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官网 1

11月看了《人间词话》,国学大师王国维的一部美学经典,一直想抽空写写读后感,搁置至今,今天提笔时,意外发现,12月3日,是大师的诞辰,今年是139周年。大师学贯东西,博古通今,在教育、哲学、文学、戏曲、美学、史学、古文学等方面均有深诣。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

初知王国维,是因为有名的三境界,出自《人间词话》二十六,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他把晏同叔、柳永、辛弃疾三首表达爱情的词截取出来重新编排,贴切表达自己对做事做学问需要经历的三种境界的理解。第一境界指的是首先要明确方向和目标,道路也许漫长孤独,第二境界指的是坚定不移,不断付出,孜孜以求,第三境界表达的是专注,研究,反复追求,自然豁然贯通,有所收获,与成功不期而遇。

                                      ————————王国维

我的理解,简而言之,首先目标和方向,其次奋斗和付出,最后收获和发现。经常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因为只要对目标有半分犹豫,都无法倾尽全力,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花很多时间思考、纠结,想认清自己想要的,确定一个目标,因为他们总抱着一种要么不做,要么做得最好的心态,认定目标,全力以赴,我相信任何事情只要你想做,有坚定的心和行之有效的计划,只要坚持付出,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时代的发展,每一个时代都有富有特色的文学作品为主流,每一种文化主流都受生存环境影响。比如唐代以诗为盛行,宋代以词为主,明清以小说著称。其中唐宋时期,文人地位比较高。词作为一种文学体裁,最初在隋朝就有了,但是不为流传,到唐朝有了小范围的扩充,直到宋朝,因为国力富裕,人们生活优裕,词的创作逐步蔚为大观,词的发展也到了鼎盛时期。随词的繁衍和昌盛,产生了大批成就突出的词人,杰出的词人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创作基本形态,名篇佳作层出不穷,成了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

王国维做事治学的三境界让我联想到佛家的人生三境界。佛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人生随着阅历、年龄的增长对事物的看法会发生变化,经历前两个阶段,才能达到第三阶段的升华,回归本质,明心见性。总是要经历复杂才认识简单,经历痛苦才读懂快乐,失去才明白拥有,相对相生,最后淡然相看。

     
 不过,文学界多数人认为:诗言志,文载道,词只是合乐的歌词,是写给歌女唱的,多数写男女之情,从道德角度出发,认为是不正经的。故此,诗庄词媚,注定了诗人的文学价值比词人价值要有高,诗比词要有内涵和分量。文学批评家们又说,宋朝是个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时期,人的本性就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来了,有了饱暖思淫欲的味道。主要是因为词俚俗粗鄙,主流倾向以描写艳情为主,迎合了人类的劣根性,并且放大了贪图享受的根源,会教化人沉湎于声色的快乐享受,没有引人向上,不能归于风雅之正途,不属于优秀文化。但精读古典文化的文学评论家王国维却认为词比诗更接近生活,更富有人性。宋代文人并没有停留在这个场面,所以有了各种风格、流派,使得宋代文化有了装点和沉淀。

大师在词的赏析上有独到的见解,他的思想也影响了众多人。“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自成高格”,他主张境界说,言有尽而意无穷,并不是不知所云高深莫测就是境界,也不是表达的意境精妙就是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他以自然美,表物直接,抒情直观,不模糊,不含混为美,这是他所说的“不隔”,他认为写景的最佳境界在于即景生情,自然流露,如有太多人性的渲染,就变成了“隔”。所谓“不隔”,是指诗人或词人用描述性的语言塑造意象,景物宛然就在眼前,境界自然浮现,浑然天成,“隔”是指诗人或词人通过文字的精雕细琢、反复修饰,表达得更加含蓄婉转,让人多一层思量。也不是说“隔”的词就不好,只是大师更欣赏自然美和最朴素的抒情,人到达一定境界,都想去繁从简,放下,返璞归真。

     
 任何时期,文化都是有针对性的,优秀文化是有典丽高雅之风貌,能改造人的,不是跟着人性对着干的。如果和人性正面交锋,那不会推动社会的进步。相反,主流文化如没有生活做基础,会在现实面前逐渐缺失,让人没有思想和追求,更谈不上顺势发展。所以,儒家就提倡仁、义、礼、智、性,以德为得。但人的仁、义、智,不能浮于表面,需要有道。有道才能有德,有德才能站住脚。

