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意中翻开熊太行的关系攻略,看到这么一段教如何追星的:

AG真人官网 1

想要支持你的爱豆,就应该专心工作,努力赚钱,买他的演唱会票、电影票和专辑,买他代言的产品。

年轻的时候,给偶像剪一个小视频,P几张粉丝海报什么的,就能在群体中得到大家的尊重,但是如果努力工作,十年之后,你对偶像的用处就会更大。

如果掌握了各种资源,能对偶像进行投放、发出工作邀请,成为帮得上偶像、和偶像一起赚钱的人,才是最有实力的粉丝。

相反,如果只是去接机、举牌子、挥舞荧光棒,那就是小儿女的追星法,就落了下乘,多想想自己的偶像十年后会怎么样,
多想想自己十年后能做什么。

这就是: “我赌你不是昙花一现,我爱你爱的细水长流。”

文 | 行之

最近她在试图跟 偶像 进一步交流。她在12.1的事件日志,“近期愿望”栏里写下:“跟王路和李海鹏混熟”。——两位她很喜爱的写作者。最近她加到了王路的微信,李海鹏又开始更新公众号了,仿佛一切变得触手可及。

公众号写作,和写作,准确来说是两码事。

李海鹏,实实在在的作家,搞文学出身。2010年认识,当时他的专栏集《佛祖在一号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又出了自传体小说《晚来寂静》,她还专门跑去签售会见了鹏总真人,羞涩的合了个影。佳能数码相机拍的照片,相机丢了,照片也丢了。

如果说写作本质是一门艺术,那公众号写作更接近游戏。

见面会上,鹏哥留着三七分中长发,单眼皮小眼睛戴眼镜,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尽管有麦克风,声音也不大,语速缓慢,神情淡定自若,在她心目中,文青男就长这副模样。他文笔睿智幽默、见解险直犀利,是“不用长大的直男”。后来,她没再关心文学,5年后到了新媒体鼎盛时期,各路民间写手层出不穷,身为老媒体人的他逐渐淡出文坛,彭总跳槽去了韩寒的电影公司工作,不再以写作为生。只是偶尔更新一下公众号,随意发几段调侃的文字。

每个写作者就像是游戏玩家,如果摸不清游戏规则,就算满腹才华,一样成不了大号。

直到前几天,他破天荒更新了一篇,距上一篇更新三个月。

公众号界的大V绝大部分都不是知名作家。文学宗师级别的大号,几乎为零。

这世界简直是跟我作对,不是说我要写作它让写作过时,那我能干的事多了,随时略施小计,岂不是爽歪歪,是它让写作过时之后还非得让我写作不可…….
与未应许的祈祷先比,应许的祈祷要付出更多的泪水

典型的例子,“七个作家”这个号里网罗了蒋方舟、费勇、李海鹏、慕容雪村、冉云飞、土家野夫、王小山七个知名作家。个个都有头有脸,但七个人加起来,流量还是很一般。

在这篇文章更新的两天前,她还在惦记着鹏总。这一年她像很多精进的年轻人一样搞起了写作,想起了曾经的“偶像”,正好可以从他的文字中找到点文字的感觉。她窃以为鹏总“应许的祈祷”跟她的“祈祷”多少有些联系。她为与鹏总的心灵感应而感到沾沾自喜,并且更加相信她跟鹏总是有缘人。

真正的大V往往是自媒体人,专栏写手,资深记者、编辑这一类。

鹏总说这是个变动不居的时代,她倒困惑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时代,让这个曾经从事文学并擅长文字的人如此忧伤。难道是,连她都进场了,写作的熊市也要来了吗?

如王左中右,咪蒙,王路,六神磊磊,张佳玮这些。

再说王路。她第一次转发他的文章是在16年8月,到现在已经有1年多了,她会在朋友圈不时分享王的文章,真心觉得好。王老师开始写作已有十多年了,听说大学玩人人网那会就出了一篇爆款文,在知乎颇有名气,因善于解答修行方面的问题而颇受关注,之后转战微信公众号,每篇文章也有一两万的点击量。13年至今,出书4本。他在中国古典文学,儒学,佛学方面造诣尤深,能把一些平常的事理解释的通透圆融。她也一样是爱说理的人,信佛学佛,看到很多相似的地方,自然爱屋及乌。王路的出名,是遇上了新媒体崛起的时代。

王左中右是国际新闻记者出身。

一人之好时代,乃令一人之坏时代吧。

咪蒙是文学硕士及杂志专栏写手出身。

她的好时代呢?

