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校园君           微信:学生部落(ID:xueshengblog)

(一)

母亲阿蓝叫她玫瑰。为什么?没有人提起。

或许她天生与玫瑰有关,那种冷傲而带刺的天性。你说玫瑰代表爱情?不不,这就与她毫不相干了。四年前,当她将第一次收到的一捧玫瑰扔弃在风里的时候,似乎就注定了她与爱情无关。她没有再回过头去看那男孩茫然无助失落悲伤泛着泪光的眼神,空着心晃晃荡荡从夜色中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她伤了所有爱她的人的心,包括唤她玫瑰的母亲阿蓝。那是她骨子里深埋的冷漠,如影随形。请相信,她不是有意这么做的。

她是一支苍白的花骨朵。三岁时的一次高烧后她的脸色再没有象其他孩子那样红润过,这是阿蓝告诉她的。淡淡的唇色和黑密的眉是她那张脸蛋上最鲜明的色彩。每天清晨她就背着一个双肩大背包出了门,里面有一天用的所有东西,除了书、笔还有七七八八的零食和小玩意儿,就象背着她的小家,开始一天的生活。其实她除了寻找自己的影子以外似乎无所事事。

(二)

夜晚的花,午夜的小孩。

她坚信她的到来是为这里狂躁灼热心烦意乱的气息加一点冷色调和。阿蓝总不放心她的,总担心她冷淡又不安分的灵魂一不小心就会从空气里消失,或者象个搪瓷娃娃不留神从高处摔了下去再也拾掇不起。阿蓝去寺院,向老和尚求了一串檀木的佛珠带在她细细的左手腕上。她看着阿蓝笑了,现在有多少年轻人会很虔诚地信这个。灵吗?她问。他们一手捧经一手握着佛珠,这算怎么,中西合壁是吗,走到哪都有神灵的庇护了。哈,她禁不住笑出了声。姑且信了吧,这东西也许有用,也许能让她不再做那些充斥着暴力恐惧血腥尖叫的噩梦。

(三)

早春的空气里透着钻骨的凉气。当行人们都将脖子缩进厚厚的大衣领时,她只穿很少的衣服在大街上走,只是必须把双手插进口袋里,用双臂紧紧地夹紧身体,低着头盯着脚前的那一尺空地。她走路内八,不知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还是学走路那会养成的,总之她一直这么走,阿蓝说不好看改了吧。她说好。可是她始终没能改过来,她顶多能让它们平行地前进。她喜欢这种姿势,脚尖顺从地向内倾靠在一起,两腿紧贴在一块摩擦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放松点,再放松点,然后她象孩子般地笑,是一朵含苞不会盛开的花儿。

她心不在焉地低着头走路。这是个潜伏的危机。她曾在改建前的轮渡停车点那么走路,那的车就象土笋冻里的沙虫那样挤。后来她被一辆二路车轻轻地碰了一下。“轻轻”是因为那庞大的车体只缓慢地向前移动了一点点,车头的右侧撞到了她的左臂和左肩。她感到一阵强大的冲击力后下意识地转过头,透过驾驶室的挡风玻璃看见里面的那个女司机正一脸愤愤地对着她指手画脚唧唧哇哇。她在说什么?她边想边侧身走开。那女人一定在庆幸她避免了一场交通事故,可是她还是要装着气愤的样子数落我一番,让车上的人都为她作证如果万一出了意外那一定不是她的错,是我自找的。哦,多可怜。她想着,左侧身体涌起阵阵剧烈的疼痛,从骨头里钻出的痛。

又有一辆车从她身后开了过来,看样子开足了马力,车子没有转弯,径直朝她开了过去,然后呼地走了。没有巨大的撞击和痛感,她倒在了血泊里,左手腕上的檀木珠子散了一地。她觉得自己飘了起来,看到另一个她躺在那里。周围围观的人一层又一层,越来越多,大家冷漠地站着,没有人气更不要说怜悯,木然地看血一滴一滴地淌出来。后来有一个人拼命地拨开人群冲了进去,然后伏在她的身上撕心裂肺地哭。她看清楚了,那是阿蓝。她说妈妈妈妈我在这。可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于是她也哭,止不住地放声大哭……最后她醒了,感觉到浮肿的双眼和脸庞下一片湿漉漉的枕巾,又是一场梦。

(四)

其实她叫XX,是她给自己起的名字,然后大家开始这么叫她:XX你好呀!她说你们好。

(五)

她生活在这样一个群体里,到处都有玩音乐的疯子。他们热衷于音乐就像酒鬼喝酒吸毒者抽大麻一样自然随性。只要看到黑白相间叫键盘的东西,他们就会像饿狗见了骨头似的扑上去一阵猛啃,用十根灵敏的指头敲击出一串又一串或晦涩或明亮或忧郁或悲哀或激奋的豆豆,不管旁人地投入其中。

