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仍是韩、郭的时代?

2013年,实体书店继续萧条,终于在最后一天等到免税新政策;kindle登陆中国,电子书市场在经历电商掐架不断后,也都在琢磨如何良性运转;莫言热慢慢消退,传统文学作品的市场畅销之路很快就走到了出口,明星出书、影视图书成了畅销书的一大引擎;少儿图书逆市增长,成为一支强大的生力军;生活类书籍异军突起,读者阅读趣味越来越观照生存本身无论是文字生产、书籍作者、阅读方式还是销售渠道等诸多方面,如今的大众图书市场正在经历内容多角度分化与门槛全方位泛化,也由此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新旧纷呈的驳杂感,泾渭难分的混搭性。

假如让时间回溯到六年前,你很难想象,图书市场会成为现在这种景象。

1月11日,为期三天的2014年北京图书订货会正式落下帷幕。据中国出版协会透露,本届订货会共订货码洋34.5亿元人民币。订货会上,北京开卷公司发布了《2013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同比增长-1.39%,这是继2012年后再次出现的负增长,且负增长趋势有所加剧。报告还显示,2013年,新书品种数首次出现下降,这表明更多出版机构开始注重精耕细作。

2010年,市场仍是韩寒与郭敬明两分天下。2016年,很多小有名气的作家突然爆红,新媒体拓展了他们的受众,也消磨了文字深度,而当初的文学弄潮儿们则淡出了视线。六年,孕育了一个全新的图书市场,培养了一批新的畅销书作家。但归根结底,这六年仍是属于韩、郭的时代,或者说,他们各自稳固了自己在畅销书市场的地盘。

报告还显示,2013年细分类市场,教辅教材类和社科类图书是码洋规模最大的两个类别,码洋比重分别为25.2%和18.2%。另外,在报告发布的2013年畅销书排行榜中,《小时代3.0刺金时代》、《看见》、《墨多多谜境冒险系列查理九世(17):外星怪客》分列2013年虚构类、非虚构类和少儿类三大畅销书榜单榜首。

我总结了各年的畅销书,并把它们分成了三个阶段。这可以让大家更直观地感受到,为什么我说这六年是韩、郭巩固自己在现代文学史地位的一个阶段。

数据帮衬着印象,2013年的图书市场态势,算得上是依流平进中新潮涌动,波澜不惊中总有小惊喜;而由此展望2014年,也大致会在循序渐进中增长,乘势前行中适度刷新。

2010—2011年:统治力

观察

AG真人官网,统治市场的韩、郭

纯文学式微,明星出书、影视图书成畅销书一大引擎

这两年是韩寒与郭敬明共同的创作高峰,他们一起统治了畅销书市场。何谓统治力?一位作家或以他为首的那些作家,能够长时间稳定地产出畅销书,甚至衍生出一条产业链,这就是统治力。

回望2013年的文坛,梳理诸种感受与印象,一个无可替代的关键词凸现出来,那就是求变。贾平凹的《带灯》、余华的《第七天》、王蒙的《这边风景》、苏童的《黄雀记》、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不少文学大家与小说名家在2013年都推出新作,并存在一定程度的变招。无论是越来越具现实性的观察视角的传统文学、还是不断探索新的文体形式的先锋文学,这一年的文学市场从气势上看丝毫不寥落。

韩寒出版了两本也许是他创作轨迹上最重要的两本书。一是,他迄今为止结构最完善、人物性格最鲜明的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他摒弃了自己一贯的韩式风格,大幅度减少臭贫与黑色幽默,专注于叙事,向在路上文学靠拢;二是,杂文集《青春》,这本书让韩寒名利双收。如果以前还有理由质疑韩寒是不是所有公知里影响力最大的旗手,那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为什么这么说?这本集子的出版意味着韩寒真正掌握了杂文写作技巧,放弃了《杂的文》风格,从而收获了杂文写作最重要的品质:悲悯。之后,他尝试着出了一本杂志《独唱团》,狂销百万,旋即被禁。

