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渡

Posted on

AG真人 1

一叶扁舟,泛舟江上,前有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今有书生柳生误入桃花渡。

南北少爷

【1】

类型:玄幻穿越言情幽默

柳生看着眼前十里桃林,不免叹气,这十里桃林景色虽美,但自己已经困在这里一天了,再美的景色也不过徒添烦劳罢了。

正文

唯有一个小小的渡口却无半只船,怪只怪自己,贪图景色之美,忘记系好小舟,竟让那一叶扁舟流走了。

      脱狱镇

柳生又累又乏,实在无心再去寻找什么小舟或者人家,索性心一横,大不了死于桃林,这倒也是极尽文雅之死,白骨还能化作花肥。

  只有住在这里的人才知晓这个镇并不如同这名字听起来那般凶恶,相反这里的人能动口绝不动手,一动口就是一句日你亲娘先试探试探对面口技。能动手的绝不动刀,一动刀便是关公那般模样的长刀,一刀下去三姑六婆勿近。

柳生自我安慰一番,便寻了一棵看起来不错的大桃树,依着桃树坐了下去,桃花飘,花香浓,柳生嗅着花香,如同中了迷药一般沉沉睡去了。

  唯一不同的就是眼前那个翘着二郎腿,大口吃小龙虾的少年。

【2】

  他吃东西那个样子可真称不上什么友好了,另外他吃的很投入,浑然不觉有一年龄相仿的女子混在人群正看着他,嘴里不停念叨着。

“柳郎,柳郎!”

  若他随从警惕性高一点,就可以发现这个女子已经这样看着他四天了,每日的早中晚三次。

柳生听见耳边传来一阵轻柔的声音,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眼前似乎有一位白纱飘飘的妙龄女子。

  在这住的人可从没听过这少年骂人,更别说打人了。这倒不是因为他脾气修养好的出奇,而是没人敢惹他,若他骂你了,证明你该从这镇上消失了,不然神仙难救。

柳生眨了眨眼,再细细一看,一下惊起,向后缩了缩,指着面前的女子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素白的上衣,搭上一条府上单独定制的蓝色长裤,脚上一双纯白低靴。

白衣女子见柳生这番惊讶,微微愣了一下,之后屋子里传来了银铃一般的笑声:“柳郎,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读书读傻了,都不记得我了?”

  这样一幅装扮在脱狱镇内只有一人,也只能有一人。

柳生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自小柳生父母虽是要求他熟读四书五经,研习六艺,修习孔孟之道,但柳生自己却是听闻了不少险怪异事,自己看的杂书更是多之又多,眼前这个凭空多出的美丽女子,柳生心里早将其归为了书中所言专食男人精魄的妖女,她一定是在等自己被她魅惑,好吞食自己的七魂八魄,修炼妖法。

  南府的南北少爷。

柳生掐了掐自己的腿,提醒自己一定要清醒,不要被妖女魅惑。

  “南北少爷,今日的你可比昨日的你又英俊了许多啊”那客栈老板是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见这惹不起的小祖宗吃了一个时辰终于吃完后连忙迎了过来,递上一杯刚从冰窖内拿出来的龙吟水。

白衣女子看柳生这样,笑得更是花枝乱颤:“柳郎,你如此紧张,莫不是把我当做了妖怪?”

  南北舒适的躺在摇椅上,一头到肩的黑色长发随意披散下来,慵懒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胖子。

柳生的心思被白衣女子看穿,心里越发紧张起来,慌张之下竟是将自己所想说出口:“你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女妖怪,可以看穿人心!”

  递过来的龙吟水被一侧的婢女接了过去,插上一根吸管,放在南北嘴前。

女子听了柳生所言,反而是不笑了,露出一个阴冷的表情,向着柳生靠近,柳生看着女子过来,用自己的衣袖挡着脸:“你,你,你别过来,我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我不会被你诱惑的,我不被你诱惑,你吸了我七魂八魄,是会折损功力的!”

  南北吸了一口,露出一丝清凉快意。便示意两侧的婢女开始捶背捏肩了。

女子本要靠近柳生,听了此话,硬生生的顿住了身形,片刻之后,一阵笑声传了出来,女子捂着自己的嘴:“柳郎,你真的是病的不轻,一定是又偷看什么闲书了,才会这个样子,你醒醒吧,我是弄影,你我早已结为夫妻,哪里来的什么妖怪。”

  “这三伏天来一杯这样冰镇的龙吟水真是透心凉心飞扬啊。肥老板你有心了”南北大有深意的看了眼财通天。

捂着脸的柳生听到夫妻二字,一下甩开自己衣袖,眼睛睁的斗大:“什么,夫妻?我尚未求得功名,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自己寒窗十年,有何颜面成亲,你休要骗我!”

