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在凌晨醒来,三点左右的时候,窗外的星辰寥落,火车的轰隆若隐若现,战友的鼾声殆荡,而我独留寂寞的清醒。

能找到我在哪不?

三十而立未立,我没有活出成功者的感觉,仿佛从上军校以后,我便被程式化的生活僵化,直到现在。等到编余,我似乎才透彻了很多,能望见池底的游鱼,他有渴望一跃龙门的壮志,却始终找不到水潭的出口。

偶然翻相册,找到一些十年前的照片。这些我一直以为早就消失无踪的记忆,还保存完好。

如今有了一次去北京的机会,尽管没有像往常一样是吃住全包的学习,但也会是一次别样的历练。可能年前就回来了,可能就三个月时间,如果干得好可能会更久,很多领导战友说,去了就留在那里,别回来了。我知道,这是很难的,每年有很多实习生,我只是过江之鲫中的一个,但我会努力、尽力、全力,既然潜在的归期既定,在有限的时间里我要活出特别的精彩。

从2007–2017,正好过去十年了。时间太长,当兵那种感觉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不过第一张照片,已经在我钱包里放了十年了,一直没丢过。

平常心,欲望是填不平的沟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虽然有此志向,但这与能力素质是息息相关的,自问我的天赋和潜力,还是踏踏实实工作,认认真真学习写稿吧。我有知己,也有同学,僵化局限的思维企求打开洞天,迎向广袤无垠的天空。本来是有考研的打算,看来这个计划暂时搁置了,如今是另一种进京赶考,那就全身心面对考试,工作经历的体验,文字浴火的考量,社会舞台的呈现,视野格局的开阔……人生短暂,就该不惧挑战!活了三十年,如今才是励志版,去了北京后,不管是凯旋归来还是稀松平常,起码接下来的日子,我要真心对自己说,我奋斗了,我可以无悔了。

我都找不到自己了

下午的火车,明天到北京,其实白天才懂夜的黑,来吧!风雨!来吧!狂潮!此去经年,待我学成!

我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小女朋友,那比我小几个月来着?

那天深夜,我被带到县城,途径她宿舍楼下。我本想见她一面,心想明天再见吧。谁知道天一亮我就上火车了,连跟她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当时没收了我的手机,我是当火车出发以后,在旅客那里借的手机悄悄给她发短信。

AG真人官网,当然,内容也忘了。反正当时心情是很难过的。

不知道谁拍的?唯一一张训练照有我啊!

直到火车出发以前,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只记得我四叔告诉我,别多问,安排去哪就去哪。

所以一直到火车开出秦岭,我才知道我要去北京。

而之前自己心里也是这么祈祷的:一定要去北京啊!

然后就真的是北京。

这是八一步枪

新兵的日子过的很凄惨,挨了很多打。

我记得有一次,那天是一个战友的生日。因为训练不好,班长让我们轮着扇他耳光,直到见血为止。

我们很震惊,而且还是人家生日。

每个人轮流一巴掌,打完泪水就流下来了。一边打一边哭着说对不起。

生日快乐。

那时候的北京,非常冷。

我在山顶拍的

后来去了河北,在一个深山里。

一个真真正正鸟不拉屎的地方。

山里的冬天有下不完的雪,秋天有落不完的树叶。头顶永远有数不尽的乌鸦在盘旋。

如上图,大雪天一片荒芜。

一望无际

生活枯燥,无聊。

那条路是出山的唯一一条路。

我时常待在山顶上,看着连绵无尽的群山发呆。

心想: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啊!

小路

到最近的小镇。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

要走一个多小时。

这是小院里

诺!

就是这么大的雪。

这种天气哪里也去不了。

大家都呆呆的靠在窗户上。

整个山里静悄悄的。

只有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

全是冰锥子

大部分时候。我都是窝在房间看书。

要么,独自走去营房后院散步。

一步一个脚印。

乌鸦就在面前的树上。

松鼠就在旁边跳来跳去。

打水

天最冷的时候,水管里放不出水。

那时候我在炊事班。

每天都要去后山小河里打水。

因为,我还要做馒头。

这衣服我还留着

后来离开河北。那是08年。

很幸运安排我去学习。

地点又是北京。那时候奥运会,我高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