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1981年上半年生,到现在已经年过35岁了。从2003年大学毕业来广东打工至今,我仍然还是在做着拿3500底薪的跟单的工作,来新公司已经快两个月了,还没有开过单,新公司是我以前一个90后的同事自已出来创业的,对于闲人一样的我,暂时还不好开口让我主动离开,但我心里早就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虽然说是做跟单,但是90后老板还是指望着我给他拉客人的,利用手里原来的资源,约到了两个客人,还有一个没有来。来的也是因为公司新开没多久,只是稍微选了一下板,可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才会考虑下不下单。

今天跟我一个小学就认识的同伴在聊天,我几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不算三十年的相识,也算二十年以上的相识了。平时话不多,一年半年都聊不上几句,今天就回家开店这个问题聊上了。

因为现在打工的这个公司,相对于我今年六月十号离开的那一家相比,简直就是轻松得很。于是闲下来的我,开始思索了一下我这十三年的职场生涯。相比那些:“如何工作两年,就能月入过万?’
“如何能够在职场上成为像杜拉拉一样的人?”我的这个贴子肯定不会很鸡血,更不会励志,它只是记录一下我这个在职场上工作了十三年,还仍然在基层上的人,写下自已的失败经历,才会更加明白未来的路要怎样走。

我问她,你姐以前开的那个店,大概投入是多少,租金是要多少,押几付几,转让费是多少?

一、2003年上半年的社会磨合期

AG真人官网,她说,你又打算回家开店了,你都计划过最少三次了。

我毕业于湖南省一个大专,学的是物业管理的专业。在2003年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我就在我们县圾市的一个房地产公司的物业管理部找了一个工作,当年还是蛮佩服自已的勇气的。拿着简历的挨家房地产公司去推销自已,第三家房地产公司就要了我。他们刚成立物业管理部,经理是房地产公司老板的大舅子,然后保安队长是经理的大舅子,一个水电工,还有几个在管理小区的保安,算上一个自我推销成功的财务经理(实则收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各类打杂工作)。做了两个月,借口学校要回学校写毕业论文就走了,用他们的话来说,我做得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从来没有收错过钱。当年的我,想着怎么也读了个大学,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说,没办法啊,我仔都六岁多了,再不回去陪伴一下他,就长大了。不过回去了也不可能做全职太太,还是要找点事情做啊,家里我这种年纪找工作也比较尴尬,家里的工资普遍就1500到2000左右,时间长,还人际关系复杂。我一直奇怪,那些叫着逃离北上广的人,好像一回家就立马能找到公务员或者舒服的工作。家里哪有那么多舒服的工作,家里看店都是从早站到晚的。

毕业前的学校完全没有读书的氛围了,大家都在找工作,找到工作的都兴高采烈的去上班了。然后我们这个专业的人,找的所谓专业对口的,无非就是物业管理管理员,房地产销售,还有的男同学为了积累经验去物业管理做保安去了(后来做到了物业经理)。我也试着去长沙的人才市场找过一次工作,看到那人山人海的情况,在里面简历都没有投,转了一圈就出来了。在学校实在没什么事可干,于是我又回老家,在我表嫂开的制板室里面去学平面设计了。

她说,你的计划太多了,不过回家也好,回家吧,回家。

在表嫂开的制板室里天天就是跟着一群刚十五六岁,初中毕业的女孩子,一起用PS勾图,然后用CORELDRAW把做好的图案拼成一张板出菲林。年少轻高,心高气傲的我,受不了身边人的冷嘲热讽,特别是他们说读了大学也干这种事,连我爸也经常说,早知道读了大学也找不到工作,当年还不如不要读了。看到劳动局的一个广东的鞋厂招储备干部,交了六百块的中介费用以后,我头也不回的走了。接下来开始了我长达十几年的做鞋生涯。

我说,你就不要嘲笑我了,回家,哪里是家。我在七宝山生活了14年(出生到读到初二),在浏阳生活了5年(初二到高三),在望城生活了3年(大学),出来以后在东莞打了5年的工,然后在浏阳又生活了3年(结婚生子),生完孩子在广州又打了5年的工。我有时候都在想,哪里是家,每个地方都住了那么一段时间。

现在回头看看当年的自已,本来就不知道该如何定位,还没有良好的心态。这个社会永远都是以成败论英雄,人家都只看到若干年以后混得好的你,而不会在意你为了今天的荣耀付出过什么?

