家里带了粽子到学校,分给你一个,你吃完之后觉得很好吃,问我还有没有。

我大惊,我竟然有这种贪吃的往事?但细细回想,又大约的确是有这样的场景。

照这么说,你外婆包的粽子手艺真的是非常棒,还有,这事情过去有十年了吧,不然我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

如果这只粽子知道十年后自己会被我们回忆起,一定会很开心吧。

浮生无常是慈悲,梦里梦外多执着。

AG真人官网,十分的敬慕

昨天和同学聊到“什么样的女生最令人敬慕”的话题,我最想提到的是我的校友翘楚君。一是因为她过人的文采,渊博的学识,二是因为曾和她接触过,如沐春风。那是工作后的某一天,我竟厚着脸皮、曲里拐弯地约请到她一起看书喝茶,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最近一次和她联系,是我看到一段精彩的文字后截图分享给她:

教育家陈衡哲曾就读书与人生发表一段精辟的见解,她说:“一个人才的造成,单靠知识是不够的;知识的获得,单靠书本是不够的;书本的了解,单靠数量的灌注是不够的;数量收入脑海中的程度,单靠考试是不够的。在这一连串大小轻重的关系上,不但考试这件事,只等于一个无足轻重的陪臣;就是读书的本身,也不过等于一个爵爷罢了。在它的上面,还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君主,叫做‘人生’的呢!”

看对话记录,已经是去年三月的事情了。

忽然,我想再看看她的文章。在她的主页上还留有四篇日志,第三篇《对文字的一些杂感》,是一篇箴言式的小短文,以前并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现在看突然有一种单刀直入、切中要害,但是又平和温暖的感觉。

关于文字,有些杂感。 

任何的华丽与漂浮都不长久。内容,思想,灵魂,精神,境界,智慧,这些才是值得自己用一辈子去追求的东西。 
 

不要琐碎,不要过于伤感,不要无病呻吟,不要为赋新词强说愁,更不要流于颓废。不要流于那些不注重实际内容的小感伤和小感动之中。   

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热爱和追求,恐怕永远都无法割舍也无法停止。有一点要注意,你可以有自己的风格,也可以有自己比较偏爱的流派,但是在写诗或填词时一定要记住,当有人看了你的作品后说他联想到李清照时,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你一定要多看别的风格的作品,才不会让自己的眼光流于狭隘。  

必须及时把流动的,一闪而过的思绪转化为清晰的简洁的文字。不要拖延,也不要用一段文字描写一句话就可以说清的东西。   

要坚强,要坚韧,要坚持,要信任,要自尊,温暖,要相信美好。

君子如风,风行草偃,万民服诸。看时间记录,正好是十年前写的,翘楚君十年前说出的话,我十年后才听见,真是悲欣交集啊。

一呼一吸圆痴心,前尘若风来去欢。

平庸的改写

回看自己十年前写的文字,大多是些日常心情状态、闲言碎语。当时曾写过的一个小片段,《冬日的阳光中》,一直迷之自得,现在对照着翘楚君的感悟来看,简直不堪卒读。

周一早上的力学课,一不留神迟到了,草草找个位子坐下,早晨的阳光落在窗台上,但太阳渐渐升起,阳光开始斜着射进来,刺到我的眼睛,我可以看到眼前漂浮的粉尘,缓缓的落下来。晒了两节课,衣服好热啊~你看。

我试着修改一下,看能不能写得好些。

周一早上的课迟到了,窗边还有空的座位,急忙过去坐下。

熹微的阳光穿过庭院的树,铺在了窗台前,我心不在焉地听着课。

太阳渐渐升高,阳光变得刺眼起来,忽然,我看到了阳光下的微尘,缓缓地上下飘游,一时出了神。

然后我听到了下课的声音,收拾课本时触到了深色的外套, 好热啊,
晒了两节课的太阳,不信你看。

唔,我觉得一般,还是写得很平庸,而且我也快要忘记当时的感觉了。一件事物或一个场景,如果再没有人去回忆它,是否就表示它失去生命、彻底消亡了呢?我不知道。

日月交汇天地老,人间正道正沧桑。

十年一觉

十年一觉,时光过得真的很快,就像做梦一样。生活难免遇到艰辛挫折,有时的确令人沮丧,但还是要像翘楚君文中劝勉的那样:

要坚强,要坚韧,要坚持,要信任,要自尊,温暖,要相信美好。

AG真人官网 1

遥送安好莫问归,我心已安它朝老。

不问得失记初心,悲喜哀乐做自己……

这几日我在经历着人生极度丰富的体验中。

我正和伙伴愉快的吃着晚饭,在愉快的聊天中,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外婆突发脑溢血,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大面积出血,而且年龄太大,建议放弃手术,维持生命的保守治疗,现在已经在家中输氧输液,等待生命的自然终结……

我的外婆已经80岁了,前年骨盆手术时,医生预计最快要3个月才能走路,然后她1个多月就能扶着辅助器自己走路了,3个月后就恢复得和手术前差不多了……

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在舅舅家呆着的,每年寒暑假也要到舅舅家住住。外婆对我一向很宠爱,或者说,她对每个孩子都很宠爱,只是孙子辈中,我是老大,所以受到的宠爱可能又多了一点。

我一直非常爱吃粽子,而我外婆包的一手好粽子,我尤其爱吃她包的粽子。在她能包的粽子年纪,每年端午节,她都要托人把她包好的各种粽子,带到我家。有一年,找不到人带,她就自己坐了半个小时汽车,专门把粽子拿到我家,给我吃……为这事,我还挨了父母一顿骂。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从读大学后,就再也没吃过外婆包的粽子,我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能看到那个一边被骂一边开心吃着粽子的我,仿佛还能闻到粽子的香味……

同时,外婆在前年手术时,医生还是很惊讶她的皮肤,她身上的皮肤和年轻人一样,细腻而有光泽。我妈妈遗传了这个基因,然后又遗传了给我,所以每个为我按摩过的按摩师都常惊讶我身上皮肤的细腻与质感。

同时,我还隔代遗传了外婆的小手,肉乎乎又很柔软的小胖手——俗称的好命手。我妈长了一双大手……

从记忆中回神,我匆忙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快速做了不容易的决定:连夜赶回到外婆家。

为什么是个不容易的决定呢?

我这几天正在上国外老师的一个重要课程,一年只有一次,而且老师的年纪也不小了,是否会继续来,一切很难说。前面的课程,我感觉非常不错。接着的一天将是课程最后一天,也是很关键的一天。我内心非常希望这个课程会为我带来新的突破的。

但我只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外婆今夜就离开人世,我因此而错过与她的最后一面,我会如何?我知道,如果那样,我会过不了那个坎,所以我很自然选择,最快的速度回去。

也许这些年阅读了很多,也经历了不少,所以对生命似乎有了更多的理解。

虽然面对即将的离别,我非常悲伤,可是我也明白,这是就生命的常态,从许多修行的理论看来,这也是一种圆满了。

我历经几个小时的高速飞奔,在午夜一点到达外婆身边。

我知道此时的外婆能听到我的声音,也知道我来了。当我按照我其他老师的教导,为她轻抚胸口,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

外婆,你的一生已经非常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