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能养就语文老师教育教学的个性呢?

风格—语文教学的灵魂

一、厚积博学:

  风格即人

“腹有诗书气自华”“亲其师,信其道。”教师作为“学习共同体”中的“首席”,其独特的个性品质(气质、风格、情感等)对学生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而教师的个性品质又与其自身的学养有关。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可以养气,诗书能为语文教师的气质增华添彩。同时,在接受书的个性教养过程中,你又会用形成的个性眼光去解读书中的个性。如此相互作用,语文教师身上的个性品质和独特的“语文味”才会不断地得到巩固和发展。

有教学个性的教师,他们的课往往体现着一种独立思考的意识,展现着自己的学养,而一个不善于思考问题的教师,只能做“传声筒”—人文教育的本质是精神之学,教育者首先必须是善于思考的人。教师只有成为思想者,才具备教育者的素质,教师具有批判精神,才能胜任语文教育。没有思考精神的教师,不可能建立真正意义上的风格。现今的评价机制在客观上没能倡导教师建立自己的教学风格,而至今还有人认为教师不需要教学个性,这些,是对教育的亵渎,也是缺乏人道精神的。教师的课没有特色,没有吸引学生的魅力,也就如作家没有风格一样。所不同的是你可以不读这位作家的大作,但是学生不能不在课堂接受文化教育,而且他还没有选择教师的权利!

“学富五车”,方有可能“才高八斗”。因此,语文教师首先就应该是个乐读好学之人。任何一个语文教育家都离不开学习。事实上,很多教育家,只不过是把别人的财富运用到自己的教育实践中,提出很多理论上的共鸣而已。

这些年听课,评课,也看了一些评课的文章,颇有感受,虽然思虑不周,然而还是像一吐为快。问题是:语文教师要不要建立自己的教学风格?

 
君不见古今中外的名家大师,不论是苏霍姆林斯基、卡耐基还是陶行知等,无一不是饱览诗书、满腹经纶之士,正因如此,才成就了他们一代宗师的地位。

 
大家都在关注新的课程标准,课标是课程的标注,并不是具体教学法的标准,新课标出来了,新教材出现了,教学法难道可以一成不变?我们越来越强调培养学生的学习个性,然而对待教师,似乎很少有人重视这一问题。

   
语文作为一门“工具性•人文性”的基础学科,它不仅仅是培养学生的语文运用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语文素质,这就要求教师自身必须具备扎实的学术功底和深厚的文化素养。卢梭就曾言:“在敢于担当培养一个人的任务之前,自己就必须要造就成一个人,自己就必须是一个值得推崇的模范。”

我回忆上大学时候的见闻。
那时候“文革”结束,高校教学开始走上正轨,教师上课,都拿出浑身解数,无论课程异同,教学都有自己的风格,如中国古代文学史,先后有8位教师上,每人上一部分,让我大开眼界,有的脸上4节课,气如雄辩,唾沫横飞,有的长于旁征博引,竖行板书,一个问题连引十多种说法,有的说词忽然发了瘾,当堂吟唱,余音绕梁,有的上着课进了自己的境界,念念有词,旁若无人,有的捧着书本从容地脸上一节课,末了忽然提出意想不到的问题,有的上课只逼学生提问题,如答记者问,有的信马由缰,黑板上一个字也不写,吹到下课才如梦方醒…..

   
从这个角度来讲,从一个教语文者上升为教语文之“师”,则须虚心好学,广泛吸收,纵横古今中外,融得众家所长,同时也要定位一门,苦心钻研,或古典文学,或现代写作,或语言文字等,让学生从你身上就能感受到浓厚的“语文味”,使自己就成为一部令人感叹不已的个性经典。

 
按现金中学评课标准,这些教授,讲师的课都只能算“差课”只能的C或者D,是20多年过去了,当年老师们上课的风采依然清晰地保存在我的脑海中,我从来没有觉得谁的课不好,在我看来,正是那风格迥异的课,才让我懂得必须运用多种手段吸取丰富的知识,让我懂得要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也让我懂得一个学习者要有包容性,兼收并蓄,而我后来的教学中逐渐明白:一个见识了不同教学风格的学生,可能更善于学习。

