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教学风格,让他在评教中获得了学生的高度评价;负责的工作态度,让他在连续五年的教学质量考核中都被评为优秀;执着的科研态度,让他在研究领域屡获丰收……他就是我校文学院教授许富宏。

作者:倪秀来源:教育导报 日期:2017年11月22日 阅读: 次

今年,许富宏被评为南通大学教学名师,可他却一如初次站上讲台那般谦虚文雅,“我只是踏踏实实做好老师教书育人的本分,把中国传统文化传递下去。”

薪尽火传 不知其尽

勤勤恳恳为人师

记西华师范大学教授伏俊琏

“热情,很严谨。”

AG真人 1

“学识渊博,永远在汲取新知。”

1977年3月,刚刚高中毕业的伏俊琏,便到家乡——甘肃省会宁县一个偏僻的乡村小学当民办教师。同年高考恢复,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西北师范大学,毕业后一直从教至今。从乡村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再到大学教师,伏俊琏只要跟学生在一起,他便感到快乐无穷。长期的伏案工作,使伏俊琏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病,但一到教室,面对着学生,他就暂时忘记了疼痛,谈笑风生。一回到家,躺倒在床上,几个小时不能动。从教至今,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教学第一线。躬耕教学,传承学术和文化成为他一生的追求。

“超级好,风趣幽默,绝对好评!”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乐也。”

……

1997年,伏俊琏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至今已培养了60多名硕士研究生。从2002年开始招收博士研究生,他也培养了21名博士研究生。他认为,一个人一旦攻读博士学位,就意味着他选择了科学研究作为自己的人生方向,所以培养博士研究生的科研能力,是博士生培养的首要任务。

中文151的张淑婧和师雨柔曾跟着许富宏做了一年的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以前没和老师做项目的时候,以为他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因为他在课堂上特别风趣。”张淑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他特别严谨。刚写论文的时候会犯些低级错误,许老师看了之后虽然不批评我们,但是从他的语气中能够感受到他对学术语言要求很高。”
不论多忙,许富宏都不会错过学生的信息,这让师雨柔大为感动。“我们发论文过去,老师基本上都是秒回。有一次他没来得及回复我们,第二天我们收到了老师发来的邮件,邮箱显示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而且当天早上老师还是前三节的早课,来到教室我们看到他眼睛都是红的,真的很尽责。”

贵州师大副教授、贵州省教学名师冷江山博士深情地说:“我做学问,写论文,是伏老师手把手教出来的。我有一篇文章,老师修改了五遍,每一遍都改得密密麻麻的,我至今还保存着。”长期以来,伏俊琏在培养文史专业研究生方面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果的方法。比如,尽早确定博士论文题目,围绕学位论文题目进行竭泽而渔式的资料搜集工作;反复严格训练填写申请项目书,让学生深入思考项目的研究内容等等。学生的第一篇小论文要不厌其烦的反复修改。伏俊琏指导的21名博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有14项获科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1项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

正在撰写毕业论文的研三学生赵迎迎是许富宏指导的研究生,一开始写论文的时候,赵迎迎无从下手也毫无头绪。“‘叶韵说’我不敢贸然下定义,在求助许师时,得到了他的悉心指导。”许富宏引导赵迎迎先试着对“叶韵说”予以批判,在基本理解之后学习音韵学教程,再与自己研究的内容进行对比。经过许富宏的引导,赵迎迎一步步理清头绪,顿觉思路清晰,下笔有神,并且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成功完成了对《楚辞札记》的点校,该书预计在明年出版。

1985年9月,伏俊琏考上了著名音韵学家、古代文学研究专家郭晋稀教授的研究生,从此开始了他的学术研究生涯。30年来,凭借良好的职业道德、强烈的事业心、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开拓创新、拼搏奉献的精神,他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进着。1988年以来,出版有12部学术专著,参编7部学术著作和教材。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180多篇,其中1998年以来,有58篇论文被CSSCI数据库收录,55篇论文共被
CNKI数据库引用230余次。

除了关注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成长,许富宏在青年教师身上也倾注了巨大的心力。除了开设示范课,指导青年教师的教学技巧,他还指导中国古代文学教学团队中的施仲贞、陈春保、张佳、徐燕等人开展文献点校研究与科研工作。同时,许富宏还组织文学院教工第一支部8名年轻教师,成立了“中国古代廉政思想研究小组”,进行党建思想研究。文学院教师贾飞就是小组成员之一,“读博的时候写论文有导师指导、审阅。但走入工作岗位后,大家的教学科研工作都很重,也不好意思请老教师修改。”写完文章,贾飞便将文章发给了许富宏,“没想到,不到两天,就收到了许老师逐字逐句阅览过的修改稿。大到论文框架和题目,小到‘的’‘地’的使用,许老师全都标注地一清二楚。”经过七八次的修改,最终这篇文章被《廉政文化研究》杂志社录用,并被评为2016年度优秀论文。

AG真人,2015年, 西华师范大学建立了四川省第一家国学院, 伏俊琏担任首任院长。
“虽然我们对国学的力量不有估计过高,但我们有责任继承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引导民间的国学爱好者和国学传播者,阅读经典,正确理解其内容。国学院的建立就是为了人才培养和优秀文化传播。”

沉下心来做学问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一定不能仅仅只做好自己的科研。《孟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乐也。《庄子》说,薪尽火传。学术和文化更需要一代代传承。”学术上的建树,让伏俊琏在业内享有盛誉。2013年,伏俊琏被全国社科规划办聘请为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2016年,被评为四川省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但他始终不忘师者本分。

“鬼谷子是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之一,是纵横家的代表人物。许老师的论文《鬼谷子研究》从音韵学的角度论证了今本《鬼谷子》是先秦古籍,解决了唐代以来学术界一直以为该书是伪书的问题,为今天人们广泛学习使用《鬼谷子》奠定了学术基础。”说起许富宏的研究,文学院教师陈亮连声佩服。

“传统就像一根绳子,将几代人从学术到精神紧紧联系起来。”

当学界把研究视野投向了易出成果的文学大家的研究中时,许富宏却另辟蹊径,一股脑儿扎进了大家关注较少的鬼谷子研究中。中华上下五千年那么多名人志士,为什么他偏偏选择研究先秦时期鲜为人知的鬼谷子?许富宏解释到,唐宋元明清各朝各代都有自己的魅力,诗词戏曲小说都是非常有趣的东西,距今年代近,学生易理解,相对而言,先秦文学较于诗词歌赋则显得晦涩难懂。“我想做的就是让大家了解感受到先秦文化的魅力。”

多年来,伏俊琏在敦煌学研究、俗赋研究、先秦两汉文学与文化研究等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他的专著《敦煌赋校注》被著名学者项楚先生评为“是敦煌赋校理的集大成之作,是敦煌文学研究的又一可喜成果。”。作为中国学术史上第一部俗赋史研究著作,他的《俗赋研究》出版后,著名学者程毅中《共享新知的快乐》为题进行评述,认为:“本书的研究极为广泛深入,涉及了许多新的领域,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使我惊叹佩服,歆羡不已。在学科的发展史上,不断创新,与时俱进,这是近年来学术研究的新成果。”从1993年主持第一个国家教委人文社科规划项目以来,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4项,教育部规划项目6项,省厅级项目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