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林夕固然好,黄伟文一点也不差呀。两个伟文人气差这么远,我就觉得有点替黄伟文不平了。

不好意思,想睇我X街的黑心人,哈哈请随便欣赏,但原来我最尽也只能配合到这个程度了。

04

之前写林夕的时候,有读者留言说,林夕简直是鬼才呀。不过在我心里,鬼才更适合黄伟文一点。黄伟文曾经说,如果大家都写一样的歌,那为什么还要我黄伟文写,我要写别人不写的歌词。

毫无疑问,他做到了,黄伟文歌词天马行空,鬼马超绝,是出了名的。若拿古代诗人做比,大最符合也就是诗鬼李贺。

曾看过黄伟文的专栏集《俗》中的几篇文章,里面有几个地方印象特别深刻:

一是他很喜欢小王子,但是当许多人开始喜欢小王子的时候,他开始装得淡淡的,他说自己是任性怪,人人都有,人人都有的东西,他不稀罕,但是人人都有,不给他,他又会抓狂,为什么偏偏我没有。

二是,某次当评委,看到一位很敖娇的P小姐(话说我一直在猜是谁?),评审都给了很高的分,独独他给了单项的零分。

AG真人官网,三是,当全香港都把《单车》当做给爸爸的赞歌时,他郁闷的要死,表示那是批评,不是赞美,抱怨他爸爸这么多年给过的温暖只有那个难得的拥抱。

四是,朋友疏忽,没有买东西送他,他想,我知道他平日疼我便好,小事情就无谓了。

基本上可以看出,黄伟文是个性格十分与众不同、甚至刻意求新求巧的人。这种性格也反映在他的填词作品中,他填词的题材十分丰富,想象力更是精彩绝伦。

在陈奕迅《防不胜防》里,他这样写暗恋:

“在你的唱机放低唱片是我,算是暗中一起分享过首歌,

从你的套房带走被单是我, 你睡过的至少我都睡过。

从你工作间带走废纸是我,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

在你抽屉中放低戒指是我,你就算知 也不会想是我”,

如此诡异,如此赤裸,如此心酸。真有点像《重庆森林》里的王菲不是?

在杨千嬅《自由行》里,他这样写:

“最怕世上游遍,发觉没有此人,

冰岛也没有,避世的小镇,

一生在旅行,买票预了双份,

站站停下 最后也空等”,

她为了逃开爱的人,全世界去寻找另外的人代替这个人,但是却怕世上游遍,也找不到替代的那人,站站都停车,结果都空等。

薛凯琪的《奇洛李维斯回信》,讲一个女孩子天天给好莱坞大明星基努·里维斯写信,跟他诉说自己的心事,打听好莱坞的情况。写了几百封信,最后竟然基努·里维斯就回信了。并跟薛凯琪说,K小姐,年轻的时候我也跟你一样爱做梦,希望你继续做梦,不要怕脸红。

一个奇妙美好还有点励志的故事,除了他也没人能想到了。

再比如陈奕迅的1874,因为Eason是1974年出生的。歌里的意境是Eason至今都没有遇到过命中注定的另外一半,伤感地想象自己的前世的恋人有约定,结果两个人在轮回时错过了。

他就朦胧地拟定了或许她出生在了一百年前,“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却去了错误时代”。只要他们出生在同一年代,尽管是1874,尽管是在战火硝烟的年代,仍然能热烈地去爱
,同生共死。

情人若错误的出生在1874,刚刚早 一百年 一个世纪

是否终身都这样顽强地等,雨季会降临赤地

为何未 及时地 出生在1874,邂逅你 看守你 一起老死

互不相识 身处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

可以说脑洞大开,而穿越时空的爱恋又荡气回肠,鬼才不是他更有何人?