她也在那头忍不住发了几个“哈哈”的表情,现在对于她来说,一个湖南妹子嫁到了江西,回家,对于她来说也是回江西,而不是出生和长大的湖南了。

经历总结;

我不知道外出打工的人有多少人有我这样的感受,我说的家,难道真的仅仅只是我们户口的所在地。

1:毕业前不要着急去做什么,而是想清楚自已要做什么。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我们这一代80后,从大学毕业一开始就跑到广东来了,有的同学规划早的,就直接在广州,深圳这类房价还没有疯涨前就把房子买了,而我之前是住公司宿舍,然后结了婚,也是觉得找了同一个地方的老公,还是可以回家的。后来虽然收入增加了,不过大城市的房子又限购了。如果当初结婚的时候咬牙买套房,现在也快还完了。归根到底还是眼光问题。人家能发财的还是那些有眼光的人。后来在公婆的努力下,在长沙买了一套房,之前还不理解,现在想想还是要感谢当年有远见的他们,毕竟不以务农为生的我们,在大城市有套房,谋生还是相对容易很多。

2:既然选定了一个行业,就坚定的走下去,不要朝三暮四的,任何光鲜的行业都是从基层开始的,少不了单调重复。

我觉得老是有人在叫嚣着“逃离北上广”,可真正又有多少人能回得到小家乡呢?我身边很多这样的例子。我好几个东莞打工的同事,都是利用假期回去相亲,找了一个在家里做点小生意的人,接着就辞工回去结婚,两夫妻一起做点小生意谋生。还有一个同事,我印像特别深,当时找了一个家里的男朋友,也没有正式工作,她想把他带出来打工,而他又不愿意。最后她辞工回去了,两个人很穷,生了孩子,她又带着老公出来打工,后面又去温州开店,兜了一圈又去长沙卖奶粉,然后又回常德开店,现在好像是她在上班,老公在开出租车。

3:心态一定要平和。现在读大学真的不代表什么,知识的更新速度太快,一定要学会认清自已,不要为了跟别人堵气而做出冲动的决定。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特征,我们50后的父辈有了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特别珍惜,一份工作做到退休。当然那是比较幸运的,像我爸妈就是属于单位倒掉,不得不出来打工的那一类型,现在总算退休了。而我们80后,我身边大部份都是独生子女,我老公他父母当年走关系,不然就要开除掉一个人的工作,才生下了他妹。现在放宽了二胎政策,我们这一代人却越来越不想生了,养大一个孩子的成本太高,特别是教育成本。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向从前那样说,有饭吃有衣穿,能长大就可以了。现在那么多的网瘾少年,还有啃老族,都是因为当年没有教育好。想想当年我爸妈的那一套教育,说不听,直接开打。

二、2013年6月到2014年6月

现在很多人都讨厌微商,觉得朋友圈里都是广告。我一般不怎么屏蔽朋友圈里的微商,因为大都都是像我这样,年轻的时候在外打工,然后现在回去带孩子的那些人。我有一个同事在一家工厂里从2000年上到了2013年,后面因为怀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没办法才辞工回去带孩子了。算上之前生的大儿子,她一共生了三个小孩。她每天就在朋友圈里发她小孩子的生活日常,还有她做的一些微商产品。还有一个卖燕窝的同学,她以前是在家里的电视台上班,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为了更好的陪伴女儿的成长,她把工作辞了,一边做微商,一边照顾女儿。看她分享出来的双胞胎女儿的成长,都像是一部家庭轻喜剧。为了更好的陪伴,她还专门去报了插画班。

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东省增城市的一个镇上的一个上万人的台湾大型鞋厂。当我们跟着劳动局的车来到这家工厂的时候,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活。

我们一直说人要诗意的栖居,可是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都是在苟且的活着。老公说明年你一定要回去好好的陪伴儿子,他负责赚钱养家,我主要是负责给孩子好的教育和陪伴。因为不可能再由于经济上的原因,错过孩子的小学时光。生活对于我来说,当年父母要上班,没有时间陪伴我,都是外公外婆带的,他们教我最多的就是:赚钱不易,一定要节约。我是80年却是被30后的外公外婆带大的,现在我的儿子10年却是被50后的爷爷奶奶带大的。生活像一个轮回。我们总在为自已找借口,也许现在不带儿子,将来我们老了,长大的儿子再远离我们去打工,我们又去带孙子。我们总在孩子的成长里缺席,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孩子来陪伴我们的老年。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家,还挺新鲜的。工厂是花园似的很大,也很正规,当然随之而来的自然也是一层层严格的等级制度。我们因为是大专毕业,被分成了职员第二等级,总共好像有七级吧,第三等级才有资格去小食堂吃饭的。工厂因为人员太多了,吃饭是在一个偌大的食堂,办公室职员和车间的一部份员工是同一时间吃饭的,那场面还是相当壮观的。一队队的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立在打饭的窗口,时不时有保安出来维护一下秩序。工厂是包吃,也就一荦一素,然后一个稀得像水一样加点盐和菜叶的汤。饭是自已盛的,是不能浪费的。然后吃完饭出去的时候,保安要一个个的检查饭碗里的饭,如果看到剩饭,请你回位置,吃完才能离开饭堂。

我们喜欢大城市,一定有大城市的理由,大量的就业机会,你永远都不要担心找不到工作。即便做生意,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都更加的便捷。像当当网买个书,上午下单,下午便能到货。我们留恋着它带给我们的便利,却没有办法,在这里扎根生长,没有办法把孩子带过来一起享受和当地人一样的教育资源。没有户口的外地人的孩子,只能选择价格高的私立学校,或者教学质量差的民办学校。

