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1

  开篇导语:

扁舟觅幽 独步艺林

  对于传统书画的探源与沉潜,并未让马子恺偏安于中国艺术修为一隅。从内容立意到形式表达,他的书画篆刻作品兼顾了高古雄浑和求新创变。毕加索、井上有一、安迪沃霍,这些似乎与古篆无关的名字,散落在马子恺的艺术表达之中。

赵建铜

  访谈文字

古代文人写字画画,大都有自己篆刻的印章,尤其绘画者,一般皆诗文并茂,所谓诗书画印指的就是这个。或许是社会进步,或许是各种加工手段科学,首先治印有机器,计算机控制,治印过程极为神速也。今人诗书画印全能者稀少,大凡书画者,无暇顾及许多,或书或画者不少,亦诗亦印者也不少,或许没有了四者皆修之概念。王戈文出其不意,偏偏四者皆能,并默默无闻,只当爱好而已。他自幼见惯父辈写毛笔字,不知其为书法,却亦好信手涂鸦。稍长,跟人学书,待有心时,父已作古,只留册页几本,别无长物。或许基因遗传,其书画天分颇高,又及其酷爱书画,习临古帖,参阅画卷,诵读诗词歌赋,故而灯下临池久矣。曾被推举为印台区书法协会主席、铜川市书法协会副主席,得到社会公认。由于外因要求,他不得不辞去与工作无关之职务,而业余时间则更加勤奋,绘画治印,作诗挥毫,乐此不彼。平日不好购买无关要紧之物,买书却不计费用,先后购买了数十种画册,文学名著,碑帖、拓片以及有关篆刻方面书籍,诸如《篆刻字典》等,笔墨纸张不计其数。但他却并没有出人头地之想法,提高造诣,在墨香之中而得其快乐。

  Q:《东方养生》

AG真人 2

  A:马子恺

AG真人 3

  Q:子恺是本名吗?您出生的时候,反动学术权威丰子恺正被迫害呢。

AG真人 4

  A:马是祖姓,子乃辈分,恺为乐事。我这辈儿起名还是按照家谱,有个子字。我的祖父给我起的名字,用了恺字,是个愉悦的意思。凯风南来的凯也是这个意思,有时候干脆就用恺替了凯,王师大献,则令奏恺乐就假借了恺。

AG真人,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乡里工作,远离城市,闲暇时很是寂寞,其他同事则寻人聊天或者出去游玩,而他不是在宿舍看书就是练字,几乎单位所有废报纸都让他用完还不够,还跑出去买麻纸。当时工资很低,他节衣缩食也得把写字的费用挤出来,使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觉得他不可理喻。他明白艺术相通的道理,很注意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包括每个人的特征与说活特点及用词特点,久而久之,总结出一套他的观人理论,即长相跟说活、动作的协调等等,说起来颇为幽默。除了工作之外,他不太与人闲谈,要说,也是三句不离本行,除了书画诗歌之外,几乎对其他琐事不感兴趣。学写字,也就是为单位书写点对联或者通知什么,再就是给熟人、同事写写唐诗宋词,用于铺壁而已,至于参加展览倒是很少,除了主办人催着他或在他哪儿自己拿。因为他对自己要求很高,过段时间,便对前期的作品审视一番,所觉不行的,统统揉作一团或烧掉,绝不送人。他自幼习二王、米芾、怀素,后又临王铎等,数十年如一日,达到逐类旁通,个人风格逐渐形成。

  B丰子恺先生温良恭俭让,是祥和的人。我17岁时去江南艺游,无意之中去参访了石门镇的缘缘堂,那是丰先生的故居。有朋友说我和丰子恺有神似之处、暗合之像。我不敢当,这算是前缘吧,因为重名,我也格外多看了几本他的著作,因为感慨多同,所以很受触动。

