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待了一个女粉的咨询,大致情况如下。

奢侈品泛滥的社会文化因素。

『我现在接触的对象常说,他和妈妈去香港澳门买了多贵多贵的表,多贵的东西,或他妈妈又去哪度假爸爸跟哪个领导应酬。我老是不自觉会联想自己买不起,做不起这样的事,自己的爸妈也是普通人家,不由的自卑,这个心态该怎么调整?且男女相处,男生买礼物给女生,实属正常,他总炫富我反而不敢要求或接受,怕他觉得我贪图他什么…这该怎么办?』

最近网上流传一句颇有喜感的话,“土豪,我们交朋友吧”,“土豪”这个词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经常被网民拿来搞笑。土豪在中国民主革命时期主要是地主的代称,最有革命色彩的口号是“打土豪,分田地”,那时土豪是被打击的对象,而在现代网民口中的土豪却是被追捧的对象,是“交朋友”的热门对象,所以现代土豪要比过去土豪幸运得多,可以说土豪翻身了。那么土豪为什么能翻身?土豪起来了,什么倒下了?这是我们笑过以后值得思考的问题。一个词在社会舆论中流行必然有社会文化的因素,下面就探讨一下“土豪”流行背后的社会文化因素。
首先简要描绘一下“现代土豪”的形象,成为土豪的第一要素是“有钱”,有钱是做土豪的必要条件,之所以被称为土豪是因为他要“土”,“土”在这里就是“没文化”、“没品位”的意思,所以土豪并不是一个用于赞美他人的词,是对有钱但没文化、没品位的人的嘲讽。既然土豪不是值得赞美向往的对象,怎么会成为被追逐的对象?这就是商业社会下,公众趋利意识下形成的主观向往,是把物质利益摆在人生追求的主要位置。说起土豪给人的直观印象是一掷千金地消费各种奢侈品,而且要故意显示自己的富有,以此吸引关注的目光。土豪的消费行为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奢侈品消费的问题。土豪为什么要消费奢侈品?为什么奢侈品在人的消费行为中会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是什么动力在推动奢侈品消费的行为?探讨“土豪”流行的社会文化因素也可以说是探讨奢侈品消费的社会文化因素。

这个情况挺有意思,相信很多女孩子都希望有个高富帅能追求自己,而且你之前还说过,你身边这样的优质异性资源还很丰富,你比一般的女孩要幸运的多。当然我们不是来炫耀的,而是要解决问题。

消费奢侈品不仅仅是现代社会现象,而且在古代就是一个普遍现象。老子在《道德经》里有这样一段描述,“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为盗夸。”

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这样:

这一段文字描写了老子那个时代个人使用奢侈品的表现,而且贪图享受喜欢炫耀,典型的古代土豪,而现代社会土豪们穿名牌、开跑车、吃美味、吃各种野生动物,甚至吃很怪的东西,不愿意吃普通的食品,一掷千金购买奢侈品,再发展下去就是“斗富”,大量的财富用在满足个人消费的的地方。社会上形成的奢华之风就是炫富心理作祟,对于这种心理状态,老子用
“盗夸”这个词来描述。有句俗语“贼不打三年自招”,就是说贼偷了东西,得手后会向同伙炫耀,贼的内心有这种炫耀的需求。

首先,他不停的炫富正说明他的自信来源于这些外在物质,如果突然有一天他家道中落了,破产了,你觉得他还能像现在这么牛吗?

人是一种社会化的生物,有需要被他人认可与关注的心理需求,但是做贼又不能被大众认可,贼的身份是多数人的对立面,只能找同类人倾诉,贼还控制不住倾诉的欲望,对其他贼讲的时候,就会添枝加叶地炫耀一番,老子称这种行为是“盗夸”,盗夸行为的产生也是内心空虚的表现。做贼心虚,心虚有胆怯不能光明正大的意思,但贼的内心也的确是空虚的,他们也需要交流。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在公共场合,有的人说到让他骄傲的事或多数人难以做到的事时,很自然地把声音放得很大,以便让更多的人听到,这就是炫耀的心理作用下产生的不自觉的行为反应,以此引起关注并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在网上炫富的人也是在这种心理驱使下把自己认为“富贵”的照片晒到网上,这是心理空虚导致的行为表现;有事业、有追求的人内心是很充实的,不需要通过这种无聊的方式炫耀,更不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知道了这些,你其实可以体谅他,他从小就在物质丰富的环境长大,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缺乏。不知道什么是贫穷。他不会知道要自己付出足够的努力才能赢得现在这一切。

