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刺眼的阳光焦灼的烘烤着大地,空气中弥漫着粘稠的汗水混杂着廉价香水的味道。你深吸一口气,走出了空调房,向不远处的草坪进发。你挑了块向阳的地儿坐下,你开始抬起头半眯着眼45度仰望天空。太阳直直的照射在你的脸上,你雪白的臂肘上,我看到汗水从你细小的毛孔里渗出来,然后凝聚成大的水滴,顺着你皮肤的纹路流下来。你自虐般的享受着这温度,这炽热,仿似这样,你那颗受伤的心就不再冰冷。你低下头来,把头埋进臂弯里。你想嚎啕大哭一场,为一年来那个被你折磨的体无完肤的自己。

 “哈哈,你们快来看啊,这有一条三条腿的狗。”一个穿白T恤的小男孩叫着他的小伙伴们。  

一年来,你每天只吃两顿饭,你拼了命的跑步锻炼。你在房间里贴满了在网上搜罗的减肥励志照片,你本子里写满了大小S激励的话,触手可及、抬眼可见。你疯了一般的想要瘦下去,想要留长发,想要穿裙子,你不顾众人的嘲笑,你不顾家人的阻挠。你每天都是在饥饿和计算卡路里中度过。

“哪呢,哪呢?快闪开让我看看。”其他人争着向这里跑来。  

终于,你从152瘦到了92,你穿起了漂亮的短裙,露出了修长的腿,你去做了头发,拉的直直的披在肩部,你修了眉毛,化了淡妆,你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有想哭的冲动,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真的哎,它真的只有三条腿,好可怜的小狗。”一个小女孩摸着小狗的身体喃喃自语道。  

你特意来的很晚,你渴望看到旁人看你时的惊诧,那让你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是的,你惊艳到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可,那个不爱你的人,他依旧不爱你。他只是礼节性的问好,然后融入人群里,甚至看都没有多看上你几眼。你在角落里端着酒杯,看着他云淡风轻的笑容,突然就想把酒一下都浇到他脸上,然后揪起他的衣领质问他,你凭什么不爱我?可是,你又凭什么?就凭你暗恋了他四年?就凭你为了这场同学聚会准备了整整一年?就凭你现在比以前漂亮?可,那又怎样?就凭这些他就应该喜欢你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让刘德华去离婚?让周华健去劈腿?

这时,站在她旁边的一个小男孩抬脚踢了一下蹲在地上被吓坏的小狗说:“只是一条狗,有什么好可怜的。”  

逐渐的有老同学上来搭讪,你看看他们谄媚的嘴脸,浮现在脑海的却是他们的嘲笑,他们骂你死胖子,他们说世界上女人都死绝了也不会看上你,他们说你身上的肥肉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四圈···你突然很烦躁。所以,就在刚刚,你放下酒杯冲了出去。

而这一幕幕,恰恰被被坐在不远处的我看的清清楚楚,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残缺的右臂,自嘲的笑了。没错,我没有右臂。高考结束那年,一场意外,我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胳膊。同大多数残疾人一样,在刚刚得知自己右臂失去了的时候,我的内心几近处在崩溃边缘。我一再的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梦境,却始终无法从梦里挣脱出来。住院的那段时间是父亲一直陪着我,他同我一样,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我,我也不需要他的安慰,事实就这样摆在眼前,所有的话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你抬起脸来,继续45度仰望天空,泪水混杂着汗水流下来,你终究没有嚎啕大哭的勇气,最极致的痛莫过于无声的泪。你在想人脑要是硬盘该多好啊?把所以关于他的记忆打包清除,然后清空回收站。你在想你爱的到底是他?还是那个青葱岁月里煞笔的自己?

  后来,我被自己理想的大学录取了,通知书下来的那一晚,父亲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戒酒很多年的他,那一晚喝了很多酒。我在一旁看着他兴奋的样子,若无其事地问他:“爸,你觉得我应该去上大学吗?”父亲抿了一口酒高兴的说:“上啊,怎么能不上?我都想好了,等你去学校报到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咱爷俩提前几天去,听说那里有海,你爸我活了半辈子都还没见过真正的大海,哈哈,咱也住个海景房,傍晚的时候在海边吹吹海风,喝点小酒,然后。” 

是啊,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打动一个不爱你的人。

 “爸!” 

所以,来,姑娘,来向青春道个别吧。把那些关于他的记忆连根拔起,别担心,终会有人来补上那缺口的。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父亲举到嘴边的酒杯停住了。“爸,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是个残疾人,我没有胳膊,我去了只会被所有人嘲笑,会被所有人看不起!”我的眼泪顺着咆哮着的嘴脸流了下来,“你有没有想过你儿子去了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来,来向青春道个别吧,再见,再见那段青葱的岁月,再见那个青涩的自己。

AG真人官网,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