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烛烬》这本书是在梁文道的《看理想》频道。

读完《烛烬》之后我很想写一篇完整的读后感,可是我不知道如何下笔。因为这本不是很长的小说里论述了太多我现在的经历够不到的人生哲学。题目的这句话是我很喜欢,这个世界上我们整日在追寻的,到都来真正留下的其实是心底的东西,脑袋里的思想。那些权情名利最后都不会在,这句话就是在告诉自己,当生命走向终结的时候,除了自己,我们还曾拥有过什么?一种孤独感带来的神秘侵袭了我,人注定是孤独的。孤独是每一个人的宿命,就像死亡必须开启一样。

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简单。两位老友在离别41年后重逢,在昏暗、空寂的庄园客厅里秉烛对坐,彻夜长谈。从蜡烛点燃到熄灭,回首往事,道尽一生,似乎也代表着他们已经走到尽头的人生,所谓的风烛残年。

我是一个活的比较自我的人,这是我给我自己的定义。我这辈子呢,胸无大志,大富大贵的生活我过不上,我也不想过,我从小就知道,现在也还是知道。我只想在岁月中做一个时代的旁观者,经历这一切之后仍能保持自己内心最原本的那些品质,我想去世界各地看一看,去找寻些我也不知道要找寻的东西,或许是某片风景,或许是某个注定要和我相遇的人。

在41年的时光里,庄园主人、将军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他是审判者,而他的朋友康拉德则是一个被审判者。“审判”其实不准确,隔了41年,将军询问那些其实他早已知道答案的问题,想在朋友嘴里知道“真相”,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年轻时,他们曾形影不离,情同手足,不分彼此。后来,其中一个人背叛了另一个人,甚至在打猎的那一刻动了杀机……

这个故事带我想的有关于“友谊,忠诚,自由,另类,爱情,孤独”等方面的思考。我有时很想有逻辑性的将自己脑海中想到的东西写出来,但结果总不尽如人意。我还是要试着写的。

故事中的每个人,都决绝地选择了“离开”——康拉德离开维也纳,去了热带;主人公亨里克将军离开庄园独居,长达八年没有再跟妻子克丽丝蒂娜讲过一句话,直到她去世才搬回去;克丽丝蒂娜的离开更是彻底,离世前她叫的是亨里克的名字。

本书关键词

亨里克对此应该是有些欣慰的,书中至少三次提到这一细节。烛烬,又何尝不是情尽?

1.友谊

曾看过一篇名为《信任就是,你拿枪打了我,我依然相信是枪走火!》的文章。二战时一对士兵与部队失去联系,他们在激战中互相照顾和安慰,彼此不分,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小镇。有一天他们巧妙地避开敌人,在以为安全时,走在前面的年轻士兵中了一枪,幸运的是只是肩膀受伤。事隔30年,那位受伤的士兵说:“我知道是谁开的那一枪,就是我的战友。在他抱住我的时候,我碰到他发热的枪管,但是当晚我就原谅了他,我知道他是想独自占有鹿肉活下来,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我们又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

将军和康拉德是从少年时期在军校结识的朋友,他们两人在一起经历了少年、青年、和中年所有的生活。几乎是每一天都在一起,直到四十一年前的某个早晨,康拉德突然离开他们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杳无音信。

AG真人官网,亨里克只是在打猎的那个清晨,在空气中感受到了康拉德要开枪的意图;这名士兵的则是真真切切地挨了朋友一枪。难道,我们能象鸡汤文寓意和“倡导”的那样,“要求”或“期望”亨里克将军做到“忍辱”,做到“放下”,做到“原谅”,“不要让别人的一次过失,惩罚了自己一辈子”吗?

将军和康拉德就像是没有血缘的孪生兄弟,他们一个(将军)出生在贵族家庭,拥有祖上留下的庄园财富、显赫的社会地位。一个(康拉德)出生在乡下,靠着父母的克俭度日得以在上流社会出入。他们两个人虽是好朋友,但是却有很大的不同,康拉德被将军的父亲称为“另一种”人。

所谓“放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何其之难?!时隔四十一年与康拉德秉烛夜谈后,亨里克才愿意放下——她让乳母妮妮把克里丝蒂娜的画像又挂回了原处。

“他们之所以彼此喜欢,是因为他们都宽恕了对方身上戴着的原罪:康拉德宽恕了朋友的财富,近卫官的儿子宽恕了康拉德的贫穷。”

相对“你拿枪打了我,我依然相信是枪走火”的“高尚”,我更愿意相信亨里克的真实。他是一个将军、一个老贵族,骨子里的骄傲和贵族的道德感,使他对朋友忠诚,对女人忠诚,对皇帝忠诚……一旦对方欺骗、背叛、不忠,就是对他彻底的伤害,但他还要很体面地保持沉默,默默承受数不尽的春来冬去。

可是这段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友谊,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因为康拉德的突然离开按下了暂停键。将军想了四十一年,一直想知道康拉德为什么会走,只是到了最后,真想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这个过程中,爱情、友情不复存在了吗?

“没有哪种感情关系要比男人间的友谊变冷、变凉更令人绝望。因为男女间的关系就像在市场上讨价还价,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条件。但是男人间友谊更深刻的意义恰恰是无私,我们既不想让对方做出牺牲,也不要求他付出温柔,我们一无所求,只想维持一个无言的盟约。”

不。

2.忠诚

老年时的回忆把过去的时光放大,详细勾勒出每个细节。老年的将军无时不沉浸对友情的玩味和回忆中,当然,还有爱情。远离之后、生活在热带的康拉德,肯定也是一样吧?

随着故事的叙述,事情所有的真想慢慢浮现在读者面前。四十一年前的某个黎明的早晨,将军和康拉德一起去打猎,在某一个瞬间,康拉德想举起枪杀死将军,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这样做。到这里故事的另一位主要人物出现了,将军的妻子——克丽丝蒂娜。她先和康拉德相识,后来由康拉德介绍给将军并嫁给将军,她和康拉德一样拥有自有、脱离尘世的灵魂。我读完故事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后会选择嫁给将军,而不是康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