炫富斗富的人很有钱,可以消费各种奢侈品,富裕的生活可以用钱来买,有钱可以讲排场、抖威风,以此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但这种满足感是用钱换取的,不是别人发自内心的关注和尊重,甚至有人看他们行为就是个“热闹”或“消遣”,当然炫富也会引起一些人羡慕的目光,羡慕的人和他们的思想状态是一样的。所以炫富行为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内心的空虚,没法体验人际间真诚的尊重带给心灵的平静和快乐。

你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但你现在就是缺乏一个应有的自信的状态和应对这些行为的方法。

虽然中国人喜欢说“低调”,内心空虚真的能低调吗?内心空虚,一旦有条件,尤其是有钱了就想炫耀,没钱也炫耀,有的人吃糠咽菜,攒几个月工资买一件奢侈品,买不起真的就买假货,然后拿到外面“显摆”去,在中国这类人不是少数,这种炫富的方式很常见。正因为有炫耀的需求,才会有奢侈品。奢侈品的价格远远超出物品的实际使用价值,所以花在奢侈品上的钱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买个“牌子”,使用奢侈品虽然不能和愚蠢相提并论,但绝对不是性价比最好的选择。

其次,你自身犯了一个认知上的错误,就是你只用钱的多少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你觉得你没对方有钱,就比对方价值低,就会变得没自信,对一般的人(例如:公务员)就有自信,这是被『大众价值观』太过束缚的结果。

马克思把商品的“实际使用价值”和那种带有精神寄托、在社会交往规则中可以“提高身份”的“附加价值”称为商品的“二重性”;奢侈品价格实际包含了大量“虚拟的附加价值”。既使奢侈品的质量很好,但价格与实际成本相差巨大,例如一个成本只有几百元的包贴上个奢侈品牌就可以卖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在社会交往规则中,用名牌商品是很有“面子”的事儿,能让人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以奢侈品炫耀的人当了“冤大头”还觉得很自豪。当一个人缺乏自信和自知之明的时候就会希望通过外在的物质条件来获得自信心,奢侈品的“附加价值”恰恰可以满足这种心理需求,这就是使用奢侈品炫富的心理动机。所以当中国人跑到国外花“大价钱”去买那些在中国生产的“国际名牌”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些中国人心中深深的文化自卑。从纯商业的角度看,能否创立中国自己的高端品牌是对文化理性认知和文化自信的问题。

什么是『大众价值观』?

缺少文化自信的人更愿意通过物质的炫耀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所以在网上炫富的人给人留下的是“没文化”或“暴发户”的印象,而他们觉得使用奢侈品会使自己显得更“尊贵”。国外的一些品牌进入中国以后价格甚至远高出本国售价,也高于其它国家的市场售价,这就是为了满足部分中国人追逐虚荣的心理需求。用智慧和学问征服世界并赢得尊重是获得尊重最智慧的方式,也是最有魅力的方式,不必刻意地炫耀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所以老子说“得道”才可以成为天下最尊贵的人。只有在内心剔除了商品的“附加价值”才能回归理性消费,这需要每个人在自己内心树立自信;钱多能消费得起奢侈品不等于具备人格魅力,使用奢侈品虽然能引人注目但并不能赢得尊重,通过奢侈品显示“尊贵”的方式只是在麻痹自己,只是暂时满足“被关注”的需求。“盗夸”就是
“被关注”的心理需求产生的行为反应。

