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选自大冰新书《阿弥陀佛么么哒》

光阴如潮,大浪淘沙,未来未知的年月里,这本书一定会被湮灭。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但我祈愿这些歌能被传唱。

善意是人性中永恒的向阳面。

若有一天末法来临,人性扭变,风急雨骤天昏地暗。

选择善意,即选择天性,即选择光明。

愿这颗普普通通的种子,能被按图索骥的人们发现。

或许也是在选择一种永恒吧……

愿人们知晓。
这个世界,曾经来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好孩子。

虽然人性在每个人身上的星辉闪光都只是刹那。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善意是人性中永恒的向阳面。

(一)

选择善意,即选择天性,即选择光明。

他们并排坐在小屋的角落里,神情紧张。

或许也是在选择一种永恒吧……
虽然人性在每个人身上的星辉闪光都只是刹那。

很局促,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一)

过时的提包,素色的衣裳,廉价的皮鞋……

他们并排坐在小屋的角落里,神情紧张。

简朴却整洁,隐隐带着几分普通人的隆重。

很局促,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一看就知他们并不常出门旅行,衬衫扣得严严实实,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出差一样。

过时的提包,素色的衣裳,廉价的皮鞋……

坐姿僵硬得很,应该没怎么进过酒吧,两个人只点了一瓶啤酒。

简朴却整洁,隐隐带着几分普通人的隆重。

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他们应该来自某个小城,安分守己了一辈子的工薪阶层。

一看就知他们并不常出门旅行,衬衫扣得严严实实,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出差一样。

但我纳闷儿的是,他们的反应为何那么奇怪?

坐姿僵硬得很,应该没怎么进过酒吧,两个人只点了一瓶啤酒。

我刚一进门他们就死盯着我看,眼神里满是期待和慌张。

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他们应该来自某个小城,安分守己了一辈子的工薪阶层。

孩子的眼睛会发亮,我知道的,却是头一次在中年人眼中见到同样的光亮。

但我纳闷儿的是,他们的反应为何那么奇怪?

正月的丽江热闹,街上游人熙攘,大冰的小屋里热气腾腾。

我刚一进门他们就死盯着我看,眼神里满是期待和慌张。

人很多,连台阶上都坐满了,听歌喝酒聊天,恣意地享受这假日时光。

孩子的眼睛会发亮,我知道的,却是头一次在中年人眼中见到同样的光亮。

那天来的大都是眉飞色舞的年轻旅人,学生、职员、背包客,一个比一个年轻。

正月的丽江热闹,街上游人熙攘,大冰的小屋里热气腾腾。

中年人只有他们这一对儿。

人很多,连台阶上都坐满了,听歌喝酒聊天,恣意地享受这假日时光。

他们应该是夫妻。

那天来的大都是眉飞色舞的年轻旅人,学生、职员、背包客,一个比一个年轻。

我在他俩对面坐下,点点头,冲他们笑笑。

中年人只有他们这一对儿。

紧接着我吓了一跳,我的笑容有什么问题吗?为何他们仿佛受惊一样,紧紧攥住了对方的手。

他们应该是夫妻。

两只手攥在一起,攥得发白,四只眼睛愈发闪亮,依旧死盯着我,好像钩子一样。

我在他俩对面坐下,点点头,冲他们笑笑。

我们之前见过吗?

紧接着我吓了一跳,我的笑容有什么问题吗?为何他们仿佛受惊一样,紧紧攥住了对方的手。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副神情?

两只手攥在一起,攥得发白,四只眼睛愈发闪亮,依旧死盯着我,好像钩子一样。

AG真人娱乐,还没等我开口询问,中年女人猛地吸了一口气,猛地吐出来一句话:终于找到你了,大冰。

我们之前见过吗?

她颤抖着声音探问:听说,你是个一诺千金的人……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副神情?