AG真人 5

  Q:您幼受庭训,请介绍一下你艺术习练的发生。

AG真人 6

  A:祖上有德,家里一直有积蓄,父辈们都爱好收藏。从小翻检诗书,耳濡目染,我对传统文化有置身其中的感受。我的长辈都好文墨能诗画,但基本上是名不出乡里。

绘画也是自学,因接触人大多是艺术门类的,耳濡目染,就有了兴趣。凭记忆开始涂抹,从桌椅板凳到盆景花卉,所见之物,皆为模特,很快就有了具象形态,也是天赋。他说,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就是潜能有没有发挥出来而已。细想也是,农村剪纸老太太及农民画,包括远古人遗留的岩画,也就是出于最基本的艺术造型,完全出之于个人喜好而已。简单来讲,譬如儿童玩沙土、泥巴,并无人教导,几乎都会。我想古人所讲的团泥成人也是一样,包括女娲补天的神话。成熟的艺术品分阴阳、意境、意思、含义抑或憧憬,抑或表达个人意愿的具象物,也就是最初的艺术水平,也是无须评判的心灵写照。也就是现在出现的很多童体、丑书、抑或涂鸦等,当然不外乎有人遮自己术不精之缺,而提出的“拙”,反正红嘴白牙,任而由之。戈文不玩虚的、假的,他做事向来认真,绝不会玩“客里空”那一套,一是一,二是二,不走歪门邪道。练字,写秃了毛笔无数;画画,一个图形勾勒数十张纸;刻印,刻刀把手戳了不知多少口子,流了多少血,刻了多少石头。他明白,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耐得住寂寞,吃得苦,所以他干啥像啥,否则不干。我们知道,篆刻主要是篆法。要求是,篆刻者不一定具有很深的书写功夫,但是一定要会写出有特色的篆书。而他有一定的书写功底,能写出很有特色篆书,所以就长于一般篆刻者。他也懂得篆刻跟书写绘画一样,必须做到“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容插针”,在小小石头上不拘章法,没有书画功底,得走很多弯路。他之所以很快刻的有模有样,与他书画功底分不开。他的字笔笔到位,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字的间架结构紧凑,绝不散散落落,没有神韵,而是力求完美,整体布局注意使每个字的结构尽量达到一个“棋子”的作用,不可少,也不许多,宛如音律,仰扬顿挫,回味悠长。跟他写诗一样,尽力求得完善,而有韵味。他的诗作不多,这里举例其题画诗一二:(其一、放下轻松)翻山越岭负行囊,包袱缠身苦得慌。终究身心难放下,到头腿脚却踉跄。(其二、不是行者)仰头还是望山头,歇脚吹风泪水流。越走越累山越险,水高水远几多愁。这两首诗多少有些许不足处,但作为题画诗,平添了不少趣味和哲理,正是很多绘者所欠缺的。

  Q:由古至今,回族书画家,造诣精深者不在少数。比如元代的高克恭,成就很高。这个身份对您的艺术走向是否有影响?

AG真人 7

  A:我们家是从南京迁出到北京、兰州、济南三地,我们这支到了济南。就济南而言,画家黑伯龙、书法家金棻等都是回族,而且都是山东最有影响后辈敬仰的艺术家。过去老城区都比较集中,在我小时候,因为同族乡谊所以亲近这些前辈的机会很多,他们对我都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AG真人 8

  Q:哪些前辈对您的艺术走向产生过比较大的影响?

AG真人 9

  A:我很幸运,一开始站在了高枝儿上,我的启蒙老师是书画篆刻名家陈左黄先生。上世纪80年代初,宣纸在市面上很难买到,陈先生常常以自己的作品换成宣纸分给学生们,让学生们感动不已。九十年代初,与武中奇先生结了深缘,因为工作原因得以朝夕相处,武老待我如孩子如忘年之交。一次雨后,武老评阅我的新作,他说:你可以变了。其他前辈如许麟庐、蒋维崧、魏启后、欧阳中石、文怀沙、刘江等老先生都曾给予我指导。

功夫在诗外。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格言,能在平时注意题材搜集,激发灵感的,戈文算是一个。我俩常出外游历(也是附近),他就很注意搜集譬如书画之类的东西。古旧书摊,古玩店都是他爱逗留的地方,见了喜爱的拓片或者古旧书籍,他都感兴趣,设法买到手。而对于繁华场所,一概不去,说那是有钱人去的,只顾看着哪儿有庙宇、寺院,跟居士一样,心很虔诚,是对所好而言。其实,他很爱抄写佛经,光《般若波罗蜜心经》,他就焚香沐手,楷书抄写了数百卷,并且,全都捐给寺院。这些当然与钱无关。他说,抄写佛经,可以做到专心致志,还可以学习传统文化以及佛学精髓,何乐而不为。阿弥陀佛!我想这也是修炼的一部分,不虚、不浮、不躁,心静自然凉,心平当然静,是修行者最好的功课。诗书画印,本身就是修身养性之行为,在于过程,而不在于高低,不在于市场,更与红尘无关。

穆斋古篆 浑厚华滋

AG真人 10

  Q:1986年,您就与印友发起成立了漱玉印社,当时也才只有十七岁。您觉得一个自由、可控的艺术空间对于艺术家的重要性在于?

AG真人 11

  A:有了场地,尤其是集中的场地,艺术家、收藏家交流起来更方便。我有几个自己的艺术空间,但都不在热闹的地方。也都不是有意设立的,结善缘,自然而然。以艺结缘,以德交友,我自己一直是这么做的。双秀公园这边,是原来的老园长喜欢书画,希望我能参与他们的文化园林建设;香山那边也是这样。在杭州西湖的闻莺馆还有一处。我在这些非常规的艺术场所设立自己国学艺术中心,是求个印证艺术融入生活的意思。我希望的我的作品能有一种去艺术化、一种生活化的气质。除了打打门球、练练健身操,游园人应该有机会接触到好的文化信息。

  Q:您的画作别有格调,欢晤图那么绚烂,设色有张大千韵味。可否将您的绘画作品列入泛文人画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