这里主要是指狭隘条件下的普遍世俗价值观,人们会用是否符合大众价值观的标准,来决定自己的自信是高还是低。

人通常有被周边生活环境认可或关注的需求,以此获得内心的满足感和归属感,这是人的社会属性决定的,也是惧怕孤独的本能反映,如果内心空虚或者没有信仰,同时自己又不能找到合适的精神寄托,自然就会追求那种通过金钱在商品中可以获得的“附加价值”;花钱购买要比自己通过刻苦学习、努力工作获得的精神满足感来得简单方便,但这没有体现个人的能力和成长价值以及社会价值,所以炫富的人虽然非常卖力气地炫耀,也往往成为被嘲笑的对象,他们实际上是一群精神空虚、思想匮乏的人,是思想上真正懒惰的人,而且内心缺少快乐的源泉,只能通过炫富这种方式获得满足感,炫富虽然可以使“被关注”的需求得到满足,实际上是一种颓废的精神状态,这种炫富获得的“快感”实际上是对已经麻木的精神世界再一次麻痹,这种扭曲的人生观是病态社会文化造成的。所以从一些人的言行就可以判断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处于什么状态,也可以看出他的文化修养的真实状况;内心空虚的人会追求外在的物质来填充空虚的心灵,所以拥有健全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要比用得起奢侈品更有意义。那些在网上炫富的人,看来他们的钱是花不完,在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他们出来“亮相”?

比如说,你今天买了一件新的衬衣,觉得非常好看,你的自信是不是会变高一点?一般人都会。

炫富说得直白一些就是“装”,炫富的人就是要装得比别人“贵”,而且是用财富来显示自己的“贵”,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等于给自己打上个价签。炫富风气的流行也反映了社会对人的评价体系出现了偏差,实际上就是价值观的问题。那些在网上炫富的人,他们所谓的“富贵生活”基本上是用家里的钱或者通过令人不齿的方式得到的钱,不是通过自己劳动挣来的钱。很多炫富的人基本上是不劳动、不生产的人,而他们往往瞧不起“穷人”,甚至言语间毫不掩饰地鄙视穷人,事实上他们眼中“穷人”恰恰是普通的社会劳动者,炫富就是要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特殊,以此满足虚荣心,弥补心灵的空虚。消费奢侈品把大量的财富用于虚拟的附加价值,使大量的资金用于消费“品牌”,实际上是在浪费财富,使社会生产与消费偏离了增加社会财富的方向,会导致社会风气变得奢靡,朴素之风被破坏,正是这些炫富的人对社会文化和生产劳动造成巨大的破坏作用,不断侵蚀生产劳动这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这就是毛主席最担心的事情,担心共产党人逐渐蜕变为脱离实际的“封建社会士大夫阶层”,所以毛主席主张年轻人“到基层”、“到农村”去锻炼,就是让年轻人不要脱离实际和锻炼朴素的工作作风,这才是保障社会进步的思想文化基础和道德品质,是保障社会政治文明先进性的基本措施,是保障无产阶级专政根本措施。那些经历过基层锻炼的人,他们的心态和思想境界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现在有很多人眼高手低,遇到点挫折就寻死觅活,内心非常脆弱,一副活不起的样子;更有一些人推崇“混世哲学”,丧失进取意识,为了享受物质生活什么都可以出卖,为了钱可以随便“认爹”,还拿到网上炫耀,一副不知羞耻的嘴脸。社会上真正的“残疾人”就是这种“肢体健康”、没有理想、没有人生目标、缺少积极人生观并且污染社会风气的“脑残”,所以毛泽东思想并没有过时,是保障社会健康发展的思想基础。

