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文学发展长河中,有着许许多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它们如耀眼的星辰一般,照亮了时代前进,照亮了未来发展。这些文章不仅是是当时的璀璨明珠,同时也是现代发展的长明灯。于我看来,《红楼梦》便是这样一部作品了。

《红楼梦》,一部含笑的悲剧。《红楼梦》不只描写了一个封建贵族家庭由荣华走向衰败的三代生活,而且还大胆地控诉了封建贵族阶级的无耻和堕落,指出他们的种种虚伪、欺诈、贪婪、腐朽和罪恶。它不单指出这一家族的必然崩溃和死亡,同时也暗示了这一家族所属的阶级和社会的必然崩溃和死亡。曹雪芹笔触下所创造和热爱的主人公是那些敢于反判那个垂死的封建贵族阶级的贰臣逆子;所同情悼惜的是那些封建制度下的牺牲者;所批判和否定的是封建社会的虚伪道德和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一边是木石前盟,一边又是金玉姻缘。一边是封建社会下必须追求的功名光环,一边是心驰神往的自由之身。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为我们展现了这场无声的较量。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悲剧爱情故事浓缩了这场较量的全部硝烟,“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质本洁来还洁去”,在面对封建礼教下的种种迫害和冷漠,甚至以生命的付出为代价,质本洁的追求始终不弃。我们感叹贾、林两人爱情的悲剧的时候,看到了造成悲剧的一个重要因素:林黛玉的清高的个性,她的个性与当时的世俗格格不入,无法与社会“融合”,她的自卑情结正是她自尊的体现,也是她悲剧的开始。

       
在现在这个快捷的时代,被高铁、速食围绕着的我们,有着快节奏的生活。这时,《红楼梦》中诗词歌赋,儿女情长,就显得可贵了。我们轻启书页,在宝黛钗的幽幽绾绾的情丝中感受赤子之恋的殷甜,在家族兴亡破败的故事里感受人心诚挚的可贵。我们欣然的乘上红学之旅的专列,与红楼中的人们品茶诗赋,分享跨越时代的喜悦。

《红楼梦》中她葬花的一段情节,是她的个性体现的焦点所在。她的自卑、自尊、自怜在她的《葬花词》中袒露无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捧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曹雪芹在书中全观的描写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兴衰落败,熟练的笔法令书中各型各色的人物活跃在纸上。无论是受人尊敬的老祖宗,还是泼辣豪爽的凤姐,亦或是情窦初开的宝黛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爱恨情仇,无关风月的故事令人不忍卒读,必将慢慢细品,感受其中韵味。待到全篇读完,似乎又有种不够之感,意犹未尽,这便是《红楼梦》的魅力了。

一个世俗之人无法明白她的思绪,“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面对落花,她想到自己死后的情景,无法释怀,又潸潸泪下。在封建礼教前,她的自卑激发了她的自尊,当宝玉挨打后,工于心计、精于世故的薛宝钗送来了药丸,而且还用训教的口气规劝宝玉改邪归正。但作为封建礼教的叛逆者宝玉的支持人——善良孤傲的林黛玉却只是一味地哭,把眼睛都哭成了桃儿一般,她的哭不是软弱,她以哭这种独特的情感体验来真诚声援宝玉,默默对抗封建礼教,因此只有他们二人的心才贴得最近,爱得最深。

AG真人,       
正如开篇所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看似有些荒谬的《石头记》其实融进的是曹雪芹殷切之心。像对纳兰容若的描写“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一般,才子的内心,往往是孤寂的。这般孤寂,我们是不能完全读懂的。这是也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所增加的美感。

“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作者通过贾宝玉的眼睛为我们描绘了一个聪明多才、美貌体弱的病态美人。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无视世俗的传统规律,反其道而行之。在经受了无数摧残之后,生命尽头到来之际,封建社会的狰狞面目加速了她的香消玉陨。看过《红楼梦》,我们不会忘记黛玉临死前的那个场景,病危之际,紫鹃四处求人,却没人肯帮。为避免晦气,贾母把宝玉的婚事也转到别处去办理。一面是成亲的喜庆景象,一面是死前的哀怨凄婉,“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无怪乎黛玉的葬花吟诵。什么地方有一个干净的、理想的地方,究竟什么地方有我自己的理想的地方,是香丘呢,我现在所处的现实社会都是污浊不堪的,我要找一个自己的理想的地方,黛玉至死不放弃对自由的追求。我们为之揪心,为之愤懑,一对追求自由的青年男女在封建的枷锁之下生离死别。“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黛玉就这样在宝玉的婚庆锣鼓声中离开了人世。带着她的那份甜蜜走了。甜在何处?甜在这个人不接受世界,世界不接受人的世界上获得理解和亲爱,在孤独无依的世界上,宝玉是她心中永远的温暖;在情爱无傍的世界上,宝玉是她心中永远的伤痛。虽然最后她成为了那些封建制度下的牺牲者。

       
有人说过雅的是正剧,俗的是喜剧。在情爱风月中演绎的诗词歌赋,在喜剧中感悟人生哲理,默默沁悟。红楼梦,就是这样的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假假真真,让人琢磨不透《红楼梦》中的一切,林黛玉作为灵魂人物,她与常人不同,她就是她,一丛清高孤傲的、孤芳自赏的空谷幽兰。林黛玉的自卑情结是命运所赐,也以此写成了她的命运。

       
黛玉的诗词娟秀,意蕴深远。《葬花吟》是林黛玉感叹身世遭遇的全部哀音的代表,并非一味哀伤凄恻,其中仍然有着一种抑塞不平之气。“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就寄有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愤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岂不是对长期迫害着她的冷酷无情的现实的控诉?“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则是在幻想自由幸福而不可得时,宁愿死去,也不愿被世俗玷污的坚韧与温婉。

       
也许我们可以从“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中看到黛玉的归结,可也不应忘记黛玉亦是个多才的女子。“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得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依西风夜已昏。”便是其冰雪聪明之至的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