王路是豆瓣、知乎等平台专栏写手出身。

她想起熊大的那句话,

六神磊磊是新华社记者出身。

想想十年后的自己。

张佳玮是资深自由撰稿人出身。

这些天她跟“偶像”互动的如火如荼。她煞费苦心的阅读文章,无论在什么时候,她都能放下手上的事情,把文章读完然后写下评论,有时候要斟酌许久,才能写出一句自己满意的话。评论被收录,作者的回复,王老师在微信的一句极其简短的回复,都能让她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评论区是跟成了她跟偶像拉近关系的渠道,看到作者更新,她就激动。没看到更新,就惦记。像个幼稚的迷妹。

公众号还没出现之前,有多少人知道他们?

实际上,她给王路的留言,鲜少收到回复的。路总是清净之人,不回复也在意料之中,况且他也礼貌的说他自己事情多,有时候来不及回复。李海鹏那边呢?她的一条留言倒是被顶到了第一,却是被读者给李的回复点赞顶上去的。她在评论中表达了对鹏总的失望,因为随后的一篇书评太长她实在看不下去,就发了点牢骚。他的回复颇为坦诚”…….能把这么沉重的题材写着么好看简直是能工巧匠啊,我的口味就是这样。”,言下之意:你不是死忠粉,你还不太了解我的风格。

在纸质书的时代,老一辈的作家,如王朔,余华,苏童,陈忠实,贾平凹这些,完全可以吊打他们。

几个回合下来,她发现时过境迁李海鹏已成旧爱,喜欢他只是因为他的情怀和出奇冒泡,符合一个文艺女青年的独特品味。相比之下,她发现自己跟王路更多的相似之出。

但是手机端阅读时代的来临,十个王朔都干不过一个咪蒙。

慢慢的,她冷静下来,决定沉住气,继续好好耕作自己。她对偶像澎湃的热情,又化作涓涓溪流。

从来是时势造英雄。

细水长流,

碎片化,快节奏的阅读时代里,专栏写手、记者、编辑才最懂游戏规则。

从善如流。

这不单是写作才能的问题,更多的是市场触觉的问题。

这个社会,真正会写作的人并不少。是一个千里马太多,伯乐不够用的时代。

是写作者太多,读者不够用的时代。

单纯从公众号写作来说,会给很多作者一个错觉:其实那些大号也不过如此,那些文章,我也能写。

比如典型的咪蒙,我遇见过很多作者,他们说,咪蒙的文章很烂嘛,我写得都比她好。

这么比,就输了。因为咪蒙不是在和同行比谁的文章写得好,要比好,那么多职业作家还压在前面,拿什么出头?

她在公众号这个池子里,比的无非是专业程度。

是有很多人比她写得好,但是很少有人比她写得专业。这所谓的专业,即专业生产10万+。

公众号几乎所有的大V都是和同行比生产10+的专业程度。比的是商业化写作的市场渗透力,而不是写作造诣。实际上跟文学写作的关系不大。

大概列举五个例子。个人总结为公众号里的“五绝”。

东邪,王左中右。

王左中右以“字媒体”为特色,驰名江湖。他的文章比较富有创意,在经典素材解读和挖掘上比较下功夫。新奇而通俗。擅长用小说笔法和叙事结构来制造文章的悬疑,催生戏剧效果。

西毒,咪蒙。

咪蒙以“毒鸡汤”横行市场,文章特色是短句切换,快捷推进,典型的商业写作套路。她的行文节奏特别快,刻意加强主观语气感,在构架上的起承转合都做足了功夫。这些文章,如果从头到尾全部拆开,基本就是商业鸡汤文写作的教材。

南帝,王路。

王路的文章以佛学为内核,擅长用抽丝剥茧及层层递进的行文节奏,把细微的观点扩散成适合大众阅读的语言。他的诀窍在于将段落之间的文字,通过一条暗脉逐渐凝聚成一股合力,指向一个最终目标。通过慢条斯理的叙述,步步夯实一个设定的中心思想。

AG真人官网,北丐,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以读金庸为主,并蓄一些唐诗、四大名著等传统文学素材。单论读金庸来说,比他读得好的大有人在。但他对于金庸小说文本的熟悉度,超过了绝大数同行。他的套路,基本是金庸加时评。其实用的是他做新华社记者的老底子,金庸只是一层皮,骨子里其实都是写时评的老道。

中神通,张佳玮。

张佳玮的公众号,是相对不那么套路化的。他能写的东西很多,从情感到历史,从美食到体育,无论是小说,散文,还是杂评,都有不错的把握能力。他在学识,阅历和写作技巧上,都有稳固的基础,所以输出能力和变通能力都很强。这种作者,你把他放在任何一个平台,他都能生存发展下去。

从文学的角度,我并不建议看太多公众号的文章。因为确实套路化和同质化比较严重。

像很多大V的文章,相比经典文学著作,我并不那么喜欢看。

但我并不赞成低估他们的水平。

以“五绝”为例,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个个都是商业写作方面的赛车手。

一般的老司机,碰到他们,一个弯道就会被超车。

赛车手们都有冰山理论。他们公众号的文章,只是他们真正实力的八分之一左右。

老司机写一篇文章,掏出了八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