谁造的谣?我慌忙摆手,手刚摆了两下就僵在半空中。

还没等我开口询问,中年女人猛地吸了一口气,猛地吐出来一句话:终于找到你了,大冰。

她双手合十面向着我,仿如佛前祈愿一样。

她颤抖着声音探问:听说,你是个一诺千金的人……

她闭上眼睛对我说:求求你……求求你帮我们一个忙。

谁造的谣?我慌忙摆手,手刚摆了两下就僵在半空中。

(二)

她双手合十面向着我,仿如佛前祈愿一样。

在他们开口讲述的头半个小时里,我并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一个如此虐心的故事。

她闭上眼睛对我说:求求你……求求你帮我们一个忙。
(二)

这是两个农村中学教师。

在他们开口讲述的头半个小时里,我并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一个如此虐心的故事。

他们箪食瓢饮在浙江省青田县海口镇,教书育人,安贫乐道。

这是两个农村中学教师。

此次丽江之行是专程为我而来。

他们箪食瓢饮在浙江省青田县海口镇,教书育人,安贫乐道。

他们说,希望我帮他们一个忙,帮他们的儿子一个忙。

此次丽江之行是专程为我而来。

儿子叫越阳,1998年10月13日出生,90后。

他们说,希望我帮他们一个忙,帮他们的儿子一个忙。

他的母亲看着我的眼睛,着重强调说:越阳是个好孩子。

儿子叫越阳,1998年10月13日出生,90后。

每个父母眼中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但她执拗地说,他们家的好孩子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他的母亲看着我的眼睛,着重强调说:越阳是个好孩子。

她说她的儿子出奇地懂事。

每个父母眼中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但她执拗地说,他们家的好孩子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他们都是农村中学教师,陪学生的时间多,陪儿子的时间少,但儿子从小不哭也不闹,早早地学会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她说她的儿子出奇地懂事。

早上睡醒,自己乖乖地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去上学。

他们都是农村中学教师,陪学生的时间多,陪儿子的时间少,但儿子从小不哭也不闹,早早地学会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问他,他会说,爸爸妈妈上班累,多休息一会儿吧……

早上睡醒,自己乖乖地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去上学。

她说:我是老师,没时间过3月8日的节日……下课铃一响,就看见儿子站在教室外,一边挥动着节日卡一边喊:妈咪,节日快乐!

问他,他会说,爸爸妈妈上班累,多休息一会儿吧……

节日卡是他自己裁的,自己画的,还有一只小蛋糕,他零花钱少,只买得起拳头大的蛋糕。

她说:我是老师,没时间过3月8日的节日……下课铃一响,就看见儿子站在教室外,一边挥动着节日卡一边喊:妈咪,节日快乐!

女学生们围着他,逗他,他一本正经地拤着腰,挨个儿教育她们:你们这些妇女啊……都要听话,不许惹我妈妈生气!

节日卡是他自己裁的,自己画的,还有一只小蛋糕,他零花钱少,只买得起拳头大的蛋糕。

他说,我妈妈很辛苦的……

女学生们围着他,逗他,他一本正经地拤着腰,挨个儿教育她们:你们这些妇女啊……都要听话,不许惹我妈妈生气!

这个母亲讲着讲着,声音弱了下来,双眼失神地看着我,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说,我妈妈很辛苦的……

我咳嗽了一下,她好像被惊醒了一样,歉意地点了下头,继续开口讲。

这个母亲讲着讲着,声音弱了下来,双眼失神地看着我,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说:别人家是妈妈哄孩子,我们家是孩子哄妈妈,从小就是这样。曾经有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带着越阳去火车站广场玩,那时候他还很小……我太粗心了,边散步边在心中备课,不知不觉就和他走散了。我满广场找他,找遍了整个广场也不见踪影……

我咳嗽了一下,她好像被惊醒了一样,歉意地点了下头,继续开口讲。

我不知所措了好久,等到终于稳下心神想报警时,电话来了。越阳在电话里大声喊:妈妈,我找不到你,我自己先跑回家了,我在咱们家楼下的小店里,很安全的!

她说:别人家是妈妈哄孩子,我们家是孩子哄妈妈,从小就是这样。曾经有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带着越阳去火车站广场玩,那时候他还很小……我太粗心了,边散步边在心中备课,不知不觉就和他走散了。我满广场找他,找遍了整个广场也不见踪影……

越阳气喘吁吁地喊:妈妈你别担心我,你不许哭啊。

我不知所措了好久,等到终于稳下心神想报警时,电话来了。越阳在电话里大声喊:妈妈,我找不到你,我自己先跑回家了,我在咱们家楼下的小店里,很安全的!

