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将近,繁花消瘦,重瓣枯萎,零落成泥,光景瑟缩的不成模样。

  她有着绝代姿容,旷世才情,鼎盛事业,她温和素雅,明澈纯净如圣洁的白莲。她让徐志摩怀想了一生,让梁思成宠爱了一生,让金岳霖默默守望了一生。她的美一经窥见便会让世人为之动容。林徽因—她是怎样的女子,她又是谁的人间四月天?

 
须臾,敛尽风华的枝木给予小小的青杏,孕育新的生机;飞燕归来绿水环绕,远处屋舍萦绕着凡尘烟火气,油灯透过轩窗的暗影缓缓明晰,目之所及光景中,亦是不能重来的往昔,却也不失新的期许,灯之光影映衬着铜门前的倩影“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你于远途执油灯待我前去追寻,向着烟霞弥漫的苍穹,将满腔希冀从容赠与我,安然经年,待明年花更好,知与我同……

AG真人,  世人都知道那首《再别康桥》是诗人写给她的,是那段家喻户晓的浪漫爱情留在人间的永久的痕迹。这是当时京城的美谈:“林小姐人艳如花,和老诗人(泰戈尔)挟臂而行,加上长袍白面,郊荒岛瘦的徐志摩,犹如苍松竹梅的一幅三友图。”在世人眼中林徽因和徐志摩站在一起就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天造地设的一对玉人。所以就一厢情愿地将徐志摩看作了她的至爱,甚至猜测她一生所有的诗词都是写给诗人的,直至红颜老去的那一刻,她心中始终怀想的应是伦敦迷离雨雾中的康桥。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梦入江南烟水路,盼与佳人遇,风光旖旎之处,你向我拈花嫣然一笑,依旧落落大方,素雅如莲,莞尔转瞬之际,才叹得“幸得识卿桃花面,自此阡陌多暖春”原来是你,林徽因,将灯塔为我点亮;幸得是你,才将匆忙的年华留驻了几分淡雅,几抹诗意,原来生活无需华丽虚炫,有温度的坦然品味,才是其之本真,从容安然,亦是洒脱,是对于这生命最崇高的敬意,也因你,令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了烟雨小楼中品茗的闲情,爱上了午后阳光下打盹的慵懒,爱上了一朵花的欢颜,一剪流光的浪漫。

  然而林徽因却是在康桥情深意浓时毅然选择转身,即使后来徐志摩离婚恢复了单身的自由,仍没有选择与诗人共赴一生的红尘,显然这都是世人为满足自己对才子佳人浪漫情结的一种美好假想。在我看来,徐志摩是林徽因梦中一切美好的想象,浪漫飘渺,是她的琴棋书画酒花茶,而现实中的徐志摩定是少了一份持重和淳厚,少了林徽因身上的那份从容淡定,少了她在尘世生活的一份温良,而那正是梁思成身上所具备的,梁思成给她的踏实自在,温暖和安定,是诗人永远都给不到的。世间多数的女子,但凡还算清醒,选择托付现世终身的,一定是后者,更何况林徽因如此聪慧的女子。所以诗人仅仅是她的一段青春过往,和有所辜负的愧疚。她在临终前唯一要见的是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不是因为还深爱着诗人,而是了却凡间唯一曾经的过错。如此善良的女子,无论之前有何过错,都当为世人谅解。

 
请君莫羡解语花,腹有诗书气自华。世有佳人如你,绝世独立身姿娉婷。你是时代之名媛,宠儿,自幼所触及到的诗书自是数不胜数,自小接受私塾教育,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自是样样精通,每每遐想,霞光掩映的晨晓,暮色低垂的黄昏,明月皎洁的夜晚,你品味着那世间美好的意象,诗意的情怀,冷暖交错的故事,以及那书卷中一支莲荷的淡雅情愁,心,便有又柔软了几分。尽管童年也有无法言及的苦涩,但人生终究不是一帆风顺,聪慧似你,怎能不知其中的奥妙,你将诗书阅尽,给予心灵最有效的慰藉,优雅的气质与你如影随形,骨子中便带有的浓郁诗味和典雅,更是加深了你文学的学习修养,朦胧的记忆被江南水乡的悠悠古韵填满,黛瓦粉墙,亭台水榭,还有青石小巷的惆怅烟雨,转角长廊的淡淡回风,永远的成了摇曳在江南枝头的风景。姣好容颜,才华横溢,仅凭那几分,便成了世间女子所想成为的模样,也成了无数男子心尖的莲花,思慕的梦中人。恰如你自己所言,谁记忆的梗上,没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似你。

  梁思成是林徽因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幸福。林徽因是璀璨的星子,她的光芒令许多男子仰望,梁思成便是其中之一。能够娶到这样一位绝代红颜,才情尚不及诗人的他内心一直都是不真实而惴惴的,直到婚前还会问一句:“为什么是我?”与梁思成咸淡恰好,冷暖相宜的婚姻生活,正是这位旷世佳人想要的人间生活。然而梁思成对林徽因的美始终也只是仰望,欣赏,他不是懂她的那个人,他们之间缺少的是灵魂之间的灵犀和绸缪,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林徽因于他也仅仅是那句唱词: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你曾随丈夫梁思成远渡重洋专心学习,成就了比翼双飞的佳话,更是在建筑上成就了属于自己乃至国家的一番伟业,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广场,很难想象这气势恢宏的民族象征是出自如此一位淡雅如莲的弱女子,世人终是窥得了你娇弱身躯下倔强傲洁的灵魂,于我,你更像是腊月中惚现的红梅“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你是才女,绝不仅限于诗书的侃侃而谈,浪漫淫作,更多的是无尽广阔的气节,胸怀,此皆一一展现于你的作品,令人的敬佩油然而生。你为我点亮了灵魂归属的灯塔,安然从容的向我昭示,如何将生命花蕾以其最美的姿态绽放,而我也在静静积蓄,悄然沉淀,不悲不喜,学着从容安然前行。

  世间如林徽因这般清澈纯正,才情绝世的女子,造物主必会赐一个既给的了她梦中美好,又给得起她现世安稳和幸福的男子。他们一经遇见,便会认出,两个灵魂便会缔结永远的缱绻,那才是真正的爱情。像林徽因这样的女子是配得上拥有这人间极致的,能与这位旷世才女拥有人间极致情感的,是那个不动声色地爱了她一生,终生与她比邻而居,终身不娶,连她死后亦守着她的魂魄,令所有看客都为之涕零的学界才子—金岳霖。

 
于事业你从容不迫的努力奋进着,于感情你更是清醒的仿佛置身事外,春日将去,花颜不可留,你亦明了,比花颜更易逝去的是那抛开生活后的花前月下,浪漫书信。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只有懂得她诗意美丽的人才会写出这样的文字。他的爱冷静理性而高贵,在佳人为爱苦恼时,他选择了“我不能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这是与人间四月天的女子多么地相似的灵魂。他自知给不了她更多的好,所以选择了默默陪伴,不惊扰她安好的岁月。而遇到自己另一个灵魂的林徽因又怎会不心生爱恋,只是即便风华绝世如她,也未曾得到与灵魂伴侣共结连理的幸运,他们的相知错过了时空。已有的过往无法抹去,这位清醒的女子选择了将爱的苦恼变成理智。然而有了伴的灵魂,又何需相伴朝夕,即便终生不见,内心也会永存温暖,岁月也无耐那份情怀的鲜妍。也正是这份情怀,才使得林徽因即便是漂泊奔走于坊间,行走在硝烟弥漫的风尘路上,抑或病卧在川南的小镇,永远都不失生命苍翠葱茏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