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杂志编委张国星表示,在民国旧体文学研究中,要抓住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趋向,注重审美评价和历史评价的统一,以大胸襟、大气魄,突破中国文学诗文正宗的心态,关注民国戏曲、民间歌谣等多方面的研究。

我们只提旧体文学,不提文言体,是因为20世纪前期还有白话诗、白话词、白话小说,其中章回体小说是我国特有的。新体文学来自现当代或西方,如新诗、话剧,它们多用白话写成。当然也有用白话写成的类似传统的诗词,如新月派的作品,其古典诗词意味很浓。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彭玉平告诉记者,由于民国旧体文学文体属于传统文学,但其所处的时段却是现当代,所以以往多处于古代文学和现当代文学两不管的状态。近年来,民国旧体文学的研究逐渐被提上日程,呈现出两边都争相介入的状态。

20世纪旧体文学是古代文学文体在20世纪的继续创作,是近代文学的继续,与现代文学的新文体同时共存,它们都是20世纪文学的一种。谈20世纪文学的时候,光谈现代新文体文学是不可以的,20世纪旧体文学是当代诗词或用传统文体写成的作品的渊源。

  文献整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却是理论研究的前提和基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彭玉平强调,民国旧体文学兼具维护传统和追求创新两种特质,这意味着它具有很大的张力,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点。未来民国旧体文学研究需要进一步关注民国诗词创作,民国文学社团,民国诗史、词史、戏曲史以及民国诗论、曲论和散文理论等方面的研究。

地点:

  陈书录强调,一方面应坚持以文学为本位的歌谣研究,另一方面还应该将歌谣与文献学、音乐、语言学、美学、民俗学、地理学、生态学、宗教学、传播学等相结合,多角度、多方位地探讨民间歌谣的美学意义和历史价值,为建构有中国特色的歌谣学奠定文献和理论基础,进而建立中国历代民间歌谣的传承系统,弘扬中国民间歌谣的优秀传统。

主持人:《光明日报·文学遗产》专刊复刊以来,以“追踪学术前沿,引领学术风气,回应社会关切,促进学术发展”为宗旨,立足于中国文学本位立场,组织了多次对话,对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的一些重要问题进行了系统的讨论。辛亥革命以后的20世纪旧体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文学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并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还有一些学者由于学术惯性对20世纪旧体文学产生了不少偏见。为此,我们今天邀请了钟振振、彭玉平、曹辛华三位教授就20世纪旧体文学的性质、风貌、学科定位、存在问题与研究意义等方面进行讨论,希望对中国文学的研究能有开创性的启示。

  据悉,会议由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词学研究中心、民国旧体文学文化研究所和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联合主办,胡韵琴学术基金、全国报刊索引编辑部、中国近代文学会和中国韵文学会联合协办。来自日本立命馆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100余位学者参会。

钟振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民国旧体文学就好比一片原始森林,它不仅有古文学的延续,还有新文学的印迹,有待相关研究学者进一步开拓。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曹辛华。为此,曹辛华等人已经开启了民国旧体文学的文献整理工作,现已完成
《民国诗词学文献珍本整理与研究》丛书、《清末民国旧体诗词结社文献续编》,填补了民国诗词学史研究的空白,并着手建立民国旧体文学与文化的数据库。

AG真人,彭玉平:我一直觉得20世纪旧体文学应该成为一个整体的学科,或者作为一个整体的研究对象。

  民谣作为文学领域重要的研究题材,也成为此次会议关注的重点。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书录表示,民间歌谣是流传于乡村街巷、千家万户的民众口头、真情真声的艺术作品。中国是一个歌谣大国,但是,有关歌谣的田野调查、文献资料整理和美学价值、社会价值的研究,乃至中国优秀歌谣传承体系的建构,至今尚有许多缺憾乃至空白。

曹辛华:20世纪旧体文学是20世纪用传统文体写成的文学作品,旧体并不是说它是过去的一个文体,它在现代文学史上仍然是有生命力的,是我们的传统文体和文化遗产。

  来自日本立命馆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等国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100余位学者参会
本网记者吴楠/摄

对话嘉宾:钟振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20世纪旧体文学是古代文学文体在20世纪的继续创作,是近代文学的继续,与现代文学的新文体同时共存,它们都是20世纪文学的一种。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骆冬青则表示,民国旧体文学与以往旧体文学最大的差异就是吸收了西方的元素,所以在研究民国旧体文学时,一方面要重视其与传统文学的关系,另一方面还要关注它与西方文学的关系,探究其与中国传统文学发生了怎样微妙的变化。

20世纪旧体文学与古代文学的关系非常紧密,有时甚至看不清它与近代文学的区别。看不清的原因:一是因为文体上是一脉相承的;二是在20世纪活跃的旧体文学作家,往往在晚清时就已经成名,他们的思想在晚清时就已经成型,20世纪很可能就是他们思想和情感的延续。当然,因为政治体制发生变化,他们的情感也会发生变化,这也会在文学上有所表现。所以,它和古代文学的关系最为密切。但它毕竟发生在20世纪,所以它跟近代、现代有一部分时间是重合的。我们之所以要把清代的中后期划到近代,无非就是这一时期在国家的体制、意识形态、中外文化的交流等方面都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但是我也发现中国文学史或者其他的历史往往有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我们要写一本中国文学史,可以写先秦两汉文学史、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唐宋文学史、明清文学史,然后再写近代文学史。对此,我觉得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因为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叫“近代”的朝代,所以之前叫唐代、宋代、明代、清代,然后再接一个近代,我想这肯定有约定俗成的因素。20世纪旧体文学几乎与现代文学同步发生发展。它们更多地体现在文体选择的差异性。这种文体选择的差异,不仅仅导致了文学表现形态的不同,可能也带来了不同文体所承载的思想感情的差异。这种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我想不必一味地强调旧体文学所表现的和新体文学是一样的,两者还是有不同的。因为每一种文体都有它擅长表达的题材与内容,所以当一个作家选择一个旧的文体或新的文体时,其实就已经包含了对即将要表现的内容、思想、情感的选择性。20世纪旧体文学与当代文学的关系与近、现代相比,呈现出减弱的趋势。当代文学更契合现在,古代离我们渐行渐远。

  曹辛华则认为,就当前的研究态势来论,编纂民国旧体文学大系当是首要问题。民国旧体文学大系属于民国文学史研究的不可缺少的一环。民国旧体文学是民国时期新文学的同时、共生的
兄弟,是民国新文学史的重要参照系,与民国新文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民国旧体文学大系也是20世纪中国文学大系的一部分,也是近代文学大系的延续。编纂此大系,有利于古代文学、近代文学、现代文学、当代文学等多个学科的良性发展,对全面认识民国社会、历史、文化等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20世纪旧体文学属于现代文学史的研究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