二、整合创新:

胡适与鲁迅是同时代人,他们的性格与思维方式有很大差异,教育风格也不同。胡适热情,好为人师,循循善诱,他总是教育青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鲁迅冷峻,善于引导青年去发现问题,让青年自己寻找出路。而毫无疑问,他们不同的风格都影响了一大批后来有成就的学生。

“它山之石可攻玉”

教师的课堂教学应当体现个人风格,一如写文章,或质朴无华,或清丽温婉,或大气磅礴,或机敏厚重……总能让读者有个印象。中学教师应该有建立自己的课堂风格的追求,否则你的学生在未来的年代中很可能是平庸的人,参加江苏省九年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编写,主编洪宗礼先生要求对单元课文综合出题,我出过这样一道题:

 
俗话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但采来的石头不尽都是玉,它需要雕琢方可成器。因此,一个富有个性的语文教师要有“拿来主义”精神,且善于发展自我的吸收改造能力,从而铸造自己的“杀手锏”。

 
本单元5篇文章都堪称经典,作者所处的北京不同,认识问题的角度不同,因而对同一问题往往有不同的体验,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不同的表现风格。季羡林是学者,他的文章集毕生治学的体会,自有过来人的一番甘苦,诚恳而平实,罗曼罗兰,他的文章激情澎湃,像喷发的诗,;罗家伦是教育家,学者,他分心问题严谨,同时又富有趣味,培根应算是言论家,他惜墨如金,语句像格言,圣贤孟子真理在握,雄辩而从容……请考虑一下:从现有的写作积累着,在表达情感方面,你日后可能与哪位大师的风格比较接近?

 
随着教育年轮的增加,有理想的语文教师都会尝试在教学问题的实际解决过程中形成自己的风格。这就不可避免要涉及到学习借鉴他人的东西,其中包括专家理论指导、名家范例模式和同事经验技巧等,如很多青年教师喜欢将名家教学模式、经验技巧搬上自己的课堂。

我原先有些担心离经叛道,洪先生难以接受,后来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的确,对让学生在学习中保持并发展自己的个性,已经形成共识,但是话说回来,我们注意培养学生的自信与自立意识,可是作为教师有没有自信和自立意识呢?有没有建立自己教学风格的愿望呢?多年来,语文教师屈从世俗的评价,忧谗畏讥,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教学上也搞“无一句无来处”言必称宗师权威,自己在学生面前都站不直,又怎么能鼓励学生建立自信,发展个性?

 
但是,教学是一动态系统,任何教学都是在特定环境下发生的特殊的过程,尽管有些东西是跨时空相通相联的,但一味追寻模仿别人现成的东西,正应了一句话,“顺着别人脚印走,踩出来的是坑而不是路!”

 
我认为,教师在从教一个时期后,应当从教育个性的角度讲自己的工作总结一下,这样的总结,能够感知自己的实际位置,启迪自己向高层次攀登。总所周知,“师”与“匠”不属于同一层面,匠的技巧再高,难有创见,师则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善于创造。所谓技巧,毕之无甚高论,得之于教训,积累为经验,但是“思想”能使一位教师站立起来!对号入座,我不过“时而师时而匠”而已,但我认为,意识不足,才能有追求,不想成为师的匠可能性连“好匠”也成不了。

   
一个有个性的语文教师是要有独立思想来支撑的。没有个性的思想,语文教师就不可能形成自己个性化的教学风格,而思想是在自己实践并在对他人经验改造吸收的过程中产生的。

我参加交流,喜欢观察教师的教学风格。

   
因此,语文教师个性化教学的形成和发展,应该在统摄提取他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用习得的经验来印证自身实践的体验,通过不断对照反思来更新教学观念,通过整合改造来重塑教学行为,如此教师才能创生出自己的思想,彰显自身的个性,揭示语文教育的真谛。

