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查大侠

问:金庸的十四部作品中,为什么有一半的作品知名度不高?


AG真人 1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2018-10-31 第A22版 | 作者:毕嘉琪 周豫等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8-10-31 | 阅读次数:

金庸武侠小说一共十五部,其中六部是长篇巨著,无一例外都是精品,拍摄影视剧的次数也是最多的。分别是《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还有六部虽然也属于长篇,但是整体水平无法跟前面六部相提并论,不过由于是金庸作品,也比较受人推崇,翻拍影视剧的次数虽然没有那么多,但起码都有几次,影响力比前面六部就要小了许多。分别是《雪山飞狐》《飞狐外传》《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侠客行》《连城诀》。还有三部只能算是中短篇小说,只是写了片段化的故事,分别是《白马啸西风》《鸳鸯刀》《越女剑》,由于篇幅短,情节单一,虽然有拍影视剧,但几乎没有再翻拍,所以知名度不高。

AG真人 2

可以说,整个金庸武侠的质量和影响力都是按照篇幅来分类的,六部最长的也是质量最高的。如果有人对金庸原著感兴趣但是时间又不是很多,可以先看那六部最长的,其余作品看不看无所谓。抛开质量和影响力,如果单说知名度,有一部作品不能绕过,那就是《书剑恩仇录》。