那个母亲说到这里,声音明显地沙哑起来。

越阳气喘吁吁地喊:妈妈你别担心我,你不许哭啊。

看得出来,她在努力地平抑着情绪。

那个母亲说到这里,声音明显地沙哑起来。

我递给她一杯水,她接过来捧在手里,却不喝。

看得出来,她在努力地平抑着情绪。

她认真地看着我说:真的,他从小就知道心疼人。

我递给她一杯水,她接过来捧在手里,却不喝。

我说:哦,我知道你儿子是个好孩子了,但是……

她认真地看着我说:真的,他从小就知道心疼人。

她急急地打断我的话,自顾自地重复着说:他真的从小就知道心疼人……

我说:哦,我知道你儿子是个好孩子了,但是……

她急切地说:

她急急地打断我的话,自顾自地重复着说:他真的从小就知道心疼人……

我们越阳学习永远名列前茅,我们从来没操心过他的成绩,只担心他的喜好是否太多。学校里,他什么活动都乐意参与:广播站、学生会、演讲比赛、朗诵比赛、数学竞赛……

她急切地说:

光是象棋比赛的证书就有厚厚一摞。

我们越阳学习永远名列前茅,我们从来没操心过他的成绩,只担心他的喜好是否太多。学校里,他什么活动都乐意参与:广播站、学生会、演讲比赛、朗诵比赛、数学竞赛……

象棋教练说越阳是棵好苗,让我们送他去省城好好培养。

光是象棋比赛的证书就有厚厚一摞。

但越阳拼命对我说,不要不要,妈妈,我下象棋只是兴趣爱好。

象棋教练说越阳是棵好苗,让我们送他去省城好好培养。

他怕让家里花钱,他怕累着我们,他心疼我们……

但越阳拼命对我说,不要不要,妈妈,我下象棋只是兴趣爱好。

越阳还喜欢音乐,学过小提琴,萨克斯考取了十级证书,葫芦丝在浙江省民乐比赛中拿过三等奖。

他怕让家里花钱,他怕累着我们,他心疼我们……

拿完奖之后他就不肯再学了,老师怎么劝他也不听。

越阳还喜欢音乐,学过小提琴,萨克斯考取了十级证书,葫芦丝在浙江省民乐比赛中拿过三等奖。

他跟我说,其实乐器里,他最喜欢的是吉他。

拿完奖之后他就不肯再学了,老师怎么劝他也不听。

他不说我也知道……学吉他最省钱,不像小提琴、萨克斯的课时费那么贵。

他跟我说,其实乐器里,他最喜欢的是吉他。

我当然不肯让步,哪个父母愿意委屈了自己的孩子?砸锅卖铁也不能耽误!又不是借不到钱……

他不说我也知道……学吉他最省钱,不像小提琴、萨克斯的课时费那么贵。

他搂着我的脖子说悄悄话:

我当然不肯让步,哪个父母愿意委屈了自己的孩子?砸锅卖铁也不能耽误!又不是借不到钱……

妈妈你知道吗?我觉得音乐这东西很神奇,不论用哪种乐器去演奏,里面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你就让我学吉他吧,至于其他的乐器,我将来一上大学就自己挣钱……我有大把的时间去学。

他搂着我的脖子说悄悄话:

我搂紧他:好孩子,爸妈没本事挣钱,委屈你了……

妈妈你知道吗?我觉得音乐这东西很神奇,不论用哪种乐器去演奏,里面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你就让我学吉他吧,至于其他的乐器,我将来一上大学就自己挣钱……我有大把的时间去学。

他撇嘴:妈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谁有咱们家这么厉害——我爸爸妈妈都当老师!

我搂紧他:好孩子,爸妈没本事挣钱,委屈你了……

越阳学吉他上手很快,他本就有音乐天赋和功底。

他撇嘴:妈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谁有咱们家这么厉害——我爸爸妈妈都当老师!

吉他是借的,他总是说自己技术低,用不着专门买好琴。

越阳学吉他上手很快,他本就有音乐天赋和功底。

别人还在爬格子、练和弦时,他已经开始自己琢磨着写歌了。他看书多,歌词一写就是半个笔记本,只等着将来学全了乐理就自己谱曲。

吉他是借的,他总是说自己技术低,用不着专门买好琴。

他志向大得很,当作家,当棋手,当歌手……那么多兴趣爱好,却未曾耽误学习。他后来从青田小镇考到省城中学时,成绩是最优秀的!