有些教师上课,自有一种控制全局的威势,简直就像布道一样,从精神上对课堂进行控制,当然,这种控制有时候是不自觉的,无意识的。有的学生往往会说,“不知不觉就跟着老师转了”“完全被教师吸引住了”—这是好事,但是也值得商榷:这不还是“我讲你听”吗?教师月学生的交流互动体现在哪里呢?然而,谁也不该否认,在某些时候,课堂也需要
一些这样的“教学魅力”

三、因长施教:

 
有些教师喜欢从容潇洒的上课,不一定在乎“可圈可点:他在课堂上随意地说点什么,就像和学生拉家常一样,学生会觉得,这是我的老朋友,这是我的一位慈祥的父执,这是我的一位亲爱的老邻居….这种从容的风格一样能感染学生,使之如沐清风。有的教师认为,如果自己的学生能在上课的时候可以轻松地坐着,甚至稍微闭眼思考一下,效果也许更好。

“彰显个性成一家”

 
有些教师平时话很少,上课也不多说话,但是他们的提问都让人意想不到,这些问题只有肯动脑筋的教师才有可能想的出来。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学生往往也如他们一样,喜爱思考问题而不爱多说话。。。。。

   
在语文教育教学中,教师的个性要真正成为一种教育力量,还必须把个性的彰显与自身特长相结合。“十全十美的语文教师是不存在的。任何一个语文教师都难做到同时具备十几‘板斧’”。

我在观察中思考,我也从不同的教学风格中吸收对我有利的东西。我不在意学生是否专心,认真听课–这话听其阿里不可思议,但是我听课的体验告诉我,认真听讲是非常累的,更何况本来就存在着”遗忘率“问题,因此,我认为让学生放松,接受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我喜欢学生轻松,学生如果过于认真,我会紧张,我也不喜欢学生沉默,学生缺乏对话意识,对教师的教学也是一种伤害,因为他不可能从中得到提高。

   
因此,语文教师提高自己素质科学而快速的方法,并不是“全面发展”,而是发展其教学个性,扬长补短,因长施教。这就要求教师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找到自己的特长,不断突出、强化进而在实践中扩展创新这一特长,如此才能逐步形成自己的教学特色和教学风格。

风格延续着教师的教学生命,因为它可能长久的影响学生对学科的兴趣。我常对同行说这样的话:如果你能通过课堂让学生喜欢我们的语文学科,你就是成功者。但是,照本宣科绝对不是风格!没有风格的教师一如泥胎木偶,他的语文就如破庙里的庸僧在谈禅。

 
但须注意的是,个性化教学不等于什么教学模式、教学技巧,而所谓的教学模式、教学流派,从某种意义上讲恰恰是语文个性化教学形成的最大的束缚与障碍。

风格受观念的影响,风格也体现着教学的原则,只要有自由的精神,有进取的决心,建立和发展自己的教学风格并非是多难的事。

   
语文教学天高海阔、博大精深。每位教师就其人生阅历、气质禀赋而言,是鲜有“拷贝”版的,这正如世上绝无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如有的教师擅长书法,能画出栩栩如生的简笔画;有的口才极佳,绝不亚于激情飞扬的演说家;有的演技不差,能即兴流露出喜怒哀乐等。

AG真人官网,  二、风格的丧失

 
所以,语文教师在教育教学个性化发展上一定要因人而异。譬如音质动听、擅长朗读者,如支玉恒教《金色的鱼钩》,当场范读,听课的全体师生潸然泪下,乃至抽咽不止;韩军在舟山上《大堰河,我的保姆》,二十多分钟深情吟诵,全场耸然动容!又如笔锋犀利、写作一流者,如杂文家、南京师大附中王栋生老师就以自身杂文的魅力影响着学生对写作的爱好……这些老师无不是在自身禀赋基础上,不断创生发展乃至最终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教育教学风格,有如丰子恺“美的教育”、朱自清“有信仰的教育”等。

  老调子还没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