又比如,今天你又买了一辆车,你会不会自信更高一点。

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人格有高低贵贱之分,一个人是否高贵在于他的品格,而不在于出身和拥有的财富,更不在于他能消费得起什么奢侈品;如果要想自己高贵,先提高道德修养,人格的高贵才是真正的高贵,用奢侈品显示自己“贵”的人,生命价值就等于奢侈品的价码,再贵的奢侈品也就是个“东西”,是个会不断贬值的东西,用这种不断贬值的东西给自己“定位”,怎么也看不出聪明的意思,事实上很愚蠢。人格低下的人不论使用多么贵的奢侈品,也不能使人格变得高贵,只能说明无知和浅薄,是价值观出现了偏差,人格发生扭曲。“郭美美”炫富后被媒体舆论围剿得狼狈不堪,不久就有“尤美美”炫富,要不是空虚到极点,还有什么理由在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还干这种傻事,谁家要是养了这样的孩子,就会给父母惹麻烦,父母肯定要操心受罪,这是实实在在的“坑爹”;能炫富的人基本上都有个“好爹”,不论是“干爹”还是“亲爹”,炫富的同时也是在“拼爹”。自己不能拼搏的人只能拼爹,除了拼爹以外就没什么可以让人“看得起”的东西。当“家境不是炫耀的资本也不是自卑的理由”成为社会共识,炫耀也就失去了意义,道德、学识与对社会的贡献应该成为共同追求的社会价值。人要是不知羞耻就没治了。

再比如你今天买了一套房子,自信更高了。

郭美美事件把中国红十字会形象弄得灰头土脸,公众也开始关心自己捐的钱用在了哪,红十字会也在相关部门查处下加强管理,对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向着更理性的方向迈了一步,从最终结果看也算是有一些积极作用。中国应该多出几个郭美美,尤美美就算了吧。不出事儿怎么暴露问题?红十字会怎么能重新整顿?但红十字会声誉受损却是很难挽回的,郭美美是不是要负点道义责任?郭美美也“荣幸”地被网友评为“年度最佳卧底奖”,出名以后还很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弄出一个引人关注的新闻,引得网友围观调笑。炫富的社会风气已经形成一定的“气候”,可以肯定的是炫富的情况还会不断发生,只要内心空虚就有填补空虚的需求。炫富只是掩盖自卑的一种方式,而且炫富的人不知道如何赢得尊重和自信。

因为大众价值观说,有车有房是好事情,是高价值的表现,穿好看的衣服是自信的表现。如果你满足了这套要求,你就符合了大众价值观的标准,你的自我认知价值感就会变高,你的自信就变高。

真正的精神愉悦或满足就是马斯洛说的“自我实现”,是在自己喜欢的事业或坚守的事业中获得快乐或满足,做到了才会有成就感。不能瞧不起那种默默无闻地做简单工作、过简单生活的人,虽然他们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业绩,但他们内心往往是充实的。有多少人能做到自我实现?中国人马上就要成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消费人群了,这是不是说明中国人“钱多人傻”?还是“炫钱多,人真傻”?其实都差不多,这种消费状态的形成在于精神世界的空虚,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社会文明正在衰落。

这种自信能持续多久?

有一种说法,说“男人是理性的动物,女人是感性的动物”,感性的人容易受情感和情绪波动的影响,也容易被外界环境所影响,缺少理智或周密的思考。相比较而言,女人更容易受情感和情绪波动的影响,情感和情绪的波动如果不能理智地管理就会任性而为,在行为上就给人造成不理性甚至空虚的印象。网上炫富的多是“美美”,这似乎说明了女人比男人更容易空虚、更爱慕虚荣。这些“美美们”有这样的表现,作为她们的父母是不是要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呢?孩子不懂事儿犯了错误,不能只教训孩子,还应该教育家长,他们才是孩子不懂事儿的根源。

一件新衬衣的新鲜感的自信大概也就能持续几天到一星期左右;一辆车,一套房时间会更长一些。一般来说价值低的时间短,价值高的时间长一些。

有这样一种社会共识,“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如果一个国家的女人“完蛋”了,这个国家的前景就不妙了;这么说并没有嘲笑或主观上歧视女人的意思;当然一个国家是否完蛋,主要责任不在女人身上,毕竟当今世界还是男权主导的社会,实际上是男人完蛋了却要责怪女人,所以才有了“红颜祸水”这种说法,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父母的责任是一样的,不是还有“养不教父之过”的说法吗。在此只是想说女人很重要,对国家的未来很重要,因为不论多么伟大的男人都是女人的儿子,而且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成为“大丈夫”,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小女子”。