别人还在爬格子、练和弦时,他已经开始自己琢磨着写歌了。他看书多,歌词一写就是半个笔记本,只等着将来学全了乐理就自己谱曲。

…………

他志向大得很,当作家,当棋手,当歌手……那么多兴趣爱好,却未曾耽误学习。他后来从青田小镇考到省城中学时,成绩是最优秀的!

每个母亲都爱夸自己的儿子,一夸起来就刹不住车,这个母亲也不例外。

……

这个朴素的母亲告诉我,他的儿子越阳考上的是赫赫有名的杭州市文晖中学。

每个母亲都爱夸自己的儿子,一夸起来就刹不住车,这个母亲也不例外。

很奇怪,讲这段话时,她的表情是骄傲的,声音却开始哽咽。

这个朴素的母亲告诉我,他的儿子越阳考上的是赫赫有名的杭州市文晖中学。

沙哑的哽咽。

很奇怪,讲这段话时,她的表情是骄傲的,声音却开始哽咽。

…………

沙哑的哽咽。

据说去学校报到时,越阳手里的行李是最简朴的,肩上的行李也是最特殊的。

……
据说去学校报到时,越阳手里的行李是最简朴的,肩上的行李也是最特殊的。
  是一把吉他——为了庆祝考到省城,父母送他的礼物。
  从小到大,他收到的最昂贵的礼物。
  他弹着那把珍贵的吉他,从初一弹到初二。
  从2012年弹到2013年。
  (三)
  ……
  2013年发生了许多事。
  厦门BRT快线(厦门市快速公交系统)起火,47人殒命。
  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H7N9型禽流感,后续是江浙皖鲁闽,以及台湾。
  大范围的雾霾笼罩中国中东部,从北京到上海,人们惶恐地抬头看天……
  这些公众领域的大事件被人关注、关心、铭记或遗忘。
  2013年的杭州也发生了一件事:
  一个孩子毫无征兆地病倒,一对父母一夜间忽然苍老。
  没有几个人会去特别关注这件小事。
  如无特殊原因,没有几个人会关心一个陌生的、普通的孩子的病症。
  大部分人懒得去追问熟人社会以外毫不关己的事情。
  大部分身体尚健康的人,并不关心这种病的致病原因到底是什么。
  也并不关心,为何在城市儿童中,这种病的发病率已上升了13%。
  2013年,越阳15岁,白血病。
  (四)
  好似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那个母亲虚脱地靠在了丈夫的肩头。
  她流着泪说:大冰,在来找你之前,我们俩读了你的书。我记得你在书里写过:……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猝不及防地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来,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她靠在丈夫的肩头流泪,反复念叨着“命运善嫉”这四个字。
  她说:到底嫉妒我们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非要惩罚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中年人的伤心。
  一对中年夫妻摊开手掌,彼此给对方拭泪,边叹气边拭,越拭越多。
  这一幕看得我有些难受,但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尴尬。
  犹豫再三,我说:大姐,你们的遭遇我很同情,我知道治白血病要花很多钱,也大略知道你们的收入水平,但是实话实说……不是我见死不救,这个忙,我或许很难去帮。
  我说:对不起,越阳是个好孩子,但我并不是个有钱人。
  他们俩连声说“不不不”,用力地在我面前摆手。
  那个父亲苦笑着说:大冰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我们当了一辈子教书匠,穷归穷,骨气还是有的……
  况且,他轻声说,我们越阳,现在不需要钱。
  大过年的,你们不在医院陪孩子,反而千里迢迢跑来找我?
  不需要钱,那需要什么?
  (五)
  那位父亲揽住妻子的肩膀,再次帮她擦了擦眼睛。
  他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慢慢地说:……儿子很乐观,他妈妈都要崩溃了,他还反过来安慰她,变着法子逗她开心。他从小就这么懂事,生病了还这么懂事,他越这样,越让人心疼……
  这是个遭罪的病,生病的这两年,越阳尝尽了各种化疗的苦,每天吃药打针抽血……但化疗间隙病情较轻时,他总不忘学习,我们给他请了家教,文化课与吉他两不耽误。
  医院里的人都喜欢他,护士喊他小鲜肉、小粉团,他给大家弹吉他,大家都给他打气,他也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经常对我们说,等我病好了怎样怎样……
  2014年5、6月份,越阳的病情确实好转了,还重返了教室,上午上半天课,下午在家休息,期末考试竟然还考出了非常好的成绩!我儿子是最棒的,从小就是这样,不管生不生病都是这么棒!
  听到那个父亲说到这里,我松了口气,一句“恭喜”还没来得及出口,又生生咽了回去。
  那个父亲低着头,愈发佝偻了,鼻尖上清清楚楚悬着一滴泪。
  ……我们以为他几乎痊愈了的时候,7月份的骨穿报告也出来了。
  骨髓里的坏细胞有点儿反跳,医生建议要连续加打四到六次化疗才行。于是我儿子又开始了连续化疗的历程,很痛苦,不是人遭的罪,那么小的孩子……
  前四次化疗进展很顺利,每次都完全缓解。
  第五次化疗后,他妈妈拿到骨穿报告,哭得肝肠寸断!我也被这个晴天霹雳轰得差点儿晕倒。
  天大的玩笑!这次骨髓里的坏细胞比7月份那次要高得多,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发!
  瞒不住了。
  我把这个复发的坏消息告诉儿子,他竟然出奇地平静。
  他对我说,爸爸,没关系的,咱们再接着化疗。
我憋着眼泪躲到门外去哭。

