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胡兰成是因为张爱玲。张爱玲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高冷,有才气的女子。我一直都在想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能让高贵的张爱玲爱得低到尘埃里?是胡兰成,是那个从画里走出来的男人。胡兰成当时已经是臭名昭著的汉奸。对于汉奸,人们多多少少是排斥的。为什么民国时期的张爱玲以及众多形形色色的女人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有很多台湾女生也是为他着迷,是因为她们傻吗?还是因为胡兰成确实拥有颠倒众生的魅力?我很想知道答案。

1.《色戒》其文

上星期偶然在图书馆借了一本《张爱玲文集》来看,发现张爱玲的文字很细腻,很是喜欢。在里面读到了《色·戒》这个故事。

大概很多人第一次听到的“色·戒”是出自于李安的同名电影。我没有看过电影,最初对它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是一部限制级尺度很大的电影。小说《色·戒》里的描述要含蓄得多。

可以简单把这个故事概括成易先生因“色”爱上了佳芝,佳芝最后因“钻戒”爱上了易先生,是以取名《色·戒》。

佳芝是美貌与智慧兼备身负重任的女特务,被组织选中以色诱敌,易先生是汉奸组织里的重要角色,能否把他铲除对于歼灭汉奸团伙十分关键。

命运让两个身份截然不同的人相遇,是缘亦是孽。

AG真人官网,书中高潮出现在易先生给佳芝买钻戒那一幕,两年煞费苦心的美人计成功还是失败就看这一晚,只要计划顺利,埋伏的狙击手就能将易先生一枪毙命。

柜员拿钻戒的间隙,佳芝看着易先生低着头温柔沉默带着些许淡愁的脸,忽然心变得无限柔软,忽然觉得,这个陪伴了两年的男人是真的爱她。

《色戒》(剧照)

“他的侧影迎着台灯,目光下视,睫毛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瘦瘦的面颊上,在她看来是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

这个人是真爱我的,佳芝突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 ”

所有理智所有心计所有处心积虑的陷进都被抛诸脑后,这一刻,我不是特务,你不是敌人,你只是我心尖上,纯粹爱着的人。

佳芝对易先生喊了一句“快走。”

这句话便是诀别,来不及伤感来不及感慨,一切就如早春新绿的芽初现端倪,却跳过了繁盛的夏,壮烈的秋,直直奔向冬天惨淡的灰。

易先生干净利落地逃跑后,马上下令“封锁”。佳芝一行人在当晚统统被抓获枪决。

故事悲凉的现实感让人叹息,我想易先生是爱佳芝的,但是比起名誉,比起地位,佳芝不及。

佳芝在作出决定那一瞬间,以她聪明的程度,一定能预料到自己的结局。

于她的组织,她是该被钉在耻辱柱上的背叛者;于爱情,她没有错,她只是单纯想要守护自己的爱人而已。

我愿背负一世罪名,换你半世安稳。

     
当我翻开胡兰成的自传《今生今世》时,我就像胡兰成当初读到张爱玲的《封锁》一样,“我才看得一二节,不由得身体坐直起来,细细的把它读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一篇美文。作者虽然深处民国乱世,一生颠沛流离,在其笔下,一路展开的,却是悠悠人世的美丽风景。

2.今生今世张爱玲

从某种程度上说,佳芝就是张爱玲的写照,聪明绝顶,却为爱昏昏。

张爱玲与胡兰成的一纸婚书白纸黑字,胡兰成说要给爱玲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美丽的誓言就像易碎的玻璃,脆弱得经不起推敲。胡兰成在与爱玲有着婚约的期间,先是爱上了一个活泼俏皮的护士,后来又娶了一个妩媚多情的斯家小娘。

爱玲见爱人如水东逝不肯回头亦不思悔改,挥刀断了所有念想。当初以一纸婚书结成眷侣,也以一纸离书结束了所有岁月静好。

那个说要给她现实安稳的男子,只在记忆里是永远鲜活的样子。

《色·戒》里张爱玲评价易先生最后封锁和赶尽杀绝的行为:“无毒不丈夫,不是这样的男子汉,佳芝也不会爱他。”

我们可以在易先生身上多多少少看到一些胡兰成的影子。胡兰成是风流才子,是汉奸,一生处处留情,多情却不专情。

他才华横溢,一直想在政事上借直抒胸臆的豪迈笔墨创下一番大事业,名望与地位于他十分重要。

他也承认女人于他只是慰藉心灵的工具,是过程,却从来都不是目的。

一代才女张爱玲,在爱情上却是简单如水的女子,纯粹而偏执。爱上了,便是一生一世。她与胡兰成的相知相遇,注定只能是悲剧。

张爱玲

胡兰成

后来胡兰成把这辈子跟他关系最密切的八名女子收录进《今生今世》。爱玲只是其中之一,甚至在书中所占的篇幅也不是最多的。

我最多只是你今生今世的八分之一,你却是我今生今世爱过的惟一。

胡兰成是爱玲的初恋,在爱玲懵懂不知所措的少女时期,倏然滑落,像流星,璀璨的光芒点亮了爱玲的余生;又缥缈得像捉摸不住的风,短暂停留转瞬却不知吹向何方。

胡兰成最后于日本猝死,终年75岁。

十四年后,爱玲平静地死于家中,很多天后才被人发现。排除了他杀的可能,终年亦是75岁。

没有人知道这是巧合抑或是爱玲蓄意为之——但求在生命的宽度于广袤的岁月与子永生。就像我们无法得知爱玲在一纸离书上写的“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是真是假一般。

所有旖旎的情事,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传奇。就像席慕蓉译《越人歌》里说的

当灯火逐盏熄灭,歌声停歇

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遗忘了的一切

终于

只能成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静静传诵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胡兰成是一位风流才子。读他的文字,就像看见了他的人,彬彬有礼,风度翩翩,低调奢华,多情而又无情,明明很有心机,却总是给人无辜洒脱的感觉。他的文学功底巅覆了我的想象。他对古典文学,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每每触景生情时,他总能引经据典,给人留下无穷的遐想,不愧为《中华日报》的主笔。

     
读他的文字,就是觉得美好。他的人是美的,他的声音也是美的。在《今生今世》里,胡兰成说“我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他的第八任老婆佘爱珍对胡兰成说:“你又要撩她(张爱玲)了”
。胡兰成之所以能倾倒众生,除了他的才貌以外,关键是他自己认为的对女人的“知”,说的确切一点是“撩”。

     
我并不是因为在《今生今世》里,读到了“撩”这个字才下的定义。我个人觉得,两性关系中,一个男人用“追”才能靠近一个女人,那证明这个男人的魅力指数不是太高。我的爱情观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在爱情中,男女双方应该靠仰慕和吸引维系,而不是靠“追”。追,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男人像哈巴狗一样对女人形影不离,摇尾乞怜,唯唯诺诺,低三下四,达到感动女方的目的。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在婚姻中拥有一个哈巴狗似的伴侣其实也未尝不可,因为婚姻到了最后图的就是安稳。但对于张爱玲这种高贵的,有个性的女性,可能没有一个男人用“追”能够得到她。她在和胡兰成的一纸婚书上写道: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再有个性的女性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回归普通,只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走过这一生。张爱玲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