  财通天嘿嘿一笑,虽说他最讨厌别人说他肥,但是眼前这位哪怕放了个屁也都是香的啊。

女子看柳生不像是说笑,她指了指放在几案上的书:“柳郎,你怕是看那本书看得入迷,将书中的故事当成了自己的故事,你我成婚早已一年有余,前年你得中秀才,我们依照儿时的约定结了亲,你不记得了?”

  此刻恭敬的站在一侧搓着手,一脸谄媚。

这句话似乎使柳生记忆的大堤决堤了,柳生的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有自己小时候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玩耍,有自己赶考,女子送别自己的场面,更有自己中了秀才,父母替自己提亲娶妻的场景,自己的妻子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淡,眼若秋波宛转,娇花欲语,脸衬朝霞,唇含碎玉,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不正是眼前的白衣女子?

  “该……”一个赏字还没说出口,只听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出来。

“弄影,弄影,弄影!”柳生唤到最后一次,声音加大了许多,对呀,自己和弄影自打娘胎时,两家就订下了娃娃亲,名字都是一起取的,一个随风,一个弄影,自小青梅竹马,约好自己考中秀才就娶弄影为妻,柳随风头有些微晕起来。

  财通天的笑脸骤然止住,微眯着眼睛看了过去。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小子打断南北少爷那个赏字!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果然是最近读书太过用力了,竟是傻到如此地步。

  “在下祝门第,未曾料想被南北少爷随口所作的诗句给惊艳到,忍不住站了出来。不由内心感叹道少爷好生文采,这一句透心凉,心飞扬虽说只有六字,但可谓字字珠玑,人间难得啊”

“柳郎可是想起来了?”

  “除了念起来奇奇怪怪的,哪有所说的这般……”人群中的少女偷偷嘀咕一句,鄙夷的看了眼祝门第。

柳随风抬起头看向花弄影,尴尬的笑了笑:“弄影,你看我这脑子,居然真的将自己当成了书中的痴傻书生,迷路在一片桃花林中。”

  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从人群内挤了出来,一身青色长衫,背着一个竹简。看模样似乎是要去参加科举的学子。

花弄影走上前,将书本轻轻合上:“既是读书累了,我们就出去走走吧,现在正是春天,断断不可负了这大好春光!”

  “接着说”南北轻笑一声,兴致盎然。

柳随风点了点头,伸出自己的手,看向花弄影,花弄影眉眼带笑,柳随风牵过花弄影的纤纤细手,一起向着门外走去。

  “该死的穷酸书生,敢来抢你胖爷的赏银”财通天恶狠狠的看着祝门第,仿佛要生吃了他。

微风吹过,那本书翻了几翻,停在了一页,恰好书页之上正有三字:桃花渡。

  “在下自幼喜读诗词歌赋,可却从未见过有人能以区区六字便把一杯佳酿形容得如此令人折服,南北少爷学识之高可见一斑啊!”

一行小字书于其左侧:一叶扁舟,泛舟江上,前有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现有书生柳生误入桃花渡。

  “不敢当不敢当,这位小兄弟高言了”南北嘿嘿一笑,虽是谦让之语,不过大伙都看的出来此时的南北少爷心情极好,眼睛直勾勾看着祝门第,充满期待。

【3】

  接过随从递过来的一锭黄金,南北在两手之间来回抛接,嘴角露出笑意。

柳随风和花弄影本就情投意合,结成连理之后,相亲相爱,羡煞旁人。

  祝门第见此,眼睛一亮,向前又走了一步,用足吃奶的力气朗声道“从少爷喝完那杯龙吟水到作出那句诗不过一息而已,此举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南北少爷肆意成词,实乃妙不可言啊”

后因市井之中过于吵闹,柳随风要专心苦读,考中秀才之后,便带着花弄影一起来到了这处郊野之地,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好一个妙不可言!”南北从摇椅上跳了下来,手中黄金向上高高一扔,一旁的侍卫熟练的递上根木棍。

夫妻情如蜜糖,赋诗作对,抚琴起舞,郊游山野,举案齐眉,好不快活,柳随风自是无心再去看那些古板文书,反倒是喜欢上了各种不入流的荒野趣事,与花弄影茶余饭后,以此轶事为乐。

  “中!”

