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中的一见钟情神秘的妙不可言,

AG真人,文/小J努力去旅行

而友情中的一见如故伴随着相谈甚欢

我想讲一个故事,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在见到乐姐之前就已久仰其大名,通过朋友口中的无意提起,我对这个姑娘充满了好奇。爽朗、上进、不娇柔造作。

2016年11月,第一次认识他,妈妈让朋友给介绍的对象,想想自己已经到了可以开始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也期待遇到一份美好的爱情故事。

不由得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友人充满了些许好奇。

初见他时,他从车上走下来,跟想象中不太一样,两个人坐在车里连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带他吃着特色的麻辣拌,散步,再到分开。那时候想着,两个人总是聊天聊到半夜,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煲着电话粥。

乐姐来到的第一天已是凌晨时分,渐入梦境的我已掀不起沉重的眼皮说一句:“你好”。

初见的日子里,两个人计划着去哪里玩,一起创造了很多回忆,喜欢他手机背景是我的照片,喜欢他手机密码设成我的生日,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那段日子里生活里除了甜蜜就是甜蜜。

次日傍晚,刚打开门就看到了笑的一脸灿烂的乐姐,许是她爽朗的笑声,许是记忆里的熟悉,极其自然的一句:“乐姐你好”竟猝不及防的就冒了出来。

之后开始见了双方的爸爸妈妈,随之而来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以为这是所有要结婚的人都必须经历的阶段,公公婆婆总是看不上儿媳的,想想以后就好了。而随之而来的问题越来越多,多到已经不是两个人可以负担的程度,每次见面都变得开始小心翼翼,2017年7月,最后和平说再见,他删了我的微信,从此成为了一个城市之中的陌生人。

尴尬一下涌了上来,谁知紧接着的便是乐姐的:“海哥哥好”。

关于感情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到如今的年纪,依旧不懂。直到经历了这些,我才知道自己一直活在童话的世界里,幻想着即使有万般的艰难,未来的那个人也愿意牵着我的手一起走下去,而我被自己的选择狠狠打了一个耳光,承受了再多,终究还是自己。

看着乐姐笑弯的眼,先前的尴尬早已不见踪影。

有时候很好奇其他人是怎样结婚的,为什么陪我度过一辈子的那个人还不出现,到底需要等多久才能看见他踏着七彩祥云而来。

结束了最简单的问好,话匣子莫名的就打开了。我们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实是,我们从吐槽晕晕到花痴胡歌霍建华,再聊到了星座八卦。聊到口干舌燥,聊到唾沫横飞,聊出了一见如故,聊出了似曾相识。

忘了有多久没有和一名陌生人聊的这么欢了,没有刻意的礼貌与做作,更无需所谓的猜忌与防备,仅仅是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被称为一见如故,这种感觉让人安心。

为什么一见如故这样的感觉会格外被歌颂,被珍惜呢?我想,大抵是这个功利的世界充满了太多的戒备的缘故吧。在职场中,唯有小心翼翼的斟酌言语,才有可能不落把柄;在生活中,面对跌倒的老人,在道德的束缚前,总也不自觉要去衡量一下真假利弊;在恋爱中,即使是最爱的伴侣,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真正的“口无遮拦”?

是性格的差异铸就了这样一个小心翼翼的我们。面对各色各样的人,我们都知道,“坦率”有时候往往等同于“情商低”,而情商低的人是要被嫌弃被远离的,谁都不想成为那个孤独者,于是谁都开始了自我磨合。

当我们习惯了将伪装好的自己呈现出来时,突然发现了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你们此前从未有过交集,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初见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你自己。

你们有相同的喜好,关于爱情有着一样的解读,对同一个口味的冰激凌情有独钟。这个人,就是你,面对自己的时候,谁还愿意再披上密不透风的伪装呢?

一见如故的美好就在于它有着“我懂你”的魔力。因为我懂你,放下防备吧,因为我懂你,把心交给我吧,因为我懂你,我们一起把酒言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