是一把吉他——为了庆祝考到省城,父母送他的礼物。

孩子,你和我说话的口气像个成年人一样,你为什么这么懂事?你难过你失望你哭你叫你喊出来啊,爸爸不怪你啊,为什么反倒要你一个孩子来安慰爸爸……

从小到大,他收到的最昂贵的礼物。

化疗越多,对人体的伤害越大,恢复起来也越难。

他弹着那把珍贵的吉他,从初一弹到初二。

其实他已经对化疗很恐惧了,每一次都是上刑啊……我不明白,他一个小孩子到底是靠什么才忍下来的。

从2012年弹到2013年。

儿子再次住进浙江省第一医院。

(三)

而我则跑北京、跑河北,联系骨髓移植事宜,必须骨髓移植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医院联系好后,我把我们一家人的衣服和被子都托运到了河北那边……

…………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儿子这次打完化疗,细胞涨上来,就去医院做移植了……

2013年发生了许多事。

我们一家三口也都抽血进行了骨髓配型,结果都是五个点半相合,还是有希望的。

厦门BRT快线(厦门市快速公交系统)起火,47人殒命。

结果希望没了。

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H7N9型禽流感,后续是江浙皖鲁闽,以及台湾。

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说我们的儿子很快就要没了,让我们准备后事。

大范围的雾霾笼罩中国中东部,从北京到上海,人们惶恐地抬头看天……

我们不懂呀,什么叫快没了?

这些公众领域的大事件被人关注、关心、铭记或遗忘。

准备什么后事?不是还好好的吗?刚刚还说晚饭要吃大馄饨呢!我不信!

2013年的杭州也发生了一件事:

他养病期间不是还在好好地继续写歌唱歌弹吉他吗?他将来还要继续上初中、上高中、上最好的大学……

一个孩子毫无征兆地病倒,一对父母一夜间忽然苍老。

他还要继续玩吉他、在大学里组乐队,谈恋爱、结婚……

没有几个人会去特别关注这件小事。

……

如无特殊原因,没有几个人会关心一个陌生的、普通的孩子的病症。

是我们当爸爸妈妈的无能啊!

大部分人懒得去追问熟人社会以外毫不关己的事情。

你走了,我们也不想活了。

大部分身体尚健康的人,并不关心这种病的致病原因到底是什么。

儿子的身体越来越难受,可他一直说:妈妈,我不难受,过两天细胞涨上来就好了,你不许哭。他想给妈妈擦眼泪,手都抬不起来了……

也并不关心,为何在城市儿童中,这种病的发病率已上升了13%。

儿子在他妈妈怀里睡着了。

2013年,越阳15岁,白血病。

我们等着他醒过来。

(四)

这么懂事的好孩子,我们等着他醒过来……

好似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看着那个父亲,等着他继续往下说,但他久久没有开口。

那个母亲虚脱地靠在了丈夫的肩头。

喧嚣的丽江正月,街上的嬉闹声声声入耳,小屋里却一片沉默。

她流着泪说:大冰,在来找你之前,我们俩读了你的书。我记得你在书里写过:……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猝不及防地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来,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六)

