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kindle下载地址

豆瓣阅读下载地址


点 击 以 上 平 台  链 接 下 载 阅 读

AG真人官网 1

书缘难尽,《宋词.萧红.林徽因/一丘一壑也风流》序

命里注定,大半辈子没离开过书。教书,捎带着评书,写书。个中滋味,虽不少喜悦,但苦涩居多。退休后,本打算用爬山,喝茶,聊天,听音乐,练练毛笔字,东走西逛打发日子,把书扔到脖子后边去。

万万没想到,仍然是命里注定,阴错阳差地遭遇到“瑞祺艺术”,转载了一篇我发表在纸质杂志上的文章。不转不相识,邂逅之后,小编在这个小平台为我搭建个大专栏,供我跌爬滚打。于是旧病复发,不可救药。在用电脑的老根底上,拿起手机。老眼昏花,字迹虚虚幻幻,一咬牙,破费一笔退休金,干脆置办了9英寸的iPad。

鸟枪换炮之后,老夫聊发少年狂,开始精神抖擞地码字。最初,七天一更新,忙得脚打后脑勺。渐渐地,麻木不仁,竟偷闲去“简书”逛游,立刻发现新大陆。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连首页投稿与首页都分不清楚,文章发出来,自己却找不到。从前只用邮箱投稿,全选拷贝粘贴什么的,几乎从扫盲开始培训。过了好久,才学会排版配图。前些天为出版这本电子书,需要开设专题,也是小编手把手教我操作,才顺利完成。

到现在,扳指头一算,与简书结缘11个月,稀里糊涂地发出将近90篇文章,把首页糟蹋得一片狼藉。虽然阅读数一片荒凉,“喜欢”更是罕见的笑脸,至今差两三百,才能接近4000这个杠杠,可闹腾到这一步,心里倒是给自己加了“喜欢”。君不见,正是以简书为梯子,我跨进了今日头条,以及读书微信版,凤凰读书,民国文艺这么一些大号的门槛,偶尔露个脸。不是露峥嵘,也足矣。

收进这本书里的三十篇文章,全在简书发表过。首席拒稿官率领众多专题编辑,为我的文字一路大开绿灯积极推送。简叔还加进我的朋友圈,日理万机仍及时与我进行种种沟通。一些签约作者和高等写手,子曰少怀,一鸣,枫小梦,菀彼青青,三月弯钩诸位大神,也都投来关注的目光,给我呐喊助威。剑圣喵大师和小富女,为提高我的网文语言技巧,打造新媒体叙述方式,还面授机宜,跟辅导小学生一样,循循善诱。

所以,这本书,凭借我的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面世。如果比成一棵树结了果子,不论青还是黄,那栽树的,提水灌溉的,修枝伺弄的,正是各路神仙朋友。遗憾的是,我近于老年痴呆,或心有余笔不足,或笔有余心不足,无力修成正果,辜负了颗颗善心。为此,对简书团队,和上面说到的,还有忘了说到的朋友们,说句不好意思,请担待,我谢谢各位了。

当然,许多读者也在用他们耐心的阅读,盛情的点赞,不惜溢美之辞的评论,默默地给我支持,铁粉级的支持,我这厢有礼,深鞠一躬。并且期望继续伴随在我的文字左右,成为一道永远的风景。

我绝不是个喜新厌旧的负心汉,会牢记瑞祺艺术的知遇之恩。我能在新媒体江湖中漂流,仰仗的正是它赐予的一叶扁舟。这本书看似与它无关,其实,一字一句都能在那里寻找到流出的源头。

小书面世,陌生的新读者,是微笑,还是皱眉?是接纳,还是拒绝?是走近,还是远离?这些让我心里扑通扑通揣进个小兔子,惶恐不安。不管怎样,能点开,看上几眼,这就是缘分,超越了世俗尘垢的书香之缘。我必定双手合十,诵念一声阿弥陀佛。

命里注定,大半辈子没离开过书。教书,捎带着评书,写书。个中滋味
,虽不少喜悦,但苦涩居多。退休后,本打算用爬山,喝茶,聊天,听音乐,练练毛笔字,东走西逛打发日子,把书扔到脖子后边去。

代序

于雪梅

某天,在微信朋友圈上看到老同事分享的一篇文字,文笔生动有趣,见解独到深刻,很快就被吸引着跟着作者走入一个个场景,一个看似普通的晨起散步,却有着很深刻的现实思考,一篇文字却活脱脱像极了现代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让你不由得爱上这种文笔。于是斗胆跟老同事提出要把这篇文字分享到小小的平台“瑞祺艺术”上,如此,很荣幸地在2015年的6月19日,瑞祺艺术分享了这篇文字《晨行地图》,并因此与文字的作者、著名作家马风老师结缘。

因为想与更多的朋友分享马风老师的文字,承蒙马老师不弃,瑞祺艺术得以有机会为马风老师开了个小小的专栏《茶余闲文》,从2015年8月21日的《唯不忘相思》开始,至今已陆陆续续分享了近四十篇文章。

作为一个还算认真的小编,在《茶余闲文》的文字排版编辑过程中需要仔细研读文字并尽量配上还算合适的配图以丰富版面,所以也就有了更多感受马风老师文字魅力的机会。这里就像一个丰富的宝库,既有严谨的史实又有旁征博引,涉猎广泛,那些看似平实却不失机智幽默的文字会带着你以新的视角重新认识和了解那些曾经鼎鼎大名的文人墨客,他们的形象开始变得鲜活起来,不再是那么刻板,更不再遥远,有了更多的人情味。在这里,女神林徽因不仅是气质独特的土木凤凰,还是有着细腻心思的小女人,《如果林徽因嫁给了徐志摩》看似调侃,却是以大胆独特的视角剖析了那个特殊时代对于人物命运的影响;《萧萧落红,魂归何处》告诉我们萧红一生的成就与悲剧其实离不开她性格中的弱点,而《萧红领了鲁迅的灯,还领了什么》描述她与鲁迅的友谊,从细节处为我们展示了他们更为立体的个性,暧昧中鲁迅不再那么高大上的不近人情反而让你觉得更亲切……