然而,在日前亚马逊中国的2013年图书畅销排行榜中,前10名分别为:柴静的《看见》、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韩寒的《我所理解的生活》等,除了一部世界经典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纯文学几乎全面退场。

郭敬明则迎来两个结束。他先完成了被宣传为十年出道纪念作品的幻想小说《临界·爵迹》第一部,又以《刺金时代》结束了从2007年就开始连载的小时代三部曲。2010-2011年,郭敬明的年版税收入分列第一、第二。与韩寒单枪匹马不同的是,郭敬明一直都有自己的畅销书体系。最世文化旗下的其他签约写手,笛安、落落、安东尼等分别出版了一本或多本畅销书,出没在畅销书榜单的每个角落。此外,郭敬明还推出了两本新杂志,主打日系文艺的《文艺风象》和标榜纯文学的《文艺风赏》。

作为出版行业的风向标,尽管纯文学一直是北京图书订货会的焦点所在,但今年的名家新作实在是少之又少。除了严歌苓、张大春、阿来、冯骥才的新作,鲜有其他文学作品面世。而一些明星或名人出书却吸引了大量的眼球,在2013图书零售市场报告会上,有业内人士特别强调了主持人、明星等作为近年来畅销书的主力,也成了驱动图书市场发展的主力。于是,在图书订货会上,很多老牌出版机构也开始转变思路,资历甚老的中华书局请来了皇阿玛张铁林坐镇;羽泉组合和主持人李响为新书《逆流而上》造势同样引来大批粉丝,新晋主持人大鹏新书现场也一度人满为患。

在榜单其他位置,还能看到蔡康永、白岩松、南派三叔等人,但他们都没有统治这个市场。值得注意的是,有着很像现在写作风格的作家夏茗悠,她的《陪你到世界终结》也取得了很出色的成绩。但接下来她就被市场的转型淹没了。

此外,图书与影视的互动也愈加明显,在今年上半年,凭借电影《致青春》,辛夷坞的小说两个版本在市场上经历大热,《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小时代3.0》更是粉丝众多。而在2014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爸爸书已占有相当份额,其中除了《爸爸去哪儿》电视节目的官方授权落地书外,南方出版社谈论子女走进父亲内心的《发现父亲》,现代出版社的讲述父亲照顾自闭症儿子感人故事的《向老爸致敬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精彩人生》等也都引起了广泛关注。

2012—2013年:转型期

人文社科将以历史、学术为主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在《2013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社科类图书市场地面店的监控码洋占全部图书码洋的18.2%,仅次于教辅教材,位居第二。

这两年,随着新媒体逐渐兴盛,畅销书市场开始了悄然无声的转型。

记者在订货会期间采访多家出版传媒集团与出版社了解到,2014年社科类图书将会在学术类、历史类图书上发力,同时更加关注改革、社会热点等话题。在谈及2014年社科类图书出版的总体趋势时,一些出版社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社科类的出版选题种类比较多,重点题材多,而且2014年恰逢新中国成立65周年、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甲午战争120年等,围绕改革、社会热点的图书选题也会很多。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纯文学与商品文学的讨论重新被提及。借这个社会语境影响,余华的《第七天》卖出了比预期更好的价钱。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营销人员告诉记者,今年社科类图书中学术书、历史书将成亮点。国家对学术出版的重视,必将有一批重要的学术书面世。同时,以史为鉴,今年重大活动比较多,会有一批有关历史的图书,读者可以从中了解中国发展和历史的关系。

就目前而言,我们可以说郭敬明是把商品文学与纯文学结合得最好的人。他的最世文化许多签约作家一直在坚持纯文学写作,而运营出多个大IP“郭敬明体系”能够提供给他们足够的商业宣传与包装,这是老一辈作家求之不得的。可以预见,在将来,他们中间有一部分80后年轻纯文学写手会借着郭敬明的东风成为文学界的砥柱。听起来是讽刺,不过也许这就是时代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

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陈小文告诉记者,2014年商务印书馆的社科类图书的出版重点依然是学术图书。商务印书馆学术图书中心还有很多前沿学术丛书将要出版,如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和大师文集系列等,他们在第一时间反映了当今中国和世界的学术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