“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境界分为造境和写境,造境是作者通过想象虚构的意境,是理想主义,写境是对现实的描写和再现,是现实主义,但往往带有理想倾向,造境和写境很难被分开,因为诗家词人所造之境必然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也必然接近理想。

AG真人官网 2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其实文学作品大都是抒发情感的载体,避免不了借物抒情和托物言志,无不充满了自己的性情,所以有我的作品很多,达到无我之境的很少,以物观物,需要人生的豁达与释然,才能物我两忘。

     
王国维把词精细化,他觉得,宋人的智,就在文化里。评析词,不能只是局限于某一个界面而否定内在主流,而道德绑架,认为词不合雅趣,不能登大雅之堂。相反,词是一个人最为本真的流露,是文人的素颜展现。他还从长短句表层次上的享乐生活追求,看到了词人精神上的蕴涵和隐藏在字里行间的圣贤之意,那是一种境界的追求和精神信仰的闪现。

“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境界有壮阔与幽微之分,各有千秋,各有妙处。

     
 所谓文化,它源于生活,又超脱于世俗利害,高于生活,是一种精神所在,让人在生活里不断的修炼自己的。在先秦典籍中,君子和小人是政治地位高低的替代词,强调的是权贵。到了唐宋,君子和小人就是道德的一个评价,引导人向人格高尚、道德品行兼好的方向前进。故此,词在王国维眼中,不仅仅是宋代知识分子对生命和生活的一种宣泄,还是一个人和一种生存精神空间与思维空间的拓展,是真实的,也是人权平等的追求,是必须要有丰富的心灵才能修炼出来的。

AG真人官网,王国维最欣赏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且用“神秀”评价之,他认为李煜的词不仅“句秀”“骨秀”,还有内在神韵之美,情感真挚。“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李煜的词是他血和泪的凝聚。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时代,词和诗相比,词没有人世的浸透和伪装,更贴近人的自然性,呈现生命原始性和完美形态。所谓一个人内心缺少什么,就会处于一种自然反应,不由自主的炫耀什么。所以,结合历代诗人的作品,王国维说宋人的诗不如宋人的词,“与其写之于诗者不如写之于词者”。

其次王国维推崇冯延巳,“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词的境界特别开阔,意境深美闳约。

     
不过,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没有写出圣贤两字,只是在《人间词话》里开篇说词以境界为最上,并以境界为宗旨评析词的美。或许,词里一种独特的东西在他眼里如说圣贤似乎有点太过,说境界较为妥帖,才能较为准确解释词的美的定义。

“词忌用替代字。其所以然者,非意不足,则语不妙也。盖意不足则不暇代,语妙则不必代“,王国维认为词用典故,会缺少真情实感,造成情感阻隔,如果意境妙,根本不需要典故,如果语言妙,用典故就是多此一举。我认为如果用典巧妙,浑然天成,会让作品锦上添花。

      王国维说,词美在境界。

”古今词人格调之高,无如白石。惜不于意境上用力,故觉无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终不能与于第一流之作者也“,王国维多次肯定姜夔的格调,但是遗憾的是意境不足,其实他造的意境只是比较单一,比较衰败沉闷,不对大师胃口。

      也就说,他认为,一首词好与坏,在于境地的创造和体现。那么,何为境?

“其堪与北宋人颉颃者,唯一幼安耳”,王国维一直只欣赏北宋的词,南宋词中,他只爱辛弃疾,认为他的词有性情,有境界,还有无可比拟的“横素波、干青云”的豪迈气概。

     
 王国维没有给予一个明确的定义,只是在书里说词的创作有造境和写境之别,词景里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之分。叶嘉莹先生在解释《人间词话》里“境界”一词时,通过不同的词为例,添字注经,解释了词境。只是阐清了什么是词境,没有指出,王国维所说的词美在境界,不仅仅只是说词给人营造出的一个感官,还包含了词人清澈透明的心境,因为词本身就是词人内心深处对真善美的追求的体现。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纳兰性德的词没有过分雕琢,保有一份自然美,这是王国维欣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