因为跟学校的生活差不多,我很快就习惯了这样简单而又重复的生活。周一到周六白天都要上班,晚上做为储备干部的我们,还要听工厂请来的人安排的学习,周一周三周五是鞋业的基本技能学习,周二周四是工作的心态学习。周六晚上自由活动,周日是全天休息。一个很大的工厂,居然里面还配有自已的电影院和图书馆。休息的时候,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说是图书馆,也就一些杂志。

生活不可能一直光鲜,也不可能一直黑暗,调整一下心态,慢慢适应:天大地大我最大,有家无家处处家。

那家台资厂很大,里面有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很多人就在里面结婚了。我去看过一次工厂组织的集体婚礼,工厂出钱,然后员工的主管做为证婚人,很少见面的老板也会出席。这家工厂比起我后面打工的那些地方来说,人文关怀还是蛮好的,生日有礼物,过年有双薪,除了工资低点,等级制度多点,还是有很多人在里面一呆就是十年八年的。

我在里面工作了整整一年,我的工资从最开始的600涨到了一年后扣掉社保688。用我同学的话来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觉得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想法的人,有份看似安定的生活,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上班下班两点一线,而且那里的人际关系也很简单,每个人把自已手里的事做好就可以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编制。

我是一个习惯了简单生活的人,这一年跟我的大学生活相比,简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原来是交钱去学东西,变成了在工作中学东西,还开始领工资了。虽然工资不高,或者说是相当的低,但是已经不要从我那个悭钱如命的老爸手里拿生活费,我已经是开心得不得了了。

这一年里,我真正的从学校走入了社会,变成了社会人。不仅掌握了许多工作上的技能,更是在心态上进行了一些调整。社会的磨练,跟不同人的交道,即便是在简单重复的工作,你每天也要面临着各方面的人。但是太过于单调的生活,还是让我想要离开这里。在这里待着,甚至还不如回老家呢,至少我老家还是在一个县级市。最让我忍受不了的是,周末出去上个网,还要坐几块钱摩托车去镇上找网吧。

若干年以后,我读了一篇马云写给大学生毕业生的文章,大意是很多大学毕业生,因为刚出学校的不适应,很大一部份被制造行业吸收了。在当时看劳动密集型的制造行业,的确是吸收了很大一批学生,但这批人,就在工厂里被磨成了流水线上的机器人,除非不停下来去思考未来,不然只要一出工厂,又逃不掉要出去面对社会的可能。

经历总结:

1:第一份工作一定要把基础打牢,如果没有从事大学所学的相关专业,后面你应该做的工作,就是跟你的第一份工作相关。

2:不要太在乎第一份工作的工资,因为从学校转变成了社会人,总需要一个磨合。

3:外面的世界究竟好不好,只有自已去过才知道。别人嘴里的世界,和你亲身体验过的世界,并不会是一样的。

三、2014年7月到2018年9月

这四年还算是相对稳定,2014年7月来东莞,进了一家日资鞋业贸易公司。2016年7月因为我妈催我回去相亲结婚,把好好的工作辞了,回去相了两个月的亲,实在受不了我妈那张嘴巴,又出来打工。

2016年9月到2018年9月,进了东莞一家美资的贸易公司,还是做鞋的。这个公司最大的好处就是好请假,平时工作本来就很闲了,八个小时的工作,如果不是赶展,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能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剩余的时间就是各种聊天,或者跟同事各种八卦。在中途还回去休个年假相相亲,当然也是无疾而终。

我本来就是个随遇而安,心无大志的人,晃晃悠悠就把自已晃到了27岁。除非不打电话,不然我爸妈就是没停没了的催婚,哎,说得好像我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一样的。因为是独生女,我不敢找外地的,很多和我一样的打工者,除非是找那种非常有能力在东莞安家置业的外地人,一般情况下都是像我这种打工做到一定的年纪,就回去找个当地人结婚。我曾经在东莞的工友大部份都过了30岁了,留在那个城市的人越来越少了。

经历总结:

1:日子太好过了,反而没什么好总结的。只觉得那四年算是人生当中最舒服的一段时间吧。工作已经上手,而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对付我那催婚的老爸老妈,和没停没了的相亲对象当中去了。真的人生连次好好的恋爱都没有谈过。

2:现在回头看当年的工作,就有种温水煮青蛙的感觉。简单机械,还自以为乐,不到死不临头还不知道危险的到来。

3: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尽量要在合适的年纪去谈恋爱结婚,而不要让父母这样着急。父母那一代人,或许真的太着急了,想想当年,我还老是顶他们,真心觉得对不起。当然,儿女大了,教育方式也要改变,有时候亲人给我们的言语打击比外人要来得凶狠得多。

四、2008年9月到201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