与林夕那富有哲理、禅意味很浓且需要深思的词作相比,黄伟文的词作则要显得亲民不少,不刻意地抽象但不缺绝对的形象或是生动,有一些虐心、自嘲、悲痛但也是共鸣之来源,有一些所琐碎甚至平常但是容易让人感触。

我想,黄伟文的魅力在于,他是个内心藏着孩子的成熟的人,所以他既有小孩的搞怪直白跳跃敏感,又有成年人的豁达与大气沧桑细腻,此二者缺一不可。

也恰是这种特质,让他独树一帜,没有选择做另一个林夕,而是独一无二的黄伟文。

摔倒后爬起来问售货员,买东西可不可以打五折?这乐观逗比的心态也是没sei了!

02

黄伟文另一个打动我的地方,是他豁达的人生态度。你会发现他不仅爱起来死不回头,放下的时候也云淡风轻。

人总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这种时候真的不要听林夕。我当然是很喜欢林夕的,但是后来我发现,失意的时候听林夕的歌,容易让人心情更加不好……

林夕擅长以自虐而虐人,把简单的场景写的让人撕心裂肺的难受,但是他偏偏嘴上还要说,“原来我非不快乐”。强颜欢笑,假装没事,让人苦上加苦,苦到说不出。这种自我折磨写成词,催泪手段虽然一流,但是却对不住自己。常常会内伤严重。

但是黄伟文就豁达的多。比如陈奕迅《落花流水》: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但是经历过最温柔共震

按理来说,这是一首悲情的歌,但是在黄伟文笔下,天下并非只有那一朵花,不用为故事下文牵挂,一段感情过去,有些东西不可避免的失去,但是有些东西却永远的留下来,藏在人最珍贵的记忆里。

爱情不是得到便是学到,也许最后他让你失望,但是曾经总有那么一样的东西,让你轻轻靠近。

再比如谢安琪《喜帖街》。

喜帖街原是香港的一条极具传统特色的老街,2004年初,香港政府计划重新开发此区,最终昔日红金炯炯的喜帖街,敌不过时代巨轮的吞噬,转眼已成一片颓垣败瓦。

黄伟文写了这首《喜帖街》,内容讲的是一对情侣买了新房准备结婚,连喜帖都印好了,才决定分手,就如湾仔的喜帖街,以前很旺、喜气洋洋,最后还是落得要拆卸的荒凉结果。物非人也非,人世间最悲哀莫过于此。可是黄伟文只是这样说:

忘掉种过的花,重新的出发,放弃理想吧

别再看,尘封的囍帖,你正在要搬家

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

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永远也不差

这首歌的豁达更是上了一层台阶,不止爱人如此,要忘记爱过的他,重新再出发,喜帖上是另一位他,就连生活本身就充满了动荡和起伏,不要过分留恋旧时好风景,而惧怕新的变化。人生起伏就像喜帖街,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在变,而所有的人内心深处其实都害怕改变。

这首歌的深度不言而喻。哀而不伤,遗憾中有一丝希望,是我时常会重听的歌曲。在无数个难以承受的时刻,对着自己默默念以下的歌词,也感觉得到一些力量:

好景不会每日常在,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爱的人,没有一生一世吗——大概不需要害怕

再比如陈奕迅《活着多好》:

“游玩时开心一点,不必挂念我 ,

来好好给我活着就似最初 ,

仍然在呼吸,都应该要庆贺 ,

如果想哭,可试试对嘉宾满座 ,

说个笑话纪念我 ”。

王羲之这等人物都会说,死生亦大事也。千古艰难唯一死。但是黄伟文谈论这么严肃的问题时,也只是淡淡说“如果想哭,可以对着嘉宾满座,说个笑话纪念我”。

此处只选这三首,《落花流水》之于爱情,《喜帖街》之于人生,《活着多好》之于生死,黄伟文之豁达已经淋漓尽致。

渐渐长大,知道世事无常,不开心的事总要比开心事多,所以豁达二字才越觉珍贵。

这是我预祝自己新本命年生日的方式。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闲的没事去看了下两个人的百度贴吧。林夕粉丝13万,黄伟文,2万。

(「仆」:音「赴」,

01

先讲大家都听得最多的情歌吧。其实黄伟文的情歌,写的一点也不比谁差。

唯二听哭过我的歌,容祖儿的《破相》:

他那天 说我眼睛很会笑

那十秒 灵魂大概已卖掉

却换来眉头额角桃花倒插着

命书全逆转了

简单几句,一个风流之人和一个痴心女子的形象已呼之欲出。一见钟情却遇上孽缘的故事,在他笔下,毫无俗套。用词之奇巧,可以说比林夕犹有过之。

不过故事的结局呢?