天才都会有一些近乎神经质的谈吐和举动。无可非议,他们是一群天才儿童,永远都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她和他们在一起就会不自觉地像他们那样笑,那种很放肆的笑,尖锐而刺耳。她看到他们的身体抽筋似的扭曲,青筋暴露面红耳赤。她不会再幼稚地把纹眉涂唇彩眼影胭脂粉当成风骚女子的特权,不会再把抽烟摔酒瓶作为男性狂徒的专利。事实上什么人都可以做这些。

现在她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和他们一样变成疯子,要么远离他们。天才固然好,而在你也成为天才之前,与那样的人呆在一起看来似乎并不愉快。

(六)

他一直坐在她后面的那张桌子,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高中时老师这么安排位置,到了同一所大学有机会在同一间教室里的时候他还是那么坐在她的身后。他了解她,三年多的同窗他不会不了解她的。从高中到大学她忧郁默然有着某种发散性的神情没有变过。她坐着的时候总是把双手夹在成倒V字型的两腿间,背微微弯着,双肩向里缩。他时常看她呈这种姿势然后缓缓地将头垂下把脸的一边贴在桌子上,或者是忽然的很轻微地动下一下脖子然后摇着头轻叹一口气。他知道她正皱着眉头,又在想心事。

当然他也是与她最近的唯一有交流的异性朋友。

你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现在的天气很好,换换环境对你有好处的。别总是浸在自己的心思里,看来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对吧?它们让你看上去精神恍惚,这样很不好。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什么都不说,但至少可以给自己找点高兴的事你说对吗?……

他会经常这么轻轻地慢慢地在她耳边说。这好象很管用,因为听了以后她能感觉到某种程度和意义上的放松与安慰。然后他们就走出教室,在小湖畔或者是校园里仅有的直来直去的几条路上逛上几圈。最后他会送她回宿舍。

他们以这样的关系很舒服地相处,彼此都很轻松,她所拥有的如此的时光少之又少,于是她将它们很小心地珍藏起来。

(七)

XX,下星期三要和他怎么过?

什么意思?

你忘啦,情人节啊,那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以忘呢,你看看你的记性。呵呵,不过他应该能记得喽!

他是我的好朋友。她的神情平静得让人害怕。

舍友们并没有觉察,她一向就是安静的人,也许害羞而已,所以她们继续起哄。哎呀别不好意思啦,你除了和他还有跟哪个男生走得那么近呀,你好象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常常笑哦,其实你笑起来也很漂亮,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

她没有再争辩,背起包走出宿舍,砰地将门关上,门后是一片怪异的寂静。

(八)

二月十四日。她依旧老样子,顺着马路边沿,低着头走。刘海留得长长的,它们软软地垂下来,落在她的鼻尖,她的唇上,随着她的步子轻微地一上一下跳动。她喜欢它们,那上面有太阳的味道。

当然,满街的玫瑰,红晃晃的玫瑰,插在店旁的塑料桶里握在卖花的的娃娃手里还有情侣们的掌中。歌词中每一句都是玫瑰、玫瑰、玫瑰……

她看着它们笑,听着它们笑,冷冷地笑。满眼的红,在她心中不过是这都市指甲盖上那抹富贵而俗气的红。她听过红玫瑰代表爱情,黄玫瑰代表友情,白玫瑰代表分手的说法。那黑玫瑰代表什么?还有一朵玫瑰一心一意,两朵玫瑰……忘了想不起来了。

她依旧笑,笑这些所谓的象征所谓的意义。也许玫瑰曾经很美,也许它曾经容不得半点污垢,但现在,它已经宽宽阔阔地包容了城市的高楼和浑浊的空气,面对热情涌来冷淡离去的游人平静地存在,存在得有增无减。玫瑰已超出了风景之外,成了众多商标中的一种,像招牌一样贴在某个节假日,贴在光洁的玻璃橱窗上,让浸在蜜里的人不知心痛地掏腰包。

当然,他也不会来找她,因为他们是朋友。这一天他们是朋友,过了这一天他们仍然是朋友,普通的好朋友。

(九)

舅舅不知道怎么从加拿大的某个角落飞了回来,阿蓝和他商量让XX到那去读书。为什么让我去?为你好,换个环境重新适应一次,你或许会快乐一点。阿蓝的声音很好听,很细很柔,然后她看着阿蓝,她就失去了拒绝的能力。

这样做的结果也许只是让我在原来的状态下再往前走一步,不会是什么好办法。她对他说。现在要离开这里了,我才开始有点懂得怀念的意味,其实我也会怀念这里,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可现在必须走了。

到时候我去送你吧。他说。

(十)

AG真人官网,那天他真的去了,手里捧着一大束黄玫瑰。

玫瑰,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叫她,你看它们其实也很美不是吗?

她很认真地看,是的,和以前看到的都不一样,她把它们捧到自己怀里,闻着醉人的香,少许陶醉少许不舍少许歉意。谢谢你,你的玫瑰。

她捧着黄玫瑰走了,告别这座城市告别阿蓝告别他告别那伙让她逃的人群。她说玫瑰的不是爱情,现在仍然不是。

===============================================

更多校园美文:

手机阅读微信公众号:学生部落(ID:xuesheng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