琴瑟和鸣

  南北轻喝一声,木棍狠狠打在了黄金上,只见一道黄光越过众人头顶,向后飞去。

如此下来,柳随风自是将自己的豪情壮志抛之脑后,再也不想提及功名之事,花弄影却是渐渐堆起了愁容。

  祝门第忙扯下竹简往地上一扔,撒足狂奔,还不忘得意的看了眼围观的众人。

柳随风见花弄影心中不快,似有心事,心中也是被哀伤浸满,夫妻连心,妻愁夫也愁。

  “儿子看到没?知道娘为啥叫你好好念书吗?你看看现在连拍马屁的竞争都那么大,你要好好学学”旁边一个少妇揪着儿子的耳朵念叨道。

但柳随风问起,花弄影却是什么也不说,只有花弄影日复一日的愁容。

  “可不是嘛,你看那临江阁的财通天,就是没读书,站在那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就会使劲的傻笑”

眼看花弄影日渐憔悴,柳随风心中焦急,要外出遍访名医,替花弄影治病。

  “谁说不是呢,而且不光要有文化,你体力也得跟上啊,跑慢的话黄金可被别人捡走了……”

花弄影这才是说出了自己愁容之由:“柳郎,自小,我就知你有鸿鹄之志,婚后更是为了你的志向,我们远离市井,隐居山间,可是现在我却发现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专心苦读,一心金榜题名的你了,你恋起了这世俗情爱,每每我想劝你之时,你总是会将话题岔开,柳郎,你真的忘记我们隐居此处的初衷了?”

AG真人,  “可没读书跟放不出屁有什么关系啊娘,你也没读书,爹还整天说你放屁跟震天响似的”

花弄影的话语虽是平实,柳随风听在耳里,却是羞愧难当,自己苦读多年圣人之书,现在竟是为了一时之乐,将自己苦求的功名抛却了,还不听妻子劝阻,让妻子为自己愁容满面,人比黄花瘦。

  “你个小兔崽子……”

“弄影,是我贪恋夫妻缠绵,忘记了自己当初的志向,害你消瘦,自今日起,我定好好读书,明年进京赶考,以求金榜题名,不负贤妻之心。”

  另外这个少妇脸色一红,扛起儿子,几个巴掌下去,伴随着嚎啕大哭快步离开人群。

花弄影憔悴的面容上绽放出一个苍凉却欣慰的笑:“柳郎,我会伴你左右,陪你苦读,你的壮志一定会实现,我等你金榜题名!”

  南北一行随从走后,众人便开始了议论纷纷,尽管每日都可以见到这位南府少爷,但是大家总是能在他身上找到新的话题。

两人携手相看,眼中皆是浓浓情意,花弄影心中却是酸涩,柳郎,你金榜题名之时,我……

  “你们看,今日南北少爷带的这几位妹妹长得如何?”三两个坐在茶水馆内,就着花生茶水碎嘴道。

【4】

  “都是上人之资啊,个个玉兔呼之欲出,桃臀蜂腰……诶还是不说这个了咱们”说话的这人面黄肌瘦,倒是右手的手臂有些异样的粗大,似乎常常锻炼所致。

柳随风在花弄影的陪伴下,捡起了自己扔在角落里的圣贤之书,日夜苦读,一年时光,将家中所有书籍背了个滚瓜烂熟,理解的通透不已,心中自然是自信满满。

  “老哥说的是啊,天天如此这身体也跟不上啊,除非能和南北少爷一样吃那山珍海味补补身体”

离别之日,花弄影送柳随风至家门前的渡口。

  “你们先聊……方才那婢女插吸管那一瞬间正好被我瞄到胸前那一片春光,不说了,趁脑中还记得清晰,我去茅房一趟”说话这人一脸猥琐,手中攥着手纸奔向茅房。

“弄影,此番进京,要分别许多时日,你若是一人寂寞,就搬回五巷,那里人多热闹!”

  “真不愧镇上第一瞄的瞄人凤啊,传闻十个女子中有七个被他抓住机会看过”剩下两人对着那赶向茅房的身影感慨道。

花弄影嘴角含笑,挥挥手:“柳郎,你快去吧,别误了船,我一人在家中等你回来即可!”

  “对了陈兄,你说有钱人是不是真的很快乐?”

柳生转身向着渡口边的船走去,花弄影急切的喊道:“柳郎,珍重!”

  “那可不是,赵老弟莫非昨夜脑子被驴踢了不成?问出这种问题”那被唤作陈兄的青年一脸诧异开口道。

柳随风停下步子,转身跑了回来,将花弄影拥进怀中,紧紧抱着:“弄影,等我金榜题名!”

  “此言差矣”隔壁一桌一名书生站起来反驳道。

说完,柳随风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渡口的小船走去,花弄影看着柳随风上了船,小船渐渐离开渡口,花弄影也是拿起自己的手,冲着正在向自己挥手的柳随风挥了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