她靠在丈夫的肩头流泪,反复念叨着“命运善嫉”这四个字。

2015年2月11号,奇迹没有发生。

她说:到底嫉妒我们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非要惩罚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越阳没有醒过来。

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中年人的伤心。

1

一对中年夫妻摊开手掌,彼此给对方拭泪,边叹气边拭,越拭越多。

越阳的遗愿,和我有关。

这一幕看得我有些难受,但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尴尬。

这是一个任性的遗愿。

犹豫再三,我说:大姐,你们的遭遇我很同情,我知道治白血病要花很多钱,也大略知道你们的收入水平,但是实话实说……不是我见死不救,这个忙,我或许很难去帮。

他的母亲对我说,儿子弥留之际,曾留下几句话。

我说:对不起,越阳是个好孩子,但我并不是个有钱人。

他说:好遗憾哦,这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了,还没来得及留下点儿什么,就要走了。

他们俩连声说“不不不”,用力地在我面前摆手。

真的好遗憾,还有那么多没来得及实现的心愿……

那个父亲苦笑着说:大冰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我们当了一辈子教书匠,穷归穷,骨气还是有的……

他说他写了好多歌词,但看来没有机会谱上曲子了,如果有人能把这些音乐给做出来,该多好啊……

况且,他轻声说,我们越阳,现在不需要钱。

他说:妈妈,能让我任性一次吗?

大过年的,你们不在医院陪孩子,反而千里迢迢跑来找我?

他说:妈妈,有一个人,他既是作家也是歌手,我读过他的书也听过他的歌。这个人神出鬼没,很难找到,但是妈妈,你去帮我找到他吧,一年不行就找两年……把我的歌词交给他,他会懂的。

不需要钱,那需要什么?

他说:我看过他的书,我猜他会答应的。

(五)

他说:妈妈,我的好妈妈,我从没求过你什么,我一辈子就任性这一次,你们一定要帮我去完成这个心愿,好吗?

那位父亲揽住妻子的肩膀,再次帮她擦了擦眼睛。

……

他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慢慢地说:……儿子很乐观,他妈妈都要崩溃了,他还反过来安慰她,变着法子逗她开心。他从小就这么懂事,生病了还这么懂事,他越这样,越让人心疼……

(七)

这是个遭罪的病,生病的这两年,越阳尝尽了各种化疗的苦,每天吃药打针抽血……但化疗间隙病情较轻时,他总不忘学习,我们给他请了家教,文化课与吉他两不耽误。

正月里的丽江,人群早已散去的小屋。

医院里的人都喜欢他,护士喊他小鲜肉、小粉团,他给大家弹吉他,大家都给他打气,他也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经常对我们说,等我病好了怎样怎样……

越阳的父母忐忑地看着我,沉默地看着我,双手合十,泪眼婆娑。

2014年5、6月份,越阳的病情确实好转了,还重返了教室,上午上半天课,下午在家休息,期末考试竟然还考出了非常好的成绩!我儿子是最棒的,从小就是这样,不管生不生病都是这么棒!

可怜拳拳父母心,他们应该是一料理完后事,就赶来云南找我的。

听到那个父亲说到这里,我松了口气,一句“恭喜”还没来得及出口,又生生咽了回去。

捧着两颗碎了的心,带着一个任性的遗愿。

那个父亲低着头,愈发佝偻了,鼻尖上清清楚楚悬着一滴泪。

他们下定决心要完成这个任务,云南找不到我就去山东,山东找不到就去北京,北京找不到就去西藏……

……我们以为他几乎痊愈了的时候,7月份的骨穿报告也出来了。

上天安排他们在我启程回北方闭关前的最后一天找到我。

骨髓里的坏细胞有点儿反跳,医生建议要连续加打四到六次化疗才行。于是我儿子又开始了连续化疗的历程,很痛苦,不是人遭的罪,那么小的孩子……

越阳一定没有想到,他唯一的一次任性,留给他伤痛中的父母多少折腾。

前四次化疗进展很顺利,每次都完全缓解。

我可以拒绝一个16岁的孩子最后的任性,哪怕他真的是个罕有的好孩子。

第五次化疗后,他妈妈拿到骨穿报告,哭得肝肠寸断!我也被这个晴天霹雳轰得差点儿晕倒。

但哀莫大于中年丧子,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这样一对父母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