而更大的收获是马风老师对于宋词的解读,他会让你更为深刻地理解到那个时期的文化。作为一个非文学爱好者的理科女,在读书那些年接触到的唐诗宋词更多的是停留于字面上的理解,多属于死记硬背,而对诗人的情感以及那时的古人生活距离非常遥远。而马风老师不拘泥于古板的教条,凭其深厚的文学修养及人生的智慧,以更接地气的方式,时髦的网络用语,带着我们穿越到那个时代,把古人拉回到现实生活中,让我们不仅欣赏到宋词的美,同时也了解作者的经历与性格,乃至了解到那个时代的文化与政治背景。

很惭愧瑞祺艺术一直做得并不正规也不求上进,仅仅是满足于小范围的自娱自乐,未能向更多的读者分享《茶余闲文》中的美文,更是常常因小编的偷懒和疏漏而致错误频出,感谢马风老师的大度包容。

很高兴看到【简书】这种拥有广泛读者的更为专业的平台与马老师携手合作出版专集《宋词·萧红·林徽因/一丘一壑也风流》,期待能有更多跟我一样的读者能够在马风老师的带领下真正理解到宋词的美,欣赏宋代词人那种洒脱不羁的性格,让我们的生活也变得更为丰富多彩。

最后,借用马风老师的一句话:读读宋词,是女孩的心灵美容。其实,男孩也是一样。

万万没想到,仍然是命里注定,阴错阳差的遭遇到“瑞祺艺术”,转载了一篇我发表在纸质杂志上的文章。不转不相识,邂逅之后,小编在这个小平台,为我搭建个大专栏,供我跌爬滚打。于是旧病复发,不可救药。在用电脑的老根底上,拿起手机。老眼昏花,字迹虚虚幻幻,一咬牙,破费一笔退休金,干脆置办了9英寸的ip。

作者简介

马风,曾用名马仲夏,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先后任哈尔滨话剧院编剧,黑龙江行政学院作家班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主要作品有专著《超越的艰难——中国当代小说散论》,剧本《七月,八月,九月》,《湖畔二重奏》,《高高的兴安岭》等多部。现退休,自由撰稿人,瑞祺艺术,民国文艺专栏作者,简书作者。《读读宋词,女孩的心灵美容》等九篇文章被简书(含简书荐书)公众号推送。另在今日头条,以及读者微信版,凤凰读书,瑞祺艺术,民国文艺等公众号发表作品计八十多篇。ID:mafeng0066。

鸟枪换炮之后,老夫聊发少年狂,开始精神抖擞地码字。最初,七天一更新,忙得脚打后脑勺。渐渐的,麻木不仁,竟偷闲去“简书”逛游,立刻发现新大陆。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连首页投稿与首页都分不清楚,文章发出来,自己却找不到。从前只用邮箱投稿,全选拷贝粘贴什么的,几乎从扫盲开始培训。过了好久,才学会排版配图。前些天为出版这本电子书,需要开設专题,也是小编手把手教我操作,才顺利完成。

目录

书缘难尽,《宋词.萧红.林徽因/一丘一壑也风流》序

代序

1932,萧红遭遇的一场洪水

萧红领了鲁迅的灯,还领了什么

萧萧落红,魂归何处

高处不胜寒,林徽因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情

土木凤凰,林徽因的庐山真面目

冰心与林徽因是“仇敌”吗?

是谁动了“康桥日记”这块奶酪

如果林徽因嫁给了徐志摩

此情可待成追忆,林洙眼里的林徽因

书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风流/我偏爱宋词的几个小理由

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宋词的小令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宋词的佳节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宋词的中秋

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宋词的雨

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宋词的泪

夜深风竹敲秋韵/宋词的声

多情帷是灯前影/宋词的灯

明月高楼休独倚/宋词的楼阁

为伊消得人憔悴/宋词中的红粉佳丽

未成曲调先有情/宋词的题序

十年生死两茫茫vs大江东去/婉约不输豪放的苏轼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白富美千古闺蜜李清照

忍把浮名,换了浅吟低唱/流连花街柳巷的柳永

酒意诗情谁与共 ,宋词的《蝶恋花》(上)

山长水阔知何处, 宋词的《蝶恋花》(下)

鬓丝几缕茶煙里/宋词的短句

谢杨柳多情,还有绿荫时节/宋词可以为女孩做心灵美容

绿杨堤畔闹荷花/未入选《唐宋名家词选》 的五首佳作

AG真人官网,远近高低各不同/宋词的四种选本

亚马逊kindle下载地址

豆瓣阅读下载地址


点 击 以 上 平 台  链 接 下 载 阅 读

更多简书出版的电子书请点击这里。


在简书出版公园号(jianshu-pub)后台回复“出版粉丝”,获得简书版君微信号,注明简书出版粉丝,即可加入丰富多彩的简书出版群,第一时间得知简书新书消息,等你哦~

到现在,扳指头一算,与简书结缘11个月,稀里糊涂地发出将近90篇文章,把首页糟蹋得一片狼藉。虽然阅读数一片荒凉,“喜欢”更是罕见的笑脸,至今差两三百,才能接近4000这个杠杠,可闹腾到这一步,心里倒是给自己加了“喜欢”。君不见,正是以简书为梯子,我跨进了今日头条,以及读书微信版,凤凰读书,民国文艺这么一些大号的门槛,偶尔露个脸。不是露峥嵘,也足矣。