越笑越见疤痕,留了提示谁是极不幸

已不记得那些坏恋人,何以苦泪竟将这一脸愁容划深

快乐再光临,可惜我没能力重生

命运已乱了如何笑,怕惊动面上余震

现在看到这几句歌词,想起容祖儿尖利而充满情感的歌声,还是鸡皮疙瘩立刻起了一身。这种精准奇崛的文字,简直可怕!

卢巧音的《垃圾》(需注意,粤语中念做“lasa”,不知道这一点就体会不到其中的韵脚。)

留我做个垃圾,长留恋于你家,从沉溺中结疤 再发芽

情爱就似垃圾,残骸虽会腐化,庭园中最后也 开满花

被世界遗弃 不可怕,喜欢你 有时还可怕

没法再做那些牵挂,比不上,在你手中火化

这简直比“低到尘埃里还开出花来”更加无可救药,甘心做个垃圾,只要能长留在你家。被世界遗弃不可怕,没有喜欢上你可怕。真是细思极恐,深陷于情中的人想必会有共鸣。

上篇说过,情歌写来写去无非就是我爱你,你爱他,他爱我。不过不同的词人写同一个题材,也总是写的各有趣味。

林夕的《钟无艳》与黄伟文的《野孩子》,都是描写明明心里爱着却顾虑尊严,宁愿在爱人身边扮演好朋友的角色。这种爱情是最虐心的。但是两人写法有很大不同。

《钟无艳》说,得不得你的允许我都会爱下去,互相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着我流泪,若漂亮笑下去,等于冬天饮雪水。

《野孩子》说,明知爱这种男孩子,也许只能如此,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那个女子。朝朝暮暮让你猜想如何驯服我,如果亲手抱住,或者不必如此。

即使面对同样的感情困境,黄伟文的主角,在卑微中也有一丝骄傲,更像是自己主动选择,如果得不到全部的爱,就干脆不爱。

再拿他俩写给陈小春的歌直接对比,林夕写的《献世》

眼泪还是留给天抚慰 你是前度何必听我吠

再不走有今生无下世 你是否想我起这个毒誓

宁愿失恋亦不想失礼 难道要对着你力歇声嘶

即使不抵 都要眼闭 我这种身世有什么资格献世

这是林夕一贯的痛彻心扉的写法,一边心中爱的深爱得痴,一面嘴上“宁愿失恋亦不想失礼”,还自我嘲笑打击,说自己没资格献世——“献世”就是丢人现眼的意思。

同样是做苦逼的备胎,同样自我感觉丢人现眼,再看黄伟文给陈小春写的《犯贱》,啧啧,态度是多么坦荡自然。

别笑我,我犯贱,被嫌弃也像蜜甜

别劝我,我自愿,下来这条贼船

别理我,我犯贱,被磨折也是自然

别救我,我自愿,并无怨言

做备胎做到这个地步,也是让人无话可说了。

黄伟文的爱情态度就是这样,爱了就爱了,像垃圾也罢,是犯贱也罢,我心甘情愿,毫无怨尤。

与林夕相比,属于飞蛾扑火,明知故犯,死不回头。两者无分高下,动人之处各有千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陈奕迅、王菲、杨千嬅、郑秀文、张学友、容祖儿、郭富城、陈小春、陈慧琳、王菀之、李克勤、林宥嘉、TWINS、张信哲、古巨基、李蕙敏、张敬轩、谢安琪、周柏豪、郑伊健、卢巧音、薛凯琪、杨千嬅、吴君如……这些香港乐坛的歌星,基本都唱过他写的歌。