我可以告诉你的,一般的有钱人也很容易陷入这样的『大众价值观』并被局限住。

既然奢侈品是为了满足炫耀心理的需求,消费奢侈品是肯定要发生的,消费能力就不是影响奢侈品消费的主要因素,通过关税限制国内奢侈品的消费没有太大的作用,需要购买的人可以出国去购买奢侈品或者代购,而且比国内便宜得多,所以对奢侈品使用堵的方法是堵不住的,反而造成了大量的消费发生在国外,国家流失大量税收。减少奢侈品的消费需要改变的是消费者的消费心态,消费心态是受社会风气和个人的文化修养决定的。提高人口素质和改善社会风气才是减少奢侈品需求的解决之道,如果社会不崇尚奢靡之风,奢侈品就能卖个“白菜价”,那么奢侈品“炫耀身份”的作用就不再有价值了,就像手机在中国人心中的变化过程。手机还处于“大哥大”的时代,有的人装模作样地弄一个在外面显摆,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摇头晃脑地喊几句,很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个手机,实际上根本就没什么要紧的事,甚至弄个假的做摆设。现在手机普及了,要饭的都有智能手机了,再用手机来炫耀自己与众不同就没意义了,通过手机炫耀的目的就会降低甚至逐渐消失。不论什么消费品,一但普及就没有炫耀的价值了,同时价格也会下降。当洪水肯定要泛滥的情况下,“疏”要比“堵”更利于解决问题,大禹治水就是这个道理,引导得当还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消费奢侈品是社会风气问题,也是个心理需求的问题,把心理需求淡化了,就不是个大问题了,最终还是要通过改变社会风气来解决。在社会风气一时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如果让奢侈品普及也是解决奢靡之风的办法,这就是顺势而为;经历过奢侈品大规模消费的国家,消费者会以更理性的心态面对奢侈品,盲目地堵反而适得其反,因为政策堵不了人心。

百万富豪羡慕千万富豪;(好像现在买套房就要差不多上百万了。没什么好羡慕的。)

时代不同了,物质条件不同了,老子对人性的刻画是穿越时空的,他描绘的情景可以说是“现实社会的古装版”,中国有郭美美,美国有希尔顿,全世界都一样,只是程度和表现形式不同。

千万富豪羡慕亿万富豪;

所有,“土豪们,还是低调一点吧”,别再丢人现眼了,如果不知羞耻,那就没治了。

亿万富豪羡慕百亿富豪;

百亿富豪希望结交权贵;

权贵希望结交更高的权贵;

你看『钱』已经不是『钱』,只是一个工具或等价物,或是阶级划分的一种方式,还不是唯一方式。

AG真人娱乐,据我所知,真正有钱的OLD MONEY,是不屑于炫富的、是低调的。炫富的背后实质是自卑感和缺乏安全感。

喜欢炫的都是没富太久的暴发户,他们可能之前委屈受穷,但机缘巧合发了财, 开始有了实力,于是补偿心理开始起作用,希望通过别人的赞美来填补内心深处的自卑感。因为他们内心有一种急于获得他人认同的心理,从心理学角度看,炫富是一种攀比心理,炫耀的目的是获得一种满足感,其行为背后则是渴望被人尊重。那些朋友圈秀恩爱的内在心理也是如此,并且秀恩爱秀多了也会引起反感,但他们顾不上了。

另一种情况,物质的发达使人过于追逐名利,而疏于整理内心、情感等精神财富。时间一长容易就变得精神空虚,不得不找一些精神寄托,例如信仰宗教、灵修、崇拜追随一些像王林、刘一秒样的『忽悠大师』,或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展示自己的各种物质条件,从而获得安全感。

用财富来填充自己内心黑洞,只能治标不治本,只会越炫耀越空虚。就像喜欢约炮或撸啊撸的朋友,最后也会变得空虚寂寞,因为他们发现欲望的发泄只能满足一时,满足之后是更大的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