10月30日,武侠小说泰斗金庸逝世,享年94岁。
作为武侠小说的一代宗师,金庸对诸子百家、佛经道藏、诗词歌赋、医卜星象等都了然于胸,笔下文章传统文化交织民族大义。在金庸手上,武侠真正成了中国通俗小说的大类别,“金学”更已成为业内“显学”。
金庸赋予了传统武侠新走向,如今,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侠客行,但金庸的武侠世界早已留驻在过半数中国的人记忆中,即便岁月更迭、时代变迁,也永不消散。
著名学者冯其庸认为,“金庸的出现,是当代文化的一个奇迹。我敢说,在古往今来的小说结构上,金庸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新武侠小说开创者” 用雅致的文人笔法,写出通俗的民间故事
金庸出身在一个破落的旧贵族家庭,因家中藏书丰富,儿时的金庸每天以读书为乐,这为他日后的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金庸小学毕业时,抗日战争爆发,上海失守。那时候,他不得不跟着家人背井离乡,只能靠“战区学生救济金”维持日常生活。
国学大师饶宗颐曾经这么评价金庸:“身如芭蕉,心如莲花。百节疏通,万巧玲珑。”
1947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新闻业,在《大公报》当电讯翻译。1953年,做新闻的他半路出家,遇见了改变他整个命运的武侠小说。那时,金庸到刚创办不久、隶属《大公报》的《新晚报》做副刊编辑,他开始写影评,同时兼职编剧本。当时的报社急需小说连载,金庸仓促上阵,但却从此成就了自己的不朽成就。《书剑恩仇录》可谓“一文惊天下”,当时金庸基本上每天写一篇,一写就是两年,锋芒直逼梁羽生。《书剑恩仇录》成功之后,在短短的三年内,金庸连续创作了《碧血剑》《雪山飞狐》和《射雕英雄传》,一时间风靡全港,和梁羽生、古龙一起被誉为“新武侠小说的开创者”。
直到1972年金庸在完成《鹿鼎记》后封笔,金庸写武侠写了近20年,完成《碧血剑》《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雪山飞狐》《飞狐外传》《倚天屠龙记》《鸳鸯刀》《白马啸西风》《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等总共15部长篇武侠小说,也形成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对联。
“改革开放之初,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是最早引进香港新派武侠小说的地方,后来,武侠小说改变了整个文学的格局”,中山大学教授黄树森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后期,金庸的小说进入内地;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山大学有一批年轻的学者开始研究金庸的武侠小说,例如当时还是研究生的刘卫国、施爱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曾著有《点评金庸》的施爱东用“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故事家”来形容金庸。在他看来,金庸的作品之所以受欢迎,主要是因为他讲好了“中国故事”,作品中的人物是“最中国的人物”。“在金庸的作品中,人物的行事方式、思维方式都凸显了中国人的性格,故事结构和写作手法上又带有民间故事色彩,因此非常符合中国读者的口味。”
创办《明报》投身商海 两次接受《南方日报》专访,谈办报思路
金庸一生有“两支笔”,一支是写武侠小说的“侠笔”,另一支是写报纸社评的“健笔”。很多人既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也喜欢他犀利的文风社评。
金庸跳出了“作家”这一身份,左手办报纸,右手写小说,把中国古典文化与电影娱乐结合,创造出了一个举世无双的想象世界,且把一家华文传媒办成了现代企业。
1959年,35岁的金庸用全部稿费积蓄作为本金,投身商海创办《明报》,开始实践心中更大的报人理想,打造他的报业新天地。《明报》的销量起初并不尽如人意,甚至一度面临倒闭。为了挽救报业,金庸用武侠小说来支撑报社走过了最艰难的创业阶段。当时连载的《神雕侠侣》更是风靡全港,让报纸的销量节节上升。
作为老一辈“报人”,金庸对媒体有很深的感情,还曾两次接受《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2007年,金庸还曾亲笔题字:“向南方报业读者问好”。
2003年10月18日金庸受聘为中山大学名誉教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作为“过来人”的他曾勉励年轻记者:“做人要光明磊落,办报要明察是非。”
2007年,金庸在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再次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采访,鹤发童颜的金庸思维敏捷,对答如流。
当记者提问:“学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实用价值呢?”引来金庸反问:“如果人类只重视技术而忽视情操,我想,这与动物又有什么区别?”纵观金庸小说中的人物,陈家洛出身高贵之家,而韦小宝比较寒微,这种变化主要是因为金庸想赋予读者新的想象力,鼓励读者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都要迎难而上。
针对年轻人的成长,金庸寄语:“学习,当然是学习!年轻人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学做学问,才能武装自己。其次是学做人,做人很简单,就是要做正直、坦荡的人。”
“结缘”广州 与中大学子畅谈“侠道”,作品集独家授权“广州版”
长居香港的金庸与广州也有很深的缘分,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便多次来广州作学术交流。《金庸全传》的作者、暨南大学教授费勇深刻记得,上世纪90年代,金庸先生一次到广州花园酒店开文学研讨会,那是费勇第一次见到金庸本人。
“我记得那次会场上来的人特别多。1993年我写过一本《金庸传奇》,书中有一句评价写道:‘在中国社会和文化从古典向现代转型的深刻变化过程里,金庸以武侠小说向古典中国作了一次深情的回眸。’没想到,金庸先生竟然在会上表示:‘感谢费勇先生在书中对我的评价’。我当时还不到30岁,感到非常意外,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
2001年5月,金庸来中山大学演讲。当天的演讲中,他讲了自己对文学、影视、生活等五个方面的思考,更与师生们展开了一次热烈而精彩的对谈。有学生问他,“写了十几部武侠小说,您认为自己最像哪位大侠?”没想到,金庸竟笑呵呵地答道:“我自己与大侠完全不像。在香港别人叫我‘查大侠’,我认为不是。”
他告诉学生,小说其实是作者对真实生活的补偿和发泄,“我自己没武功,所以代入小说里去,想像自己有那么厉害,这是一种希望和理想,自己完全不是大侠。”他还坦言,有人批评他的小说太浪漫主义,“武侠本来就是浪漫的,这与其它小说属于不同的两种文体。”
据黄树森回忆,金庸称自己对广州和中山大学的印象很好,认为沙面这个地方适合居住、写作。为培养中大年轻影视剧编剧,他还提出给中大中文系学生自己作品的影视改编权,只“收2元、5元也可以考虑”。
金庸与广州的结缘还不仅于此。2001年,金庸将12套作品的出版和销售代理权独家授权给了广州出版社,由广州出版社和花城出版社联合出版新版《金庸作品集》。
据广州资深出版人李利回忆,从1999年起广州出版社就多次与金庸接洽,直到2001年终于让版权落地。《金庸作品集》在广东出版后,金庸本人特意来到广州东山广场参与座谈签售会。“当时闻讯而来的观众规模相当大,近1000人涌进现场,金庸先生自己也非常激动,表示广州与香港非常近,能在广东出版满足了他的一大心愿。”
目前,金庸作品的版权由广州市朗声图书有限公司全权代理,并且相继登陆欧美主流文化市场。继2018年初英国出版了全球首部英文授权本《射雕英雄传》第一卷后,《射雕英雄传》的法文漫画版相继出版第5本。德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意大利文等语种的金庸武侠作品出版也在酝酿中。
原文链接:

AG真人,《书剑恩仇录》是金庸先生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是他老人家的处女作,当时他是在报纸上连载,大获成功。这也奠定了金庸先生的创作模式和发表风格,那就是在报纸上连载。相比于直接出版,依托发行量大的报纸连载作品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这样可以在短期内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后来金庸先生又连续创作了《碧血剑》《射雕英雄传》,都是报纸连载的形式。特别是《射雕英雄传》,奠定了金庸先生武侠小说宗师的地位。可以这么说,就算没有其他作品,单凭一部《射雕英雄传》,金庸先生都可以位列武侠小说三大家之一。

这个时候,金庸先生开始自己创办报纸,就是大名鼎鼎的《明报》,并开始在上面连载《神雕侠侣》,从此以后,金庸武侠开始在《明报》连载,而一开始《明报》销量全部倚靠金庸武侠,后来则是互相成全,《明报》一方面发表有立场的政论,一方面发表武侠小说,在充斥花边新闻的香港报业可以算是一股清流,逐渐成长为香港最具影响力的报纸。当时很多人为了看金庸武侠专门购买《明报》。