香港有两个大名鼎鼎的伟文,黄伟文和梁伟文,号称词坛双璧。梁伟文也就是林夕,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听说wyman写歌词的第一原则是文法正确,不像很多词人为了押韵对仗,写出一些不知所云没营养的歌词。

哎呀,《喜帖街》是黄伟文写的,他听了你这句话才要哭咧。还有《浮夸》、《最佳损友》、《可惜我是水瓶座》这些都是黄伟文写的,林夕自有佳作,可不需要别人的来添光。

上世纪90年代,香港乐坛出现了两个伟文,那就是林夕(本名“梁伟文”)和wyman(黄伟文)。

(之前还写了高晓松、林夕、李宗盛,可点进个人主页阅读)

林夕的歌词唱尽人世间无穷的情感,深沉而浪漫,禅意很浓。

然而很多人提到香港词人,只知有梁伟文,不知有黄伟文。把二人作品张冠李戴的情况我也看到过许多。在关于林夕的文章下面有人评论道:我最爱夕爷的《喜帖街》,每次听了都要哭……

原文:这是今年一月在 Paris Fashion Week
进行拍摄时发生的楼梯跣脚事件,居然无爆头无断骨无脱骱甚至无皮外伤,连身上心爱的
Haider Ackermann 西装和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大衣都没有任何擦穿挣破,都算奇了小小迹。

我个人,是很喜欢黄伟文的。

上世纪80年代,香港新人要在唐楼街道选购新婚用品,歌词里巧用暗语,将本土情怀与人生际遇相结合。

03

豁达固然好,但有时候人真的放不下——人生在世难免踩狗屎、遇渣男嘛——这种情况下,说是要豁达,未免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这种时候,你更应该听黄伟文。因为他的狠辣决绝绝对可以泄愤。

《可惜我是水瓶座》中,杨千嬅干脆利落的唱:若然再见是下一句,可以闭上了你的嘴。何等痛快。

最经典的李惠敏《你没有好结果》,歌名就让人不寒而战,歌词内容更是恶狠狠的,没有一丝温情。

“今天淌血是我心,即将痛在你心,

身份对调发生,来让你一生最喜欢和珍惜那人,

也摧毁你一生,完全没半点恻隐,

等欣赏你被某君一刀插入你心,加点眼泪陪衬,

来让你清楚我当初尝到的折磨,

你亲身看清楚,这凡事亦有因果。”

此景此情,近乎于诅咒,确实是锋利如尖刀,因为快,准,狠,而且直接。听起来是很爽的。

比如卢巧音的《好心分手》:

“好心一早放开我,从头努力也坎坷”

“通通不要好过,“来年岁月那么多,

为继续而继续,没有好处还是我,

若注定有一点苦楚,不如自己亲手割破”,

不如自己亲手割破,这么刚烈的词,只可能出自于黄伟文之手。

有人说歪文是个孩子气很重的人,确实,他写歌词,是随心而行,所以没有虚假的宽恕,也没有不分因果的善良,从我上面所选的这两首歌便可知。

其实放不下的时候,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心有怨怼。你以为你会恨一辈子吗?才不会呢。当你不再爱之后,想恨也难了。

戳破有脓血的伤疤,坦承自己受到的伤害,有时候反而伤口好得快一些。

陈奕迅的《浮夸》,杨千桦的《野孩子》、《可惜我是水瓶座》,容祖儿《我的骄傲》、《心淡》,Twins《下一站天后》,郑秀文《Arigatou》,卢巧音的《好心分手》,谢安琪的《喜帖街》,李蕙敏的《你没有好结果》……如果没有wyman,就没有这些经典的粤语歌。

wyman的歌词里有许多金句,例如:

2012年,wyman办个音乐展,喊来了半个香港乐坛捧场。

「前仆后继」的「仆」)

陈奕迅的癫,wyman独霸的狂,唱出了一个不得志者近乎绝望的嘶喊。

给谢安琪写的《喜帖街》里:“阶砖不会拒绝磨蚀,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给杨千桦写的《咬唇》中的“余生请你指教”,成了多少文艺青年的含蓄表白语录和个性签名。

昨天,wyman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并附言:将X街留在4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