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少年老成的画家;

他是一位充满忧郁的诗意的画家;

他是一位企图将古今中外揉为一体,并将之据为己有的画家;

由彭锋兄的介绍,先是读了彭斯的作品集,名曰《抱书独行》,小小的一本册子,有人物、风景,画面细腻、色调安静,部分画作还配有散文般的创作手记,透出一股书卷气。问彭锋:是你兄弟吗?,答曰不是。

后来两位彭氏兄弟来我的办公室,第一次见面彭斯,怎么看他都像是一位在读的大学生,个子不高,形俊朗,装束整洁,丝毫不见艺术家的职业特征。经天南地北的聊天,得知他来自湖南,和屈原是同乡,崇尚魏晋,好习字。谈话过程中常常随口引诵一些和他的画作相关的诗词歌赋,这多少让我觉得有些意外。在当今艺术界一片躁动,纷纷标新立异、各显其能的大潮中,居然还有一位这么安静、如此崇尚古典的年轻画家,难得。

《彭斯 抱书独行》2009

再过了些时候,先后两次到过彭斯在京北的工作室,见到了他的原作,已经完成的和正在进行中的都有,边看边请教,对他的绘画语言和创作理念有了自以为更真切的了解。这时,又听他说,正随著名琴家吴钊先生习琴,并颇有心得,且已将之融进自己的作品中。

知道了一些彭斯的生活状态、审美趣味,再读他的作品就比较容易理解。他的作品都是油画,从中既可见典型的欧洲古典油画的特征,但同时也充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他的画作既有理性的写实风格,又见率性的写意表达,他的画笔在古今中外的异世之间肆意的游走,呈现出非西非中,亦西亦中,非古非今,亦古亦今的面貌(形式和内容两方面),描绘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精神世界。他的专业技能和人文素养使得他有了驾驭异世的能力来完成属于他自己的创造,表达了一位青年艺术家对久已不再的诗意生活的梦想,虽然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近乎乌托邦式的梦想,但在当今社会,这样的梦想挺珍贵。

AG真人,徐天进书王羲之兰亭诗句

彭斯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古今一体、东西交融的真实范例。

我是一位考古工作的从业者,缺少艺术方面的专门知识和赏鉴能力,不敢在此置喙。若从考古学文化因素分析的方法来概括彭斯画作的特征,或可用王羲之兰亭诗中的咏彼舞雩,异世同流当之,未知妥否?

是为序。

徐天进 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公共考古与艺术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