有意思的是,除了《射雕英雄传》写的时候还没有明报之外,其他五部大部头的金庸作品都是在《明报》上连载的,有了这五部作品镇报,其他作品的光芒自然就被掩盖了。看书读报的人都不是傻子,哪个作品写的好,哪一部一看作者就用心了,基本上都看得出来,所以优中选精。尽管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一贯优秀,但总归也是有特别出色的,六部大部头作品脱颖而出。

到了后面,就开始了金庸剧的时代,今天的很多大牌明星早年都演过金庸剧,比如郑少秋、周润发、刘德华、梁朝伟、黄日华等等,而且金庸剧不是只拍一部就算了,而是一拍再拍,翻拍最多的也是这六部大部头作品。比如《倚天屠龙记》,单单电视剧就有八部之多。至于83版《射雕英雄传》,作为第一部传入大陆的香港武侠剧,更是风靡大江南北,从此金庸武侠开始被大家所熟知。随后像马景涛版本的《倚天屠龙记》,吕颂贤版本的《笑傲江湖》,古天乐版本的《神雕侠侣》,黄日华版本的《天龙八部》,陈小春版本的《鹿鼎记》逐渐在内陆开播,都是风靡一时。相比于这些,其他金庸作品的武侠剧就没有那么受欢迎了。再有就是拿电影来说,像李连杰版的《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李连杰林青霞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还有周星驰的《鹿鼎记》,那都是武侠电影的经典代表。相比于这些,其他金庸作品并没有什么改编成特别著名的电影作品。

要知道,看影视作品的人要远远多余看书本原著的人,影视作品的影响普及范围也远远大于文学作品。正是因为那六部作品质量高,篇幅长,可塑性好,不仅受到原著读者的推荐,也受到影视剧改编的追捧,自然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了。相比之下,其他几部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特别是那三篇中短篇,说起来估计好多人都不知道它们也是金庸先生的作品呢。

我觉得,很大原因在于影视剧的传播作用。

“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和《鹿鼎记》应该是金庸先生十四部作品中知名度最高的几部,一共六部,这些相当于是天王巨星级别的,名字如雷贯耳。

如果再选一部凑够一半的话,比较难选,应该是在《书剑恩仇录》、《侠客行》、《雪山飞狐》、《飞狐外传》、《碧血剑》和《连城诀》中遴选吧。它们差不多,算是普通的一线明星,虽然也出名,但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而像《鸳鸯刀》和《白马啸西风》则像是二线甚至三线明星,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不难发现一个规律,知名度最高的那些作品,无一例外都被拍摄成了影视剧,而且是被多次翻拍,像《鹿鼎记》翻拍次数最多,有八个版本。

每次翻拍,势必都会引起书迷和剧迷的讨论:哪个版本的郭靖最经典?谁的杨过最帅?怎么这个小龙女的脸像包子,那个赵敏的脸像锥子呢?

这些讨论和争议无形中又起到了再次宣传的作用,一而再,再而三。

而且,有很多人是先看了电影或者电视剧再来看原著小说的,比如我,就是先看83版电视剧射雕,后来才找小说来看的。

甚至也有人只看影视剧,不去读原著。比如那些非资深金迷,或者只爱追剧的剧迷。

这样就会造成那些没被拍成影视剧,或者翻拍次数少的作品肯定知名度就会低。

好酒也怕巷子深啊!你不拿出来吆喝,除了那些资深人士,普通的人怎么会知道呢?

更何况,知名度高的这些作品,恰恰在内容的深度和广度上,也是最好的。世界观更大,结构更加复杂,严谨,经得起各种解读。

比如说“射雕三部曲”,从南宋末年一直写到了元末明初,时间跨度近三百年,主要人物的任务从抗金已经变成了抗元,甚至对于明朝的建立还在发挥影响。

比如说“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天龙八部,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情节瑰丽雄奇,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充斥其中,每每读起都会深受感染。

这些恰恰是那些知名度低的作品所欠缺或力度不够的,比如说《白马啸西风》,即使其中的爱情也比较平淡,比如“仁者无敌”的《鸳鸯刀》,最后的结果让人有点儿泄气……据说,今年又有一版《神雕侠侣》要播出,公孙止比杨过的扮相还帅……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中,脍炙人口的当属《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了,翻拍次数多,流传度很广。

《飞狐外传》、《雪山飞狐》:其实这知名度也算高的,《雪山飞狐》还把《阿Q正传》踢出了课本,胡斐也挺有名的。

《连城诀》:太黑暗了,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抄袭《基督山伯爵》。

《白马啸西风》:“偏不喜欢”也是名句了,不过女主把男朋友送人的情节太尴尬了。总体的武打水平太差,世界观太小,更像是个爱情寓言。

《书剑恩仇录》:早期作品真没写好,陈家洛把香香送人的情节真是气死我了。

《侠客行》:几乎是篇爽文,讲一个傻小子浑浑噩